首页 > 科幻 > 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 第一百八十九章:莫婉儿勾引南宫冥

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第一百八十九章:莫婉儿勾引南宫冥

所有人朝着后方看去,看到银翼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南宫冥。

他今天身穿一身黑衣玉冠束发坐在轮椅上,从容不迫,身上的王者之气自体散开。

哪怕就是那么坐着,也让人不敢小觑,纷纷起身对着他行礼。

“参见摄政王。”

可是南宫冥却悠悠的道:“大家还是称呼为祁王,摄政王这只是暂时的。”

众人又齐声道:“是,祁王。”

“都起来吧。”南宫冥的眼神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当看到熟悉的身影时,他嘴角勾起一个柔和的幅度。

但是由于气质太过逼人能直直看着他的人并不多。

但是他长相俊美,很多女人却是盯着看的,所以看到他嘴边的幅度时都有些惊讶。

秦王可是出了名的冰山,那是面无表情,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冷冷的。

从来未曾对任何人笑过,一会儿之间就朝着他眼神看的方向看去。

但是由于南宫冥是从后方而来的,所以看过去的时候,面前就挡着几个女子。

其中一名就是莫婉儿,在她看来祁王就是看着自己在微笑。

瞬间露出了娇羞的神态,用手帕捂着自己的半张脸。

而其他闺女见到这样还真以为南宫冥是看的莫婉儿,嫉妒的目光一直射向莫婉儿。

而后者还在那里做娇羞状,南宫冥的眼神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好像从未朝那边看过似的,指挥者隐杀,将他推到前面对着上手的皇上等人打招呼。

“由于有些事情耽误了来迟还望见谅。”

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脸上表情却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来迟了而愧疚。

反而是端的高高在上,毫不把几人放在眼中。

洛轻舞看着他余光看过来的时候,对着他悄悄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

由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南宫冥的身上,所以并未有人注意到洛轻舞的动作。

原本还冰冷的南宫冥,看到他的动作后轻笑出声。

“呵!”

这个倒是把上首的几个人笑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皇后反应比较迅速。

“今晚来了那就赶紧入座吧,这宴席都开了一半了,饭菜应该也冷了,这就令人重新给你上一份。”

“有劳皇嫂。”安公明只是淡淡的,说完就指挥着隐杀,将自己推到了桌子上。

坐下后就目不斜视的,他的方向正好是向着洛轻舞,所以她这样的神态正好能够将洛轻舞看在眼中。

而对于别人来说,这只是淡淡的一瞥,并未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毕竟平时的南宫冥也是这般作者,但是就算坐到他面前的人对它微笑,他也是面无表情,似乎并未将人看在眼中。

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如今的南宫冥,这样作者既能看到洛轻舞,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洛轻舞自然是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酒,一边欣赏着面前的南宫冥。

刚刚郁闷的心情,在这个男人的到来瞬间化为乌有,满心满眼都是面前的大美男巴,不得将他直接按在地上蹂躏。

南宫云在喝茶水的时候,顺便掩下了自己嘴角的笑意。

而那些闺女不断的在中央开始表演着自己的才艺,有舞剑的,但是那舞的除了看起来。身段婀娜以外,没有任何看点。

接下来还有为大家唱歌的,声音也就那样,只能说上得了台面。

等许多人表演完毕后,都一一得到了皇上的赞赏。

不过那都是表面上的而已,毕竟这个做皇上的肯定是要表演一下臣子的女儿。

南宫冥则悠哉哉的,喝着自己的茶,对于场中的表演和各种方面也完全不放在眼中。

洛轻舞觉得他更帅了,这一直盯着自己看都不看别人的男人满心满眼都是自己,心中都快美得冒泡了。

不时对着南宫冥调皮地眨巴着大眼睛,有时还用嘴角说各种撩人的话语。

虽然无声的,但是对洛轻舞那么了解的南宫冥确能准确的猜出她在说什么。

“我爱哦!”

“亲爱的,我要吻你。”

“抱抱亲亲举高高!”

“么么哒。”

“晚上我来找你。”

“想我了没有宝贝。”

南宫冥一直喝茶的时候都掩饰着自己的笑意,但是坐在他身后的几个人却看得分明。

实在想不明白,经过昨天一夜的自杀,他不但没事,而且过来了心情那么好。

难道这个人是替自己准备好了什么局吗?这样想着皇上和皇后,皇太后等人都是各种不安。

太傅也时刻注意着南宫冥的动向,但始终看不出来他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心情变得这么好。

几个人在惶惶不安的猜测着,而欧阳询看到皇上他们的反应都是勾起唇角。

心中在嘲笑皇上几人草木皆兵,恐怕一点也不会知道,这男人能笑得这么甜,都是因为他对面的小女人在作怪。

虽然他也一直关注着洛轻舞的那边,但是始终猜不出这小姑娘究竟在说些什么。

而且又看着洛轻舞不远处坐着的南宫博庭,长得与大冰块实在是太像了,不禁在心中猜测,难道他早就认识这个女子,都生了这么大的儿子,不告诉自己?

不然怎么能长得这么像呢?看来晚上得严刑逼供一下。

陈诺依一直在洛轻舞的边上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轻轻拉拉她的衣袖。

洛轻舞这才将目光从南宫冥的身上挪开,转头问陈诺依:“娘怎么了?”

陈诺依低声骂道:“注意场合。”

洛轻舞调皮的对着她吐了吐舌头:“好了,我知道了。”

嘴上是那么说的,但是一只手遮住陈诺依这边的脸,嘴还是不停的在调戏着南宫冥。

正当她调戏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莫婉儿起身对着上首的皇上,皇后盈盈一拜。

“皇上皇后,婉儿想要替大家表演舞蹈,不知可否在这场中寻找一名愿意替我抚琴的人?”

皇上对于这莫婉儿倒是没什么看法,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些后院,想要争夺这些男子的注意罢了。

当然对方如果对着自己抛媚眼,后宫也不缺这么一个女人的住处,直接宫里来就是。

索性大方的挥挥手:“既然太守家的嫡女能有这样的兴致,你就在这场中挑选一番,想来不管是谁都会配合你的。”

皇后也搭腔道:“是啊,这都听说你是第二才女,舞蹈更是一绝,今日我们倒是有了眼福了。”

“多谢皇上,多谢皇后!”

她这边站起来洛轻舞就注意到了,毕竟这人时常跟自己过不去,想来她会抓自己吧。

不过这个想法她也是一闪而过,想着这女人前面吃了两次瘪,也不至于再跟将军府过不去,不然那也太傻了。

这种傻逼应该在京城没有的吧?

只见莫婉儿在这场中看了一圈,对着祁王微微俯身。

“祁王,如果等一下小女子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还望多多指点。”

又是在那里扮娇羞状,洛轻舞眼睛要是能翻到天上的话,估计都能与太阳肩并肩。

心中暗恨这个女人是看上自己的男人了,居然还在自己面前勾引南宫冥。

简直就是不知所谓,对南宫冥投掷一个警告的眼神,口型无声的道:“阿冥你要敢跟她说话,我就不理你了。”

南宫冥透过莫婉儿看向洛轻舞,看到他那恶狠狠的样子,勾了勾唇没有说话。

而在默尔尔看来,这南宫冥就是对着他笑了,又是对着南宫冥盈盈一拜。

洛轻舞白眼都翻得只剩下眼白了,边上的陈诺依赶紧拉了拉她。

“轻舞注意形象,你这眼睛是有眼疾了吗?”

“娘,你看这女人都在勾引我夫君了。”

“你这丫头不害臊,还没成亲的呢,就叫夫君了。”

“要不是耽误的话,现在我们都快成精了,叫夫君有什么关系?”

洛轻舞低声说完,还是不满意,正当要继续开口的时候,却听到边上有人在叫自己。

“洛小姐,你初次来京,不知可否有幸请你为我弹奏一曲?”

转过头去就看到这该死的莫婉儿,就像一个时刻盯着自己的毒蛇一样。

没事老来找不痛快,而且看她一脸傲娇的样子,好像就说摄政王都看上我了,你还有什么资格与我作对?

洛轻舞不屑地撇了她一眼:“抱歉,我没兴趣。”

另外一旁的欧阳朵突然被他这说出来的话给弄的笑出了声。

一时之间弄得站在原地的莫婉儿有些尴尬。

因为在这京城之中,谁说话都是弯弯绕绕的,从来未曾像今天这个女人一样,说话那么直白,总是让自己吃瘪。

很是为难的,转头看向南宫冥,但是他再委屈那边也只是淡淡的看着并未发言。

无奈只能将目光投向上面的皇上和皇后几人,像是在请求下命令一般。

而看着她总是对祁王这边表现,皇上皇后几人心中很是不满意了,如今还越过他们去问祁王。

现在人家不理她了,才转头看向自己真当自己是太守女儿就无法无天了。

但是为了能够拉拢人心,毕竟祁王不理会莫太守的女儿,那么只要他们能够解围太守,还不是感谢他们?

思考后,皇上给了皇后一个眼神,皇后会意这才站起身,看着微诺轻舞笑的很是平和:“洛小姐如果你不会的话可以让他换别人,但是如果你会抚琴的话,能否有这样的资格听你琴音呢?”

虽然说的平和,但是也不容拒绝,毕竟如果连皇上皇后他们都没有资格听的话,恐怕洛轻舞就得被降罪了。

洛轻舞自然知道这些人也不是特意为难自己,而是用自己去拉拢别的群臣。

心中暗暗鄙视这几个小人,但还是笑眯眯的站起来对着他们福了福身。

“回皇后娘娘,我并不是没有学过弹琴,只是这莫小姐会跳什么舞,我不一定会她的曲目。”

“这才拒绝了她的邀请,毕竟等一下若是我弹琴有误的话,她节奏与我这琴声不相合,岂不是耽误大家看美女跳舞了嘛?”

毕竟这跳舞肯定即兴的会的人少,而且让自己给他弹琴,确实不愿意不让她吃点瘪,怎么可能。

听到洛轻舞的回答,皇后为难的看向莫婉儿:“你看这洛小姐也不是可以服了你的面子,毕竟这要是节奏不对确实容易跳错,要不你再选别人?”

莫婉儿却不想放过洛轻舞,在他看来一个乡下女子怎么可能学过弹琴?

估计是故意找一个借口搪塞,于是对着皇后道:“皇后娘娘,我可以即兴跳舞,不管他是什么样的舞曲,我都可以配合的。”

他说的十分的自信,引得一些人的喝彩。

“不愧是第二才女,竟然能够驾驭任何琴音,真是佩服佩服。”

“莫大人可是交了一个好女儿啊。”

莫太守自然是很开心,别人能夸自己的女儿,但面上还是故作谦虚:“唉,过奖过奖,只是这小女一直痴迷武艺,也就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但所有人都看到了,他脸上笑的褶子都快皱到一起了。

洛轻舞就觉得他脸上简直现在就是一个大大的菊花。

看着那么多人的追捧,莫婉儿娇羞的看向南宫冥。

惹得洛轻舞直接生气了,原本还想算了的,现在她不整一整这个女人简直对不起自己。

欧阳询悄悄对边上的欧阳朵道:“快准备好瓜子,等一下有些好看。”

欧阳朵泽脸上有一点担忧:“哥你就不怕她弹错吗?毕竟她才刚刚回京”

“放心吧,南宫冥的女人不简单着呢,我相信就是这点儿小意思,根本不够她下酒的。”

他可是见过这个女子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平时笑着很灿烂,但是笑着能将人杀死的人才是一个狠人。

笑中藏刀才是最可怕的,连杀人都不怕的人,还会怕一个闺中女子的算计吗?

那些可不是普通人都是杀手啊,这女人下手可一点都没有手软。

欧阳朵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但听大哥这么讲呢,也只能按捺着坐在原地。

心中想着只要等一下洛小姐有什么难,她就上前帮忙。

其实皇后他们今天的用意更是想要试探洛轻舞的能耐。

洛轻舞将一切都看在眼中,这才大方的对着莫婉儿点头。

“那等一下莫姑娘可得站好了,若是摔了,可别怪我弹的琴有问题,毕竟我这人技术不是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