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 118、挑选法宝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118、挑选法宝

第一百一十八章:挑选法宝

此时,不远处林中小道上。

一名少女问道朝着身旁另一名女子道“微米?你怎么了?”

被称为微米的少女顿时娇躯一震。

当下表情柔和了许多“没事,只是有些疲倦罢了。”微米朝着旁边少女轻声说道。

知微嘴角多出了分旁人不易察觉的一抹微笑。

旁边少女也不再问两人继续朝着原有方向走去。

后者全名唤作卿知微,一个月前方才来到学院。

卿知微回到学院安排给自己的住所,才出声说道“照玉轮,想不到你也已经是择主了吗?不过,这也意外着这天地该开始动荡了。”

卿知微倩脸微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说罢卿知微双眼微闭,开始进入冥想状态。

此时另一边的林哲,还在受着照玉轮的“折磨”。

翁!林哲再一次从冥想状态中被照玉轮的嗡鸣声惊醒。

照玉轮自从随他出来到这,一直保持着这种兴奋的状态,林哲也不知道为何,也阻止不了啊!

对他来说,照玉轮就像祖宗一样,不请自来,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便钻进他的身体里,而且这也就算了,还不断的发出翁鸣声,导致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冥想。

就这样,一晚上过去,林哲也无法摆脱照玉轮的“兴奋。”

第二天一大早,好不容易停止了翁鸣声,林哲方才静下心来好好领悟那沈丘升所化的上古卷轴。

此卷虽是沈丘升所化,不过里面同样具有和普通卷轴一样的功效,便是储藏技能与存储一些使用方法。

此时林哲将精神力探入上古卷轴之中,卷轴中写的一些照玉笔的使用方法以及一些修炼经验。

嗯?修炼精神力的功法?这倒让林哲忽然间振作了起来。

功法自然也分三六九等,下三等为灵级功法,中三等为魂级功法,而上三等则为神级功法!

神级功法极其稀有,如果不是天资与运气并存之人,根本没有缘分能触及到这个级别的功法。

而在这三种等级之外的功法,还存在这么一种堪比与神级功法的精神力修炼之法,精神力最难修炼。

如果没有准确的修炼之法,这一生恐怕就只能原地踏步,一些修为不高之人说不定还会随着年龄的提高而倒退。

由此看来,精神力修炼之法极其重要,一经发现,定会有人使用不法手段将之取去也说不准。

天道便是如此,强者饱食,弱者为果腹,如此循环。

林哲发现这是沈丘升最后一刻留给她的精神力修炼之法,此功法名为神元琊。

修炼必须在每日清晨,将精神力徐徐扩散开来,由近到远,控制到每一处,这神元琊便是教你如何去控制,在你控制的过程中无形提高自身精神力。

林哲马上抱元守之,原地盘坐,双眼微合,将精神力缓缓扩散而开,先是精神力扫遍整个房间,足足一刻钟,林哲发现己身精神力完全可以覆盖完整个房间。

林哲便试着将范围扩大,精神力快速的向外蔓延。

忽然,林哲感受到一股精神力正在探察他的方向,两股精神力瞬间结合在一起。

只是稍瞬即逝,林哲精神力马上回弹,不能继续向外扩散。

“嗯?竟然有人在窥探我?倒是新鲜,不过这股精神力竟然给我一种未曾相见但似乎已然相识,这是为何。”林哲眉头微皱,在心里疑问道。

这时候照玉轮突然间金光外放,翁鸣声随之越来越大。

嗯?照玉轮这番怪异,难道是因为这精神力的主人?

林哲略做思考道,当下立马朝外面跑去,林哲来到门外,门外除了风声一阵呼呼,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难道是我想错了?”林哲有些不信的朝着自己道。

此时,卿知微在某个角落里,面纱遮住俏颜,只留下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仿佛那新生婴儿的眼睛,无半点污浊之物,清而透亮。

卿知微面纱之下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贝齿一张一合。

清脆悦耳,犹如银铃一般的声音轻轻响起,“照玉轮的新主人,倒也厉害,我如此之轻的探察力度,竟然能够瞬间发现。”卿知微缓缓说道。

可她哪知道林哲只是修炼精神力,把精神力的扩散范围提高了一些,才偶然碰触到她的精神力,方才有了一丝警觉。

林哲重新回到房间中,继续按照神元琊的所描述的方法修炼精神力,这次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一下便修炼到了中午。

顿时,林哲便感到了一丝饿意。“我来到这后似乎还没吃过任何东西,算了,先去找点吃的吧。”林哲索性起身,整理一下打算出去外边“觅食”。

外边已时正午,太阳正是最毒辣之时,林哲大步朝着黎明那天告诉他的方向走去。

忽然,前面有着一群人围着,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哲走过去一看。

只见一名少女站在中间,几名粗膀子肥腰大胯之人,围着这名少女,步步紧逼。

这名少女便是早上用精神力偷偷观察林哲的卿知微。

卿知微此时俏脸波澜不惊,浑身散发出一种冰凉的气息。如果眼神能杀人,此时卿知微冷漠的眼神早已将眼前这些不开眼的死上千百遍。

卿知微贝齿微张道“你们怕是不想要命了?”卿知微眼神淡然的朝着眼前这几位拦住她的人道。

这几个粗膀子大汉不禁身体也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还是硬着嘴皮道“呵呵,还挺有性子,我还就喜欢这种妞,哈哈哈。”说罢,这几位不知死字如何写的竟然向前走了一步,这时候卿知微已是动了杀心。正准备发动之时,一道少年的声音适时响起。

“呵呵,光天化日,还轮不到你们几个上不得台面的货色撒野,来让小爷陪你们玩玩。”这道声音的主人便是林哲。

林哲在一旁看了许久,才知道眼前这几位倒是当起了地痞流氓,让林哲心里想好不一顿毒打。

林哲一个冲刺,便是到了头名大汉面前。

这位大汉名叫刘通,只是一个区区灵师境初期

轰!一拳轰出,刘通猝不及防,根本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你是谁?英雄救美?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上。”受了林哲一拳的刘通朝着后边五个喽啰道。

流氓蜂拥而至,全部上去将李哲围住。

顿时,喽啰们仿佛一阵即将得逞的呵呵笑道。

不过这些只不过是一些身体强壮一些的准灵师境罢了,连正式的灵师境都没有踏入。

林哲三下五除二便将这几个人给一一打到,不过这刘通。

再不济也还是一名灵师境的修炼者。

这倒让林哲感到一丝意外,不过即便这样,下场又有何不同呢。

刘通猛的朝着林哲冲过来,刷,这个刘通倒也有几分本事,一个箭步快速的来到了林哲的面前。

轰!他一拳轰向林哲,林哲左手顺势一抓,便是一招只手擒拿,将刘通那看起来来势汹汹的劲给卸掉。

笑话,林哲堂堂一个魂境四段的灵师,岂能被这么一个小小的灵师初级阶段的刘通给伤到。

当下,刘通吃痛想将手收回,不过已经晚了,林哲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林哲右手便是朝他抓去,抓起刘通的衣服,将其连人抬起,砰!一瞬间,刘通已被林哲扔去十米开外。

那群准灵师境的喽啰们见状,早已落荒而逃,大哥都被揍得如此之惨,他们还留下干嘛,当然是能有多快跑多快,连头都不带回。

刘通此时的心情充满了绝望,一出门便碰见这种硬茬子,不得不说他也是倒霉到家了。

他带着恐惧的眼神看着林哲,此时他无心里一阵无奈,“这看起来不大点的少年,最起码有魂境灵师的修为啊,这都是什么变态。”

他想要爬起身来赶快离开这,可是发现他竟然腿都站不住了,根本没有站起来的勇气。

林哲望着这刘通,笑眯眯的道“滚吧。”说罢便转过身去不理会他。

然后某些人就真的“滚”了....

林哲此时才缓缓走向卿知微,想她问道“没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林哲总感觉这眼前的少女有总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然以林哲的性子,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更何况这是在学院里,如果真发生了什么,执法队自然会来处理,根本轮不到他来管。

不过咋林哲发现了那名少女是眼前的卿知微之后,虽然他确定素未谋面,但是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犹豫了片刻也就出了手。

所幸这也不是什么硬茬子,没整出什么大的场面。

卿知微却是看都不看林哲一眼,转身便是朝着林哲反方向走去,清脆如银铃搬的声音丢下一句“谢过。”便是直直的往前走去,头也不回。

而此时林哲站在原地,摸了摸后脑,“合着我怎么感觉我还真是成了多管闲事了。”林哲顿时有些苦笑道。

卿知微离开后,脑海里开始渐渐浮现林哲方才制服那刘通的样子,呢喃道“似乎..是挺不赖的”

卿知微脸上竟然罕见的嘴角微微扬了扬,这要是让外人看到了,定然是大吃一惊。

要知道卿知微总是以一副冰冷面容示人,哪里可能有人能博得她这一笑。

因为卿知微是背对着林哲,所以林哲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林哲自从见了这名少女,心里总有一种感觉,似乎这名少女已然是与他相识甚久,可他又能确定是素未谋面。

这让林哲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林哲并未死脑筋纠结这个,林哲心里想的是,可能是在画中照玉轮融合在他的脑里,导致自己可能受到了一丝影响,出现了恍恍惚惚的幻觉罢了。

林哲也不继续细想,“先不管了,填饱肚子再说。”林哲朝着吃饭的地方走去。

不大一会儿,林哲便填饱了肚子往宿舍方向回去。

回来的时候可并未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林哲回来的速度倒是挺快。

林哲继续修炼了三个个时辰的灵力,林哲在突破了魂境之后,明显感觉得到他的灵力修炼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他估算如果以这种修炼速度的话,突破魂境达到王境最起码要两年的时间。

这显然对他来说是极为缓慢的,先不提画中遇沈丘升之后便被委以重任,单是林萧信里所写,他到了地境才能去寻找他们。

林哲不禁心里叹了口气,“这修炼速度远远不够啊,这样下去,何年何月才能去寻找父亲母亲。”这让林哲心中传来一丝无力感。

不过林哲也是知道修炼应当循序渐进,必须一步一步打好基础,急不得。

既然修炼灵力我急不得,那我就先试试从其他的地方开始下手。

林哲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起了沈丘升送与他的照玉笔。

林哲手腕一翻,照玉笔便被他握在手上。

嗯?这照玉笔上竟然还有字?

“天道有灵”这是林哲在照玉笔上看到的小字。

天道有灵?这又是一句让林哲摸不到头脑的话。

“天道?天道到底为何物?为何那元坤三番两次之间一直唤着这天道不公?到底有何不公?”林哲低着头思考道。

林哲好奇九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下次沈丘升苏醒的时候一定要问问他。

当下林哲便开始研究起这照玉笔该当如何使用。

林哲将灵力缓缓注入照玉笔中,照玉笔发出刺眼的光芒。

一道灵印缓缓凝结而出,接着便是两道,三道缓慢的凝结出来。

不过当到了第三道凝结而出之时,照玉笔的光芒便是暗淡了下来。

原来如此,这照玉笔竟然可以将我的灵力凝结成灵印,那天林哲在照玉轮中是见识过沈丘升凝结出百万道灵印从而将战局给一定乾坤的!

灵印的厉害之处他已深深记在脑海之中。

虽然他现在只能凝聚三道灵印,不过这起码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意味着他现在已是多出了一张可以修炼到极致的保命手段。

夜幕。

林哲那天走之前谭龙智便和他安排好了去他那修炼的时间。

林哲大步流星的朝谭龙智的院长室走去。

天色已然是晚上,不过路上还是人来人往,说来也奇怪,自从林哲来了之后还不知道这些学院的学院到底是怎样去上课的。

不过这学院的学员大概普遍都是灵师中级左右的境界,林哲虽是已入中级灵师学院,但修为已经达到了魂境,便也不需要去系统的学习。

所以谭龙智更多的时间便是由他自己自行修炼,到晚上的时候略微给他讲一些理论知识,和修炼方法。

“院长,我来了。”林哲已经到了院长室,发现谭龙智已经在那等着他。

“来啦?听说你小子还英雄救美了?”谭龙智笑呵呵的朝着林哲道。

林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哪有啊,我只是看那几个人不爽,便给他们一定苦头吃吃。”林哲道。

“哈哈,少年血气方刚,有点血性是好事。不过你今天救的美实力可不一定比你弱,她叫卿知微,一个月前来到学院。”谭龙智笑着说道。

“卿知微,倒是个好听的名字,实力不弱?那院长为何不让她也去冲塔?”林哲有些疑问道。

“唉,这卿知微家族势力不小,一般是不掺和我们这种小势力之间的争斗,她的身份敏感,我也不好强行让她参加。”

“此次你来,刚好和你说一下冲塔所注意的事情。”谭龙智无奈的朝着林哲道。

林哲听罢,也不关注卿知微作为这个学院的一份子为何不参加,静静的望着谭龙智。

“此次参与冲塔的有三个学院,分别是沧源学院和丰瑱学院,这两个学院之中沧源学院有一名灵师境巅峰的的学院。”

“丰瑱学院则是有着两名灵师境巅峰,不过以你魂境的修为,他们单独倒是对你起不到什么威胁,但是这两座学院之间关系极好。”

到时候有可能还会联手也说不定,你可要小心为上。”谭龙智朝着林哲慢慢的说道。

“自然,狮子搏兔,尚用全力,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林哲朝着谭龙智道。

谭龙智看着林哲,眼神中不禁透露出一丝欣赏之意。

萧树刚刚知晓照玉笔的使用之法,自然底气便也足了几分。

“好了,今晚开始你便在这修炼,有什么需要纠正你的我自会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随时问出来。”王铭缓缓地向萧树说道。

“院长,劳烦了。”萧树向王铭说道。

萧树当即便开始盘坐远转灵力,这段时候萧树对星神脉的领悟似乎到达了一种瓶颈。

仿佛怎么修炼,都无法突破这层薄膜。

林哲进入虚空状态,脑海中凝结出一个林哲的精神体。

脑海中浮现出的景象,便是林哲突破魂境那天的场景。

星罗密布,虽然并没有月亮,但是仅仅只是星辰的光芒,便已足以照亮整个世界。

林哲略过经常陷入兴奋状态的照玉轮,望着那颗金色金星。

那便是林哲的星神脉,金星依然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不过此时金星显然变得温和了许多,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

“嘶嘶”金星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林哲瞧得此模样,这星神脉,至今为止还并没有展现出什么特殊的能力。”

“到底是我还达不到驾驭它的层次还是我并未摸索出它的玄机?

听父亲所说,凡是自身衍生出灵脉的修炼者,灵脉都将会主动提供给修炼者一种特殊的技能,反观我这五轮星神脉。

只是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我的身体,倒未曾赋予我技能。

林哲越想越奇怪,当即朝着金星的眼神就古怪了几分。

忽然,照玉轮再次发出翁鸣的声音,将林哲一下从星神脉的思索中吸引而出。“还有你这照玉轮,天天便是激动个不停。”林哲无奈的苦笑道。

林哲心里阵阵无奈,这仿佛就是两个祖宗一样啊!天天供着也不干活,还时不时的发出声声怪响。这换了常人,还不等发现玄机,便被这怪异的现象给弄得半死了。

不过,下一刻林哲便是惊讶,眼神凝聚,直望着照玉轮。

照玉轮发出嗡鸣声,左侧的赤红色半身与右侧的金黄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浑身变得通透,同时发出的翁鸣声变得更是巨大无比。

顿时,金星似是受到了照玉轮的刺激,本身所具有的光芒忽然变得暗淡。

瞬间,光芒又是照耀整个大地,林哲站在原地,身体不禁微微颤抖。

此时照玉轮悬浮在金星的顶空,发出一道光芒直射金星,金星上下浮动,似乎是正在静静接受着照玉轮的洗礼,仿佛就像是孩子遇见了自己的父母一般。

金星不断上下浮动,浑身散发的光芒持续增强,林哲顿时激动了几分,不禁露出了兴奋的面容,“难道这星神脉还需要外物的激活?”林哲朝着自己自言自语道。

不过更多的是兴奋,从突破衍生出星神脉,已是有了一段时间,至今尚未发掘出星神脉本该拥有的作用,林哲又何尝不急,此时照玉轮仿佛就是在唤醒星神脉一般。

林哲不禁心里暗暗道,这照玉轮竟然还有如此功效,果然不愧是上古神物啊!

林哲看着照玉轮感叹着。

而此时谭龙智看到的便是更加怪异,林哲肉身依旧是静静盘坐,一动不动。

不过林哲的身体似乎自己形成了一层保护膜,将自身包围起来,旁人根本无法靠近。

谭龙智不禁啧啧称奇,心中暗暗道“果然不愧是连照玉轮这种不同凡响的神物都是能认其为主之人,当真是天赋异禀啊!”

“林哲这般无动静,自身又形成了保护,想来应当是进入了一种玄妙的修炼状态,可是他不是已成功突破大灵师境?

“此时也并不是处于瓶颈期啊,怎会进入这种修炼状态。”谭龙智突然想到了什么,旋即道“难道是灵脉?

灵脉的修炼能令人进入此般修炼状态?这小子到底是何灵脉等级,就算是最顶尖的三轮神脉也不该达到如此效果。”

谭龙智心中对林哲的重视再增几分。

“想来这小子一时半会儿是结束不了修炼状态了,也罢,我便在这为你护法。”说罢谭龙智也缓缓原地盘坐,进入轻度冥想状态。

三个月后。

谭龙智来回在林哲身旁踱步,他急啊!

冲塔在即,整整三个月,这个小子一直都是这样一动不动,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也不能强行将林哲唤醒。

毕竟强行唤醒肯定会对林哲造成不可恢复的损害,谭龙智自然不会为了学院利益而强行葬送一个天才的前途。

再过一天便是冲塔之日,如果此时林哲能够结束修炼。

今天苏醒过来还能有着一天休息时间,他此时也只能心里祈祷着林哲能够在今天能够成功苏醒,不然学院便是真正的一丝办法都没有了。

林哲此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照玉轮自从仿佛在唤醒着金星,刺激着他这星神脉,就便再未有过其他的什么动静。

金星也是这般,静静的接受着照玉轮的洗礼。

林哲不知道度过了多长时间这种状态,一直在望着这幅场面,一变不变。

突然,金星那悬浮着的主体便是发出了咔嚓一响,似乎是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

果不其然,金星的主体外层还是脱落一层层壳状的物体,一块块缓缓落下。

化成金色的尘埃,随之显露出来的是三颗比金星小一号的星体,金星仿佛是这三颗星体的母体,而它们便是金星所化的子体一般。

林哲望着这三颗同样闪烁着刺眼光芒的子体金星,眼神略有所思,不过这三颗字体也有不同之处,其中一颗闪烁的光芒明显比其他两颗更加强烈。

照玉轮此时好像也是仿佛完成了它的使命一般,继续恢复到之前的状态,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林哲瞧得这一幕不禁无奈,看来想知道照玉轮的玄机,还是远远不是时候啊,林哲心里暗暗道,不过也拿它没有一丝办法。

林哲将心神重新放在感受金星子体上,似乎突然感受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呵呵笑道“星神脉,到底是显露出你的玄妙了,若是还不出现,可当真是对不起我了啊。”林哲明显心神晃了几下,不过取而代之的却是藏露不住的兴奋与激动之色。

林哲双眼缓缓睁开。

谭龙智看到这一幕,仿佛是不相信,定睛再看,看到林哲的灼灼有神的眼眸时,才相信林哲是真的苏醒了。

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苦笑的朝着林哲道“你这臭小子,一修炼就是三个月,倒是让我好一阵担心。”

谭龙智第一个念头是林哲修炼那么久,会不会适得其反,得不偿失,而不是担心能不能赶得上冲塔之事。

“三个月?我竟然已经修炼了三个月?”林哲不可思议的道“那岂不是错过了冲塔之约?”林哲大叫不好,毕竟应人之事,忠人之托,如果因为他的原因错过了,那真的就是对不起谭龙智了。

谭龙智看着林哲缓缓地道“你这次修炼时间确实是久了点,不过为了你自身着想,即便过了冲塔之约,我也不会强行将你唤醒。”

谭龙智说的话让林哲顿时产生了一种愧疚感。

不过谭龙智接下来的话倒是让林哲松了一口气。

“天助也,冲塔之约尚未错过,而是在后天,也就是说你有一天的时间可以调整一下自身刚刚经过长时间修炼而造成的疲惫感。”谭龙智朝着林哲缓声说道。

林哲听罢双眼灼灼的望着谭龙智道“院长大可放心,我因为这次的修炼,似乎突破五段灵力,此时我的身体处于巅峰状态。”

“什么?突破五段了。”谭龙智惊讶出声,他现在是越来越看好林哲以后的道路了,谭龙智朝着林哲道“突破了固然是好,不过切记不可过度骄傲自满啊。”

林哲哈哈一笑,旋即说道“自然是不会。”

谭龙智也是吐了一口气,朝着林哲道“如此便好,我和你说说沧源学院和丰瑱学院三名灵师境巅峰的名字,虽然你实力比其强悍几分,但还是留意几分为好。”

“嗯,院长,那三名灵师境巅峰叫什么?”林哲平淡的朝着谭龙智道。

“分别是沧源学院刘玄之,谢满和丰瑱学院的辰桐,这三位便是这两所学院之中的佼佼者,辰桐更是其中唯一一名女性学员。

而当中最强者,应当是沧源学院的刘玄之,当初传出消息他正处在灵师境巅峰,不过毕竟只是传言,也有可能像你一般突破了大灵师也说不定。

总之,什么情况下都要先护好自己安全,否则,我将会愧疚终生。”谭龙智眼神凝重朝着林哲说道。

林哲一听心中一暖,谭龙智相当于是他的半个老师了,虽然并未正式拜师。

不过谭龙智对林哲的关照,很显然已经超过了一个院长对一名普通学员的关心了。

这也算是除了父母之外第一个对林哲如此这般的人了。

当下朝着谭龙智道“院长,请您放心,林哲定当竭尽全力,夺这塔顶之位!”林哲说得斩钉截铁,充满了一股强者之勇的气势。

顿时谭龙智凝重的脸色便缓和了几分,谭龙智道“对了,这次不能事先让对方知道你的存在,所以我也是会派一名学院,当作头阵,你再出其不意,后发制人。”

“林哲全凭院长吩咐。”林哲向谭龙智抱拳说道。

林哲内心其实是对谭龙智充满着一丝愧疚之意,先不说冲塔之约他会不会夺得塔顶之位,便交于他照玉轮此等机缘。

如果不是因为照玉轮,星神脉也不会那么快被唤醒,他也更不会如此快速的便突破了五段灵力。

此等恩情,林哲自当是要涌泉相报。

再然后是因为林哲突然进入长时间修炼状态,谭龙智寸步不离的为他护法。

并且并没有因为冲塔之约就在眼前而抢先将林哲唤醒,已足以表明谭龙智对林哲的关照了。

所以,此番冲塔之约,塔顶之位,我必定容不得落入他人之手!

林哲眼神坚定的眼神仿佛在想着什么,心里暗暗道。

冲塔之日。烈日炎炎,两批不同势力的人正朝着中级学院灵师塔方向快速赶来。

而反观中级学院这边学院,以谭龙智带领,汇集在正塔门前。

学员中为首一位,名唤张家铭,听起来普普通通的名字,不过本人可是中级灵师学院学员之中的佼佼者,此人身着黑衣。

风度翩翩,眉宇之间虽然不如林哲那般清秀,不过已过十五岁的张家铭,从成熟感上来讲自然是更胜一筹。

毕竟林哲五官再怎么精致,也不过一位十一岁的小小少年,自然与张家铭比之不得。

林哲此时站在众学员之中,因为身高的缘故,并不如何起眼。

更不会有人去刻意关注他,因为他实在是一脸稚嫩,并不想张家铭一般气势凌人。

不过林哲也不是什么招摇之人,既然谭龙智吩咐过让他作为后手,自然是越少人关注越好。

在学员队伍中,一位倩影正处于这只队伍的末端,静静而立。

此时,沧源学院和丰瑱学院竟是同时到达,似乎是提前约好了一般。

谭龙智瞧得这一幕不禁也眼神凝重了几分。这两所学院如果联手,那即便林哲的修为略高,那也是极为棘手啊。

林哲也是望着这两批人略有所思。

沧源学院与丰瑱学院带队的皆是两位白须老人,相比之下谭龙智竟是年轻几分。

不过就以谭龙智的身材,便已是特殊过这两位白须老人。

“哈哈,谭老弟,好久不见。”沧源学院的那一位首先来到谭龙智面前,对着谭龙智呵呵笑道。

“是啊沧海老哥,你还真的是老当益壮啊。”谭龙智向那被他成为沧海的老人道,不过老当益壮这个词他刻意加重了几分,似乎是在讽刺沧海老人的老而不死。

而沧海老人却是面不改色,朝着谭龙智道“谭老弟,此次冲塔之约,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免得到时候失塔而提前死亡啊,哈哈哈。”

旁边丰瑱学院的那一位称为无虚老人,此时也是在一旁说道“是啊谭老弟,可要提前做好准备啊,可不要那时当着众多学员的面出丑,有损形象啊。”

这几位都是人精之中的人精,三言两语之间无不透露着几人的敌对关系,所谓是泾渭分明。

谭龙智怒哼一声道“废话少说,塔里见真章便是。”说罢便朝着己方队伍大袖一挥,便是形成了一个范围极广的能量罩,其他两所学院的人隔绝在外。

沧海老人与无虚老人瞧得这一幕也是对视一眼,不过他们对自己的学院充满着信心,更不会因为这小小的动静便是动荡了心神。

此时,谭龙智朝着张家铭轻声道“稍后学员们已你为首,该是帮扶的你便帮扶几分。

势必将沧源学院和丰瑱学院的人阻挡在外,给林哲制造机会。”

张家铭轻声应道“是,院长,我定当誓死保卫学院的尊严。”张家铭并未因为谭龙智让他当助力而不是主力而感到低沉,而是斩钉截铁的告诉谭龙智道他一定能做到!

谭龙智不禁心头一软,朝着张家铭道“傻小子,仅仅是这虚名罢了,无论什么情况下,一定要先保全自身安全!记住了吗?”张家铭朝着谭龙智道“记住了!”

当下,谭龙智转过身,能量罩也随之消失。也不看旁边这两位一眼。

朝着灵师塔便是双手结印,迅速运转灵力,发出一阵阵光芒。

咯吱...灵师塔大门发出咯吱的声音,徐徐打开。“请吧?”谭龙智也没有好脸色给沧海老人和无虚老人,朝着他们道。

他们面无表情,心里暗道“指不得一会你便是当中出丑。”一想到这他们便露出了点喜意。

当下,三批人同时闪烁成一道道灵光,朝着灵师塔大门而去。

林哲道“拜见前辈,晚辈林哲,晚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目睹这一场大战,晚辈也不清楚,好像是被照玉轮给卷了进来,晚辈便在此地了。”

林哲顿时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哦?照玉轮?”沈丘升略微思考沉吟道。

“既然照玉轮选择了你,让你出现在此地,便是天意。以后这照玉轮,便归你所有,你便是这照玉轮往后的主人。”沈丘升朝着林哲道。

林哲一下兴奋的抬起头来,不过立刻便推辞道“晚辈修为低微,资历尚浅,怎能使用如此神武,恕晚辈不敢接。”

“小友此言差矣,照玉轮选择了你,便是天意,这便是你的使命,你逃不掉的,你必须面对,九千年后。”

“天地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那时你当挺身而出,照玉轮会全力辅助与你,你当之加紧提升自身修为,以到时应对赤龙元坤!”沈丘升略显微怒道。

“元坤?,他不是被前辈给镇压了吗?”林哲惊讶的道。

“并非如此,我与元坤修为不相上下,如果继续缠斗,定然是两败俱伤,而我为了斩杀与他,消耗了万年修为祭出大阵。”

“不过还是被他给留了一招后手,九千年后,他元坤便能重生,到那时,我已不是他的对手。天地需要一位能抗衡他的强者出世。

“而你,此时便处于九千年的后期!照玉轮选择了你!”沈丘升缓缓的朝着林哲道。

“元坤吗,既然如此,晚辈也不便再推脱,晚辈定当竭尽全力修炼,愿为这天地守护这一寸光明!”林哲说得斩钉截铁,眼神坚定的望着沈丘升道。

“哈哈哈,好!照玉轮的眼光果然不错!”说罢沈丘升化成了一卷卷轴,朝着林哲落去。

沈丘升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友,我修为已尽,无法继续支撑,我化身为上古卷轴,你将它带在身边,我会沉睡一段时间。”

“不过当我苏醒之时,元坤也差不多该现身了,届时,还是要仰仗小友了。”林哲握着沈丘升所化上古卷轴。

林哲眉头紧皱,“元坤!连前辈如此修为都压他不得,我得何时才有这种修为,真是任重道远啊。”林哲感慨道。

此时林哲受到一股无形的吸力,很快林哲再次出现在这尊大鼎面前。

不过此时的大鼎极为平静,大鼎金光一闪,一支浑身通透的玉笔朝着林哲飞来。

林哲一看,“这不是沈丘升前辈的照玉笔吗?沈丘升前辈竟然连这个都交给了我。”林哲收起照玉笔。

大鼎瞬间也随之消失,化成一抹金光,朝林哲额头飞去,融入林哲的额头里。

林哲无奈的苦笑道“这照玉轮,以我现在的修为,还真是无法驾驭的了啊。”林哲站在原地摆弄着照玉笔,“

也罢,既然这照玉轮与照玉笔皆落入我手,我也逃脱不了这命运,索性,日后元坤,就交于我吧!”林哲目光炯炯,眼神坚定的说道。

终于,谭龙智将林哲唤出,灵光一现,林哲出现在院长室中。

谭龙智苦笑道“林哲,你刚刚去哪了?照玉轮讲你吸进去了?”

“是的,院长,你也不清楚照玉轮的出处吗?”林哲向谭龙智问道。

谭龙智不禁无奈的道“我也是偶然之间得到此画,照玉轮到底是何方宝物我也一无所知,只是这次想林哲小友天赋异禀。”

“看试试是不是与它有缘,想不到,林哲小友果然上天眷顾。”

“院长谬赞了,承蒙院长厚爱,将此等宝物送于晚辈。晚辈定当铭记院长大恩。”林哲抱歉向谭龙智道。

谭龙智摆摆手道“这算不得什么大恩,全靠小友自己的机缘,就当是我给小友此次冲塔的回报吧。”

“冲塔之事我定当竭尽全力!”林哲向谭龙智保证道。

呵呵,便让我试试三名灵师境巅峰能奈我何!

谭龙智望着林哲,心里暗暗道“此子,以后绝非池鱼之物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