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116、留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留下

“旋即萧树冷淡的声音再次响起,“之前有一个刀疤南,已是被我杀掉了,现在...你倒是送上门来了...”萧树声音极其冰冷,让得祝洪一听。

顿时一惊,当下竟是萌发了想要立刻逃跑的念头。

祝洪望着萧树那恐怖的气息,旋即心中暗道“这小子修炼的什么功法,不仅有周身灵气,竟然气息还会瞬间暴涨这么多,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个老三,死了还要害人,好端端的你去惹这类人物干什么。”

祝洪感受到了林哲的气息已是暴涨到了一种他抵抗不了的境界,顿时他心中的战意已是褪去大半,而战意已无,哪里还能来与人战斗一说。

况且是这般一击不慎,便是会决定生死的战斗,瞬时祝洪心中一个念头冒出来,心中暗道“这小子实在是诡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等大哥来了再说。”祝洪心中一定锤,便是已然决定此次不再和林哲交锋,似乎是想要等其墨门门主出现后,再来杀掉林哲,这计划已然是他此时最理想化的计划。

不过,他倒忽略了一个问题,此时的战斗走向,掌握在林哲手中!

祝洪旋即整个人的气息都是降了下来,冲着林哲抱拳一笑,露出一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笑容,缓缓说道“小友小友,不如此次便化干戈为玉帛?我那老三之事,便算事他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小友,死有余辜。”

林哲听罢,脸上戏谑的笑容不减,但是心中暗道“这祝洪,果然不是什么不要脸之人,呵呵,先前你一股灭我之势,此时竟是了然全无,如果现在弱势的是我,恐怕结果就不是这般了吧,恐怕现在连自己与卿知微几人,早已是死在其剑下了,哪来的这般说法。”

林哲淡然一笑,顿时整个人的气息稍微一减,似乎是真的打算与其化干戈为玉帛。

祝洪见状,嘴角微微一扬,脸庞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心中暗道“呵呵,还不是个毛头小子。”

一秒记住https://

下一刻,林哲的气息便是再次一爆发,而且见林哲的气场,比之方才,更甚。

“化干戈为玉帛?倒是个好主意。”林哲笑眯眯地道。

顿时祝洪脸上的笑容再是压制不住,但是下一刻,林哲一句话便是令他的心沉入谷底。

“不过...我不同意。”

林哲冷冷的声音虽然恨平淡,声音也不是很大,但是足以响彻整个空间。

顿时,哗然。

“什么?”祝洪惊呼道。

旋即林哲猛然一爆发,二纹神御体骤然显出其威,只见林哲左手微微一抬,便是一股灵力爆炸开来,一手灵力化气,瞬间爆炸开来。

祝洪见状,心中咯噔的一声落下,此时他知晓,要想以言语便是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已是不可能了,当下便是战意再起,紧咬着一口老牙。

祝洪冷哼了一声,“不识抬举,你别以为你就一定能赢,如果我拼死一搏,你也不见得就能讨得好。”祝洪以灵力抵挡掉林哲的灵力化气。

不过很显然,抵挡这一击,祝洪极其吃力,毕竟灵力和灵气已不是一种境界之物。

“是吗?”

林哲戏谑的眼神望着祝洪那狰狞的脸庞,旋即冷冷一笑,“那就,去死吧!”

轰!

神御体荡然气势十足,周围空间猛然色变,只见此时的天空,已是乌云遍布,轰隆隆的雷声随之而至,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

林哲恐怖的灵力化气充斥整个空间,在场众人皆是感受到了此时林哲这般恐怖的气场。

其势,仿佛是可以将这一层空间,撕破一般。

不过,此时要面对这股恐怖灵气的人,是祝洪!

祝洪只感到一股死亡的气息向他扑面而来,感受着林哲这股气息,他心里知道,他躲不过去了!

旋即祝洪一咬牙,尽着自己最后的努力,全身灵力也是爆炸开来,不过比之林哲,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

就像是萤火欲想比肩星辰之光一般,以小见大。

轰!

哗然。

尘烟四起,一片哗然。

祝洪,炸了!

.......

众人一瞬之间,望着林哲的眼神,似是望着怪物一般,林哲此时淡然而立于半空中,眼神没有一丝变化,依旧是那般平静,仿佛从来就没有1发生过什么一般。

但是在场众人都是知道,林哲可是斩杀了一名大灵师境巅峰境的强者啊,而且是以摧枯拉朽的手段解决了战斗,那祝洪简直就是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便犹如一名文弱书生,碰到一个战场杀戮血汉一般,转瞬之间便是死在其手中,而此时的林哲与那已死去的祝洪,两人可是完全对调了过来啊。

从表面实力上来看,林哲仅仅只有灵师中期的实力,而那祝洪,乃是大灵师巅峰境啊。

这两者之间,如若是让人言语之间比较的话,论谁都是会看好祝洪,而林哲应该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吧。

但是现在,林哲轻而易举便是将祝洪给一击斩杀,这实在是骇人听闻。

祝洪已死,那墨门弟子自然是知道,当祝洪死的那一刻,众人已是眼中恐惧遍布,望着林哲,就像是望着魔鬼一般,因为在他们的心中,祝洪便是他们的头啊。

此时祝洪死了,他们肯定也完了。

林哲淡淡将目光扫过墨门众人一眼,旋即冷冷道“你们走吧,墨门要是有谁要寻仇,那便来找我林哲。”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当时一干人等竟是感到有一些无法相信,林哲竟然会让他们走。

林哲见到众人没有反应,嘴角之上露出一丝不耐烦,旋即冷哼一声道“怎么?你们不想走?还是现在便想报仇?如若如此,那便尽管来。”林哲的声音有些许不耐烦。

因为在此间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令得他有些烦躁,先是来了一个什么墨门三门主挑衅不说,又是发现了玄源晶矿,但是事实未果,还遇到一只紫魔猿差点丧命在其手上。

现在还发生这等事,这祝洪似是来找林哲报仇一般,原本若是没有发生他伤了卿知微那一幕,林哲说不定还是会放他走,但是偏偏这祝洪便是伤了卿知微,所以林哲才是将他给斩杀。

而此时祝洪已死,群人无首,这帮人竟是不愿意走了?

不知是被林哲这一话语吓倒还是由于因为林哲之前的气场将众人给镇住,众人一听,立马便是纷纷逃走,连头都是不回。

林哲见得这帮人离开,旋即脸色顿时一变,神色之间瞬间变得苍白几分,整个人的气质与先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卿知微几人自然是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顿时几人同时朝着林哲冲去,旋即徐三胖大咧咧的道“老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老大,简直是帅炸了啊!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一件什么是吗?你斩杀了一名大灵师境巅峰,那可是大灵师境巅峰啊!”

徐三胖一脸兴奋的说着,同时手中还不断比划着,丝毫不掩饰他此时的高兴,因为他也不知为何,见到林哲做到这般举措,他竟是一点也产生不出嫉妒的心里,还更加的佩服林哲。

此时更是将林哲当成心目中的老大了一般。

“咳咳...”林哲随即咳嗽了几声,面露苍白。

“怎么了?”卿知微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缓缓说道。

“无妨,就是短时间战斗过于猛烈,对身体产生的负荷有点高。”

“在地下也战斗了?”卿知微语气稍微一转。

“嗯。”林哲点了点头。

卿知微一听,脸庞稍微缓和几分,旋即搀扶着林哲眼神担忧更深一丝。

林哲望了望卿知微的左臂,左臂上那已经破碎的衣衫之下,有着一条不小的伤疤。

林哲刚想要开口,却被卿知微给打断了,卿知微左手微躲,旋即说道“无妨。”

后者语气极其平静,仿佛像是从未受过伤一般,但是林哲哪能不知道后者的心思,目光顿时与其对视而上。

当下空气旁若无物,两人就这般旁若无人一般的进行着这暧昧的眼神交流。

夭娆见状,脸庞上微微露出一丝不悦,眉头微戚,但是却并未说些什么,只是其望着林哲与卿知微的眼神有些许不对。

而徐三胖则是视而不见般,根本没有把这当成事,因为他早已是习惯了这两人,时不时的给他喂那么一两口犬之粮,对他来说已经事见怪不怪了。

虽然说这两人没有说些什么,但是徐三胖从这段时间的相处,早已是感觉到两人之间的那一股情愫。

当然,这对他们来说有点言之尚早。

半响儿后。

徐三胖再也受不了两人,一声尴尬咳嗽,终于是将这两个忘我的家伙给恢复正常。

卿知微目光率先移开,不后者的脸庞上悄然出现在其俏脸上,不过因为其已是转过身去,所以并没有人看到后者的神色变化。

林哲望着徐三胖那鄙夷的眼光,旋即也是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望了望卿知微的俏脸,旋即便是右手朝着夭娆指去,“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夭娆,就是先前那队伍中的那位带头人。”

徐三胖顿时脸庞开始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嘴角扬得将他那堆肥肉给挤得出了一脸皱子。

顿时跑到林哲身边,轻轻的将右手搭在林哲的右肩上,旋即轻声调侃道“可以啊老大,我们在上面累死累活,你倒好,才下去那么一会,就认识了美女,不过兄弟我支持你,男人嘛,三妻四妾的,正常!”

听罢顿时林哲的脸色就开始由白转红,顿时一脸怒色的冲着徐三胖道“你在胡说什么!”

林哲这一举动便没有将徐三胖给镇住,后者竟是轻轻拍了拍林哲的肩膀,旋即一副他什么都明白的样子,给了林哲一个眼神,似乎是在说“他懂他懂。”同时脸庞还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林哲对于这家伙着实是有些无语,不过也知道这家伙的性格,你越是说他就越是打趣你,一时也是懒得去搭理他。

不过在这一插曲的发生的时候,林哲的目光也是朝着卿知微的方向瞟了瞟,只见后者仿佛是没听到一般,脸庞上并没有看出有社么心里变化。

林哲心中不自禁涌上一种失落的感觉。

夭娆听得林哲的介绍了之后轻轻朝着徐三胖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徐三胖这家伙笑呵呵的与人说了一通自我介绍,将林哲烦的不行之后终于是将这个家伙给打断了。

众人在原地稍作休息之后,经过两场恶战的林哲脸庞上渐渐恢复了血色,算是将体内的灵力给调整了过来。

先前林哲的灵力在与紫魔猿战斗之时,已是达到了极限了,后来跟祝洪这一场,算是他自身的底蕴,再加上有着先天灵气给他的源源支持。

这才使他能够将灵力化成周身灵气,不过只是灵力变成了他的先天灵气转化罢了。

正是凭借着这股周身灵气,才将祝洪给斩杀,不然论其灵力底蕴,林哲势必将不敌,到时别提斩杀祝洪,能不能全身而退都还是尚且两说。

毕竟那祝洪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呼!

林哲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旋即将目光望向夭娆,“夭娆姑娘,你现在已是安全,接下来你就不用跟着我们了吧。”

听罢,卿知微微微抬了抬头,似乎也是关心这一问题,而徐三胖此时也是将目光望向了夭娆,不过其目光已是没有了先前那打闹般的脸色,毕竟他们算是个三人小团队,要是突然多出这么一个人,虽说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终究可能会有些许芥蒂。

夭娆望着林哲,倒是没有其他的意思,旋即苦笑道“我的手下都是被那人给杀掉了,而我现在修为又还是封印状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修为还有多久能够恢复?”林哲缓缓问道。

“大概还有两三个时辰。”夭娆露出一丝苦笑。

林哲略微沉思,片刻之后便是转头望向卿知微两人,轻声说道“夭娆现在修为被封印,我们便带上她一起上路?如何?”

徐三胖顿时摊了摊手,表示他没有异议,但是林哲早已是想到了徐三胖的反应,所以此时的目光是放在卿知微身上的。

只见后者并未出声,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她也没有什么问题,林哲见状,顿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卿知微不赞同,那局面便有些尴尬了,此时卿知微没有问题,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夭娆见状,顿时大喜过望,朝着两人露出一抹笑容,八颗洁白贝齿闪闪发亮。

林哲轻声说道“那便一起吧,我叫林哲,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同伴,卿知微,徐三胖。”林哲左手依次从两人身上掠过。

夭娆冲着两人微微一笑,徐三胖冲着前者傻笑了片刻才终于止住,卿知微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卿知微不知为何,心似乎是有些不悦,不过其并未在脸上显露出来。

林哲顿时耸了耸肩,露出一抹笑容,心中暗道“这也算是做件好事吧,毕竟她的手下怎么说也是因为我才被祝洪杀掉的,也算是弥补弥补。”

确实,人家本来是好好的队伍在这,要不是林哲杀了那墨门三门主,怎么会将祝洪引来,导致其把这群初等灵师给杀掉。

于情于理,都应该留下夭娆。

于情于理,都应该留下她。

便是这般,原本只有三人的小队,此时再加一人。

萧树趁着大家休息的这一时间,快速的将他去寻找玄源晶矿

哗然。

尘烟四起,一片哗然。

祝洪,炸了!

众人一瞬之间,望着萧树的眼神,似是望着怪物一般,林哲此时淡然而立于半空中,眼神没有一丝变化,依旧是那般平静,仿佛从来就没有1发生过什么一般。

但是在场众人都是知道,林哲可是斩杀了一名大灵师境巅峰境的强者啊,而且是以摧枯拉朽的手段解决了战斗,那祝洪简直就是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便犹如一名文弱书生,碰到一个战场杀戮血汉一般,转瞬之间便是死在其手中,而此时的林哲与那已死去的祝洪,两人可是完全对调了过来啊。

从表面实力上来看,林哲仅仅只有灵师中期的实力,而那祝洪,乃是大灵师巅峰境啊。

这两者之间,如若是让人言语之间比较的话,论谁都是会看好祝洪,而林哲应该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吧。

但是现在,林哲轻而易举便是将祝洪给一击斩杀,这实在是骇人听闻。

祝洪已死,那墨门弟子自然是知道,当祝洪死的那一刻,众人已是眼中恐惧遍布,望着林哲,就像是望着魔鬼一般,因为在他们的心中,祝洪便是他们的头啊。

此时祝洪死了,他们肯定也完了。

林哲淡淡将目光扫过墨门众人一眼,旋即冷冷道“你们走吧,墨门要是有谁要寻仇,那便来找我林哲。”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当时一干人等竟是感到有一些无法相信,林哲竟然会让他们走。

林哲见到众人没有反应,嘴角之上露出一丝不耐烦,旋即冷哼一声道“怎么?你们不想走?还是现在便想报仇?如若如此,那便尽管来。”林哲的声音有些许不耐烦。

因为在此间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令得他有些烦躁,先是来了一个什么墨门三门主挑衅不说,又是发现了玄源晶矿,但是事实未果,还遇到一只紫魔猿差点丧命在其手上。

现在还发生这等事,这祝洪似是来找林哲报仇一般,原本若是没有发生他伤了卿知微那一幕,林哲说不定还是会放他走,但是偏偏这祝洪便是伤了卿知微,所以林哲才是将他给斩杀。

而此时祝洪已死,群人无首,这帮人竟是不愿意走了?

不知是被林哲这一话语吓倒还是由于因为林哲之前的气场将众人给镇住,众人一听,立马便是纷纷逃走,连头都是不回。

林哲见得这帮人离开,旋即脸色顿时一变,神色之间瞬间变得苍白几分,整个人的气质与先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卿知微几人自然是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顿时几人同时朝着林哲冲去,旋即徐三胖大咧咧的道“老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老大,简直是帅炸了啊!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一件什么是吗?你斩杀了一名大灵师境巅峰,那可是大灵师境巅峰啊!”

徐三胖一脸兴奋的说着,同时手中还不断比划着,丝毫不掩饰他此时的高兴,因为他也不知为何,见到林哲做到这般举措,他竟是一点也产生不出嫉妒的心里,还更加的佩服林哲。

此时更是将林哲当成心目中的老大了一般。

“咳咳...”林哲随即咳嗽了几声,面露苍白。

“怎么了?”卿知微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缓缓说道。

“无妨,就是短时间战斗过于猛烈,对身体产生的负荷有点高。”

“在地下也战斗了?”卿知微语气稍微一转。

“嗯。”林哲点了点头。

卿知微一听,脸庞稍微缓和几分,旋即搀扶着林哲眼神担忧更深一丝。

林哲望了望卿知微的左臂,左臂上那已经破碎的衣衫之下,有着一条不小的伤疤。

林哲刚想要开口,却被卿知微给打断了,卿知微左手微躲,旋即说道“无妨。”

后者语气极其平静,仿佛像是从未受过伤一般,但是林哲哪能不知道后者的心思,目光顿时与其对视而上。

当下空气旁若无物,两人就这般旁若无人一般的进行着这暧昧的眼神交流。

夭娆见状,脸庞上微微露出一丝不悦,眉头微戚,但是却并未说些什么,只是其望着林哲与卿知微的眼神有些许不对。

而徐三胖则是视而不见般,根本没有把这当成事,因为他早已是习惯了这两人,时不时的给他喂那么一两口犬之粮,对他来说已经事见怪不怪了。

虽然说这两人没有说些什么,但是徐三胖从这段时间的相处,早已是感觉到两人之间的那一股情愫。

当然,这对他们来说有点言之尚早。

半响儿后。

徐三胖再也受不了两人,一声尴尬咳嗽,终于是将这两个忘我的家伙给恢复正常。

卿知微目光率先移开,不后者的脸庞上悄然出现在其俏脸上,不过因为其已是转过身去,所以并没有人看到后者的神色变化。

林哲望着徐三胖那鄙夷的眼光,旋即也是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望了望卿知微的俏脸,旋即便是右手朝着夭娆指去,“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夭娆,就是先前那队伍中的那位带头人。”

徐三胖顿时脸庞开始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嘴角扬得将他那堆肥肉给挤得出了一脸皱子。

顿时跑到林哲身边,轻轻的将右手搭在林哲的右肩上,旋即轻声调侃道“可以啊老大,我们在上面累死累活,你倒好,才下去那么一会,就认识了美女,不过兄弟我支持你,男人嘛,三妻四妾的,正常!”

听罢顿时林哲的脸色就开始由白转红,顿时一脸怒色的冲着徐三胖道“你在胡说什么!”

林哲这一举动便没有将徐三胖给镇住,后者竟是轻轻拍了拍林哲的肩膀,旋即一副他什么都明白的样子,给了林哲一个眼神,似乎是在说“他懂他懂。”同时脸庞还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林哲对于这家伙着实是有些无语,不过也知道这家伙的性格,你越是说他就越是打趣你,一时也是懒得去搭理他。

不过在这一插曲的发生的时候,林哲的目光也是朝着卿知微的方向瞟了瞟,只见后者仿佛是没听到一般,脸庞上并没有看出有社么心里变化。

林哲心中不自禁涌上一种失落的感觉。

夭娆听得林哲的介绍了之后轻轻朝着徐三胖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徐三胖这家伙笑呵呵的与人说了一通自我介绍,将林哲烦的不行之后终于是将这个家伙给打断了。

众人在原地稍作休息之后,经过两场恶战的林哲脸庞上渐渐恢复了血色,算是将体内的灵力给调整了过来。

先前林哲的灵力在与紫魔猿战斗之时,已是达到了极限了,后来跟祝洪这一场,算是他自身的底蕴,再加上有着先天灵气给他的源源支持。

这才使他能够将灵力化成周身灵气,不过只是灵力变成了他的先天灵气转化罢了。

正是凭借着这股周身灵气,才将祝洪给斩杀,不然论其灵力底蕴,林哲势必将不敌,到时别提斩杀祝洪,能不能全身而退都还是尚且两说。

毕竟那祝洪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呼!

林哲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旋即将目光望向夭娆,“夭娆姑娘,你现在已是安全,接下来你就不用跟着我们了吧。”

听罢,卿知微微微抬了抬头,似乎也是关心这一问题,而徐三胖此时也是将目光望向了夭娆,不过其目光已是没有了先前那打闹般的脸色,毕竟他们算是个三人小团队,要是突然多出这么一个人,虽说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终究可能会有些许芥蒂。

夭娆望着林哲,倒是没有其他的意思,旋即苦笑道“我的手下都是被那人给杀掉了,而我现在修为又还是封印状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修为还有多久能够恢复?”林哲缓缓问道。

“大概还有两三个时辰。”夭娆露出一丝苦笑。

林哲略微沉思,片刻之后便是转头望向卿知微两人,轻声说道“夭娆现在修为被封印,我们便带上她一起上路?如何?”

徐三胖顿时摊了摊手,表示他没有异议,但是林哲早已是想到了徐三胖的反应,所以此时的目光是放在卿知微身上的。

只见后者并未出声,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她也没有什么问题,林哲见状,顿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卿知微不赞同,那局面便有些尴尬了,此时卿知微没有问题,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夭娆见状,顿时大喜过望,朝着两人露出一抹笑容,八颗洁白贝齿闪闪发亮。

林哲轻声说道“那便一起吧,我叫林哲,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同伴,卿知微,徐三胖。”林哲左手依次从两人身上掠过。

夭娆冲着两人微微一笑,徐三胖冲着前者傻笑了片刻才终于止住,卿知微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卿知微不知为何,心似乎是有些不悦,不过其并未在脸上显露出来。

林哲顿时耸了耸肩,露出一抹笑容,心中暗道“这也算是做件好事吧,毕竟她的手下怎么说也是因为我才被祝洪杀掉的,也算是弥补弥补。”

确实,人家本来是好好的队伍在这,要不是林哲杀了那墨门三门主,怎么会将祝洪引来,导致其把这群初等灵师给杀掉。

于情于理,都应该留下夭娆。

林哲正式出发前往中级灵师学院,林哲忍不住想起上一次去那,还是因为林萧交代了任务,才去的索托城。

现在去那,可能便是好几年。

林哲快速着行进着,途中再次经过那天救了那只雪白色独角兽的树林。

这时,林哲突然又看见了那只独角兽。

它外形变化不少,独角变得更粗,皮肤也变得更加通透,雪白。

独角兽两只大眼睛正在看着林哲,似乎它一直在这里等着林哲,等着有一天林哲出现。

独角兽快速跳到了林哲身边,往林哲身上蹭。

林哲将独角兽的头抱着,“你是在等我吗。”林哲朝着独角兽说道。

独角兽仿佛是听懂了林哲的话,极通人性的点了点头。

“那好,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真好,多了个伴。”林哲摸摸独角兽的头,眼神柔和的道。

等林哲到了中级灵师学院时,已经是中午,林哲走向那天的门卫那里,和他说道“我找一下院长,这是我的灵师徽章。”说着将灵师徽章递了过去。

说来也巧,这次的门卫刚好也是上次的那名年轻门卫。年轻门卫一下便认出林哲来,也没有接过徽章。

年轻门卫道“你稍等,我现在就去禀报黎明主任。”说着门卫便快速的一阵小跑过去。

不一会儿,黎明便走了出来,黎明看到林哲,似乎有一丝惊讶。不过很快就是被高兴所代替了,这一瞬间被林哲给捕捉到了。

“黎明主任,我来找一下谭龙智院长。”林哲向黎明抱拳道。

“好,你随我来。黎明眼神里好像瞬间充满了希望,激动的朝着林哲道。

林哲二人很快便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外面。

黎明先敲了几下门,等里面传出他可以进去之后便推门而入。

谭龙智那庞硕的身体正半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怎么样,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吗?”他对着黎明道。

“院长,您快看看,这是谁。”黎明此时的兴奋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脸上,正激动的向他说道。

谭龙智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正站在黎明身边的林哲,猛的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办公桌的面前,双手靠背而立。

“小子,你来得正好!本院长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你刚好就来了,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谭龙智激动得大声的笑了几声。

“院长,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林哲丝毫搞不明白两人到底在说什么,心里一阵疑惑。

难道是见到他太兴奋了?也不对啊,见到他为何要兴奋呢?

“黎明,你和他说说,为什么他来得正好。”谭龙智叫唤旁边的黎明,让他来告诉林哲。

“林哲,其实你今天要是没来我们可能也要去派人去找你了。”黎明朝着林哲道。

“找我?找我做什么?”林哲是头雾水,朝着黎明道。

“因为我们学院三个月后要和其他城市中级学院举行一场灵师大赛,要求在十八岁以下,不限男女,比赛采取冲塔的方式来决定胜负。”

“比赛人数不限,主场在我们中级灵师学院,不过据我所知,对方起码有三名灵师境巅峰的学员,而我们的学员里优秀的学员也不少。”

“”不过也还没有人能达到灵师境巅峰,照这般情况下去,我们必败无疑。”黎明慢慢的向林哲说道。

“哦?冲塔?是什么塔?”本来也就是打算来中级灵师学院修炼的,听黎明这么一说,林哲对此似乎还挺感兴趣。

“周围几座城市的中级灵师学院共同拥有的一座灵元道塔,每年以冲塔的方式来决定哪所学院对他的使用权。”

“”我们学院已经连续输了其他城市两年,今年再输,这座灵元道塔就将拱手交予那所学院,所以此次学院,不能输。”黎明再次向林哲说道。

林哲听了以后略微思考,三名灵师境巅峰,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度。

此时谭龙智突然向林哲开口问道“林哲,你可愿入我中级灵师学院?”

林哲愣了一下,这位院长竟会亲自发出邀请。

“学生林哲,拜见院长。”林哲自然是不会有半分推辞,当下立马朝着谭龙智抱拳行礼。

“哈哈哈哈,好,此次有你,当是输不得!”谭龙智此时兴奋得大笑出声。

黎明在一旁也露出了兴奋高兴的神色。

忍不住的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

......

黎明给林哲安排了一私人宿舍,其他学员都是两人一间宿舍,只有像林哲一样天赋异禀的学员才会被安排到私人宿舍。

宿舍不大不小,有独立洗漱的地方,一间静室,一个卧室和一间客厅。算起来林哲一个人住倒也空旷。

当黎明替他办理好入住的所有事情后,对着林哲道“林哲,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学院里的特招生,对外你便说是学校特招。”

“平常你不用去上课修炼,修炼你自行安排便会,对了,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大概大灵师境四段的样子吧。”林哲平静的回答黎明道。

“什么,大灵师境四段?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你啊,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老师,平常让他给你上课,带你修炼。

知道你的修为已经提升到魂境四段,证明我们这次赢的把握更大了。”黎明激动的道。

“我一定尽全力而为。”林哲眼神坚定的朝着黎明道。

“这次,就让我为学院带来一个胜利的见面礼吧。哼,三名灵师巅峰,还远远不够看。”林哲心里暗道。

当黎明走后,林哲也走出了校门,来到郊外一处树林里,拿出一枚口哨,吹了几声。

独角兽便飞快的奔跑而来,跑到林哲身边舔了几下林哲的手。以示对林哲的想念。

“小家伙,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独角兽,不如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林哲对着独角兽道。

独角兽开心的叫了几声,似乎是听懂了他的话,在回应他好啊好啊。

“既然这样,那我以后就叫你二白吧,好不好。”二白满意的原地跳了几下,表示很满意这个新获得的名字。

林哲心情大好,抚摸着二白的鬓毛。

此时二白白光一闪,变成了一颗亮白的月牙,飞向林哲的手中。

“咦,想不到你这小家伙还有这么一下,这也好,你以后便可以随时随地的跟着我了,省的要跑这么老远了。”林哲看着二白刚刚展示的新技能,说了说道。

林哲收起二白变化的月牙,往学院走回去。

当林哲回到宿舍的时候,黎明已经站在那等他。黎明像是有什么事情在等着告诉他。

黎明看到林哲后,快速走上去道“林哲,学院鉴于你已经突破大灵师境界,便不给你安排老师和课程,这期间由院长亲自知道你。”

“院长?院长亲自指导吗?”林哲向黎明问道。

“是的,院长大人将亲自指导你,让你晚上的时候去找他一趟。”黎明道。

“好,那我收拾一会晚上便去找他,劳烦黎明主任亲自跑一趟,下次派人。”林哲微微低头,向黎明抱拳道。

“诶,不碍事不碍事,哪来那么多礼节。”黎明摇摇手,不把这个放在心上。

“那我就先走了,你别忘了晚上去找院长。”黎明提醒林哲道。

“好,我记得了,您慢走。”林哲目送走了黎明,便走回宿舍修炼去了。

院长么?院长应该是这个学院修为最高的人了吧,能受他的指导,也不错。

林哲心里想着。

夜幕降临,林哲已经是第三次去院长办公室,轻车熟路的朝着院长办公室大步走去。

“院长,我来了。”林哲朝着办公室里边喊道。

“进来吧。”谭龙智的声音传出来。

林哲推开办公室门走进去,“院长。”林哲抱拳向谭龙智道。

“林哲,我听黎明说你已经达到了魂境四段了?”谭龙智略显好奇的问道。

“是的,院长,我突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林哲大方的向谭龙智道。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那你衍生出了几轮灵脉?”谭龙智道。

“院长,我不想骗您,我的灵脉与其他人有些不同,这件事只有我爸爸和我知道,恕我不能告诉您。”

林哲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谭龙智,毕竟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不得不防。

“你爸爸?”谭龙智露出一丝领略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也无妨。”谭龙智继续道。

“三个月后你就要代表学院进参加冲塔,我准备送你一个见面礼。”谭龙智笑眯眯的朝着林哲道。

“哦?见面礼。”林哲也不客气,开口问道,客气过头倒显得矫情。

“哈哈,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我就喜欢你这豪爽的性格,好你随我来。”谭龙智一点也不怒,还显露出高兴的笑容。

林哲看了心里不觉得有一丝愧疚感。

谭龙智此时拿出一张画,画上画的是一副山水图。谭龙智将它平放在桌子上。

“来,我带你去取这见面礼。”谭龙智笑呵呵的朝着林哲道。

“啊?难道在这画里么?”林哲开口向谭龙智问道。

“聪明,答对了。”

谭龙智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