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 94、你是马叉虫包吗?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94、你是马叉虫包吗?

第九十四章:你是马叉虫包吗?

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紫魔猿倒在原地,一动不动,林哲在其尸体不远处,不断的喘着粗气,旋即林哲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转身望着紫魔猿的尸体道“总算是将这畜生给斩杀了,这一击可是消耗了我五成灵力,如果再不得手,我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这了啊!”林哲脸庞上露出一丝苦笑。

旋即林哲走向那紫魔猿,注意力一下便是放在其腹部那被林哲轰碎的那一处皮肉,只见那皮肉已是完全爆开。

那一丝微弱的紫光顿时变得刺眼了许多,林哲缓缓将其炸开的皮肉挑到一边,看到其里面竟是有一块看似晶石的东西。

这时地洞空间开始剧烈的颤抖,仿佛随时都是要崩塌,林哲望着那不断掉落的土灰,当下来不及犹豫。

也不管这到底是不是玄源晶,林哲快速的将其收起,白光一闪放入地笙之中。

旋即猛的一回头,一个闪身,快速的朝着夭娆袭去,噗!

林哲脚下一股灵力轰然爆开,以惊人的强度推动着林哲的身体向前冲去。

夭娆此时还未曾从方才那般震撼的场面走出来,整个人当时竟然还是有一些愣神乃至于林哲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她也是毫不知道。

林哲见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旋即露出一丝无奈的面容,旋即无奈的朝着夭娆道“不想走了?”

林哲的语气有些许无奈,即便是以林哲的性格当时也是忍不住的白了这个女人一眼,因为他实在是运气欠佳啊。

本来就是因为这有什么玄源晶矿,林哲才会这么冲动的就冲了下来,留下徐三胖以及卿知微还在上面。

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而在底下的他,不但遇到了这个女人,而且还遇到了相当于大灵师境巅峰的紫魔猿。

差点在其虎口上丧命不说,更重要的是到头来什么都没找到,还受了一点伤势,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林哲的运气可以说是特别好了。

噢对了,林哲还从紫魔猿那畜生的身上找到了一块晶石,这倒是算他此行的唯一收获了。

“喂!”林哲抬起右手在夭娆面前晃了晃。

此时的他实在是有些没耐心,不过这也难免,与紫魔猿大战了这么久,先是消耗不少灵力,再是强行突破二纹神御体。

虽说林哲的肉身已是达到了王晶初期的程度,但也是架不住如此这般的折腾啊。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种生死的局面,现在地洞即将崩塌,本来林哲完全可以不管这个女人的死活肚独自便是逃出去的。

但是想了想,如果早这么做的话,林哲何必费这么大的功夫呢,但是此时夭娆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发愣了起来。

导致林哲此时一直在无奈的催着,但是却没有一点办法。

片刻之后,夭娆才是从方才那震撼之中回过神来,但是当她近距离的望着林哲那清秀的面庞,又开始了微微的发呆。

顿时夭娆心中暗道“这少年看上去竟是比我还小?这有没有十五岁啊?长的倒是很清秀。”夭娆心中想着这种没有营养的话。

此时林哲实在是忍不住了,崩塌在即啊,林哲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一副无奈的苦笑望着夭娆。

夭娆这才开始正色道“此番真是多谢你了。”

旋即冲着林哲微微行了个礼。

林哲见状心中暗道“大姐,道谢也得看情况啊,这都快塌下来了你看不到啊。”不过林哲肯定不会这般去说。

林哲朝着夭娆摆了摆手,示意这不算什么大事,用不着与他道谢。

旋即林哲指了指上面,再看看夭娆。

夭娆顺着林哲手指的方向望了望,顿时会意,旋即脸庞上的惊慌一下便是回来,忍不住的说道“这就快要塌了啊,快走!”

林哲嘴角抽了抽,心中暗暗说道“你也知道要塌了啊...”

林哲着实是有些无语,“嗯,快走吧。”林哲缓缓沉吟,道。

率先跨出一步作势就要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但是这是夭娆的却是苦笑着道“我恐怕没有办法...”

林哲不明所以,望着夭娆愣了愣。

旋即夭娆无奈的摊了摊手,“那怪物把我的修为给封掉了,我现在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林哲顿时无语,旋即叹了一口气,心中做出决定,忍不住道“女人怎么那么麻烦...”

“那...便得罪了...”林哲向夭娆略微抱了抱拳,拘谨的道。

下一刻林哲便走向了夭娆,就要做拥抱的动作。

而这时夭娆却是有点俏脸微红,但是却没有抵抗,顿时下意识的想到了那时她在林哲怀中的感觉。

夭娆的俏脸开始染上一抹红晕,下意识的想到了当时她在林哲怀中的场面,顿时耳根子都是红了几分。

别看她身材极其成熟,以及她那天使般的脸蛋,其实夭娆只是一名尚未出阁的少女罢了,虽说是比林哲年长几岁,但是也大不了多少。

年仅十七的少女,与这么一名陌生的男子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心里说不害羞那是不可能的...

林哲缓缓的将夭娆抱起,旋即脚下一股灵力喷出,顿时林哲便是同夭娆向外头袭去。

快速的来到那之前那一团紫光处,林哲看了一眼怀中的夭娆,只见夭娆此时不敢正眼与林哲对视,林哲将目光看向其耳根处,只见其耳根子早已是红的像个樱桃一般。

林哲见状,顿时露出一副惊讶的面容,心中暗道“我抱着这么重的你都没说累,你倒好,静静的躺着还能变得像是你抱着我一样。”

不得不说,林哲此时的心智与战斗时的他,完全不符合...

人家这哪是累,明明就是害羞啊...

从某个角度来说,林哲就是个直男...加个玄铁倒也行...

林哲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洞口,旋即回过头看了一眼那紫魔猿的尸体,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要怪就怪你要做畜生了。”

稍后不再做停留,抱着夭娆脚下灵力再是一股爆出,朝着地洞上面急速掠去。

而此时在外面。

“你是何人?”卿知微尚还有些稚嫩的声音冲着一名黑袍男人,道。

此时卿知微同徐三胖两人守在洞口处,顺着两人目光的方向望去,是一队服饰着装与先前死在林哲手上的墨门众人一模一样,只是为首那人并不是一名刀疤大汉。

而是一名身着黑衣,右手一柄黑铁剑横握在手中,此时与卿知微良人对持而立。

此人唤作祝洪,墨门二门主,大灵师境巅峰强者。

“呵呵,就是你们杀了我三弟吧?想不到竟然是两个小毛孩,大灵师中期,倒是不错的实力。”祝洪抽着嘴角说,道。

卿知微和徐三胖两人旋即对视了一眼,两人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惊讶,旋即徐三胖忍不住说道“不会那么快吧!”

徐三胖露出一丝苦笑,因为他之前早就是猜到会有人来寻仇,但是也没想到对方这么快便是找到他们,而且对方从气息上来看,可远远不是那刀疤大汉能比拟的啊。

从对方的气息来感受,可以断定,他是一名不低于大灵师境巅峰修为的强者。

对方看起来目标明确,就是来找他们寻仇,而且对方一见面便是能断定他们就是杀掉那墨门众人的人。

祝洪见得两人并未说话,当下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在脸上,“果然,不过我墨门中人岂是尔等能动的?”

旋即祝洪将目光望向周围那些被卿知微冻住的初等灵师,祝洪冷哼一声,“总得以命抵命吧!”

轰唰!

这一众被冻住的初等灵师一瞬之间,全部消失散落,顿时地上只剩下一些残冰碎块。

祝洪出手极其之快,方才祝洪只有两个动作,剑出,然后剑回。

短短片刻之间,刚刚令得徐三胖两人颇为头疼的初等灵师,竟是在一瞬之间被其给一击杀掉。

两人自然看到了这一幕,顿时脸上流露出讶异之色,同时心中暗道“大灵师巅峰!”

能够如此轻易的将这一众人给解决掉,而且出手干净利落,速度极快,不是大灵师巅峰境是什么?

同时两人眉头便是皱在了一起,望着祝洪,心中一丝不妙涌了出来。

虽然这群人与他们没有什么瓜葛,但是她们倒是没有想过要将他们灭口,所以先前只是将他们暂时困住罢了,但是此时这人一出现,竟是直接将人给杀掉。

而且是一个不留,这足以说明此人的心狠手辣了,顿时下意识的捏了一把冷汗。

“人...是我杀的,不过,我不介意再杀一个送上门的。”卿知微冷冷的道。

此时卿知微已是将面纱戴上,外人根本不能看出其脸上有没有变化。

祝洪哈哈一笑,顿时面色便是变得冷了下来,眼神狠狠的看着卿知微。

旋即也不见祝洪有什么作势,身后忽然狂风四起,顿时场中风尘四起。

“好大的口气,那就来看看你这小丫头片子到底有什么本事!”祝洪冷哼了一声道。

轰!

祝洪飞身一跃,瞬间便是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其手中飞剑一瞬飞出,与其一般悬浮在半空中。

卿知微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旋即淡淡道“骚包。”

卿知微声音不大,但是足以令在场的人系数听到。

顿时,哗然。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开始指指点点说道“这小丫头是不知道她现在要面对的是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确是,祝门主乃是咱们墨门第二把手,仅次于门主之下的大灵师境巅峰强者啊。”

“我看这丫头今天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这了...”

诸如此类谈论卿知微的言行胆量。

而这在场之人只有徐三胖不这么认为,徐三胖在一旁望着卿知微的身影,但在其脸上并无一丝担忧之色,反倒是有着一丝偷笑之喜。

徐三胖心中暗道“大灵师巅峰又怎么样,就走着瞧吧...”

“呵呵,小小丫头,大言不惭!”祝洪冷冷道。

而卿知微这句话祝洪肯定是听着了,此时悬浮在半空中,脚下原手中黑铁剑由小变大,其踩在黑铁剑之上。

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祝洪本就是好面子之人,此时面对卿知微这显然不过十几岁的丫头,竟敢也是对他出言不逊。

心中自然是愤怒到了极致,而且还是当着他这一众墨门手下,如若今日让得这小丫头片子就这么打了他的脸安然无恙的离去。

那他祝洪以后还怎么在这世上立足?

祝洪心中已是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是将卿知微给斩杀在此!

当得祝洪心中暗下决定之时,此时卿知微已是与他一般,浮空而起,迎在他的对立面。

前者微微而立,手持玉剑却是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而底下祝洪的一众手下,此时已是震惊不已。

“什么,短暂浮空!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丫头竟然有着大灵师的实力!”

“桀桀,那又是如何,即使她达到了大灵师的境界,势必也是突破不久,顶多也就是大灵师境初期,就算天赋高点,达到了中期,那也敌不过二门主!”

“二门主可是大灵师境巅峰强者,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此时祝洪望着卿知微浮空而起,面色上倒是没有一丝讶异之色,嘴角上微微一扬,露出一丝极其狰狞的笑容。

因为他早已是感觉到眼前的这名丫头片子是大灵师境中期的修为,此时见到后者浮空而起,自然是没有一丝惊讶。

不过中期的实力,在他巅峰境的实力眼中,自然是不算得什么。

祝洪心中暗道“天赋高又如何?不过也是个中期罢了,再怎么翻能翻得过我巅峰境?!”

“你们看,二门主竟然抢先出手了!”

轰!

祝洪这等人自然是不会顾什么身份,虽然是爱面子,但是这战斗他是从来不会含糊。

祝洪脚下那柄黑铁巨剑强飞而出,朝着卿知微的方向掠去,旋即卿知微并不意外,顿时玉剑便是横档在身前。

顿时,场中一阵轰鸣声响彻云霄,锵锵的声音不断地发出。

祝洪在卿知微不远处左手挥舞着,见其作势,应当是控制着他那黑铁剑。

祝洪控制着黑铁巨剑不断的与卿知微的玉剑碰撞着,旋即眉毛微微一挑,脸庞上露出一丝讶异的神色。

祝洪心中暗道“我这黑铁剑乃是极品玄铁铸造,其重量以及锋利程度,早已是达到剑所能达到的极致,再加上我这御剑之术,这丫头竟是能这般轻易的挡下。”

唰唰唰!

卿知微不断的挥舞着玉剑,抵挡着祝洪那把黑铁巨剑。

其实祝洪此时的惊讶没有一丝不对,卿知微俏脸也是有着一股凝重之气,因为她此时应对着这局面,还是有着一些吃力的。

庆幸的是,祝洪没有一上来便是以他那巅峰境的实力来压制卿知微,而是以这把他自己引以为豪的黑铁剑来对付卿知微。

卿知微心中暗道“这黑铁剑,虽是看起来笨重,但是应付起来着实还是有些吃力,看来是这祝洪所修炼的御剑之术有古怪。”

“如果我这般抵挡下去,势必会被他消耗,他本身灵力便是高于我,这般下去恐不是办法。”

锵!锵!

卿知微不断的用玉剑抵挡着祝洪的御剑之术,一时之间竟是难以脱身。

看这场面此时卿知微已是落在下风。

这一幕徐三胖自然是看在眼里,此时的他脸上也是开始流露出了些许担忧,“这老家伙,大灵师境巅峰的强者,果然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也不知道卿知微到底行不行。”

徐三胖心中这会顿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是林哲这家伙在这的话,恐怕这老家伙肯定会死的很惨吧。”

徐三胖顿时想到了不久前林哲那恐怖的杀机,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

望着空中胶着的卿知微,依旧是在拼命的抵挡着,徐三胖下意识的朝着地洞口处望去。

“林哲这家伙怎么还不出来。”徐三胖忍不住的抱怨道。

此时的林哲还在那通道之中,已是有了快一刻钟之久。

按理来说以林哲的速度早就是能够出来了,可是奈何他现在怀中还抱着一个“美人”,林哲心中也是暗暗腹诽,这女人怎么就这么重...

“还差一点。”林哲望着那丝光亮轻声说道。

嗯?林哲微微皱眉,脸庞上露出一丝疑惑的面容,外面怎么还有打斗声?难道是那些灵师还在抵抗?

想到这林哲不禁看了看怀中的夭娆,心中百味杂陈,本来他就是本着要从夭娆等人的口中夺食的,所以才会与这帮人起了冲突。

但是现在谁能想到,林哲竟是将他们的领头人给救了,而且现在这人就在他的怀中。

“应该不是我的手下,据你所说你的两个同班都有大灵师中期的实力,而我那帮手下最高的也就灵师中期,就算人数再多也不可能是你那两个同伴的对手。”

夭娆此时脸上有些复杂地道,眼神之中有着一丝尴尬,还是不敢正视林哲的眼神。

见到林哲缓缓将目光朝着她望来,马上便是闪躲到一旁,不敢与林哲对视,顿时夭娆贝齿轻咬嘴唇,心中羞道“夭娆你在干嘛,这小子可是比你小好几岁啊!”

当夭娆在自嘲的时候,林哲心中已是有了盘算,林哲想着夭娆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以卿知微以及徐三胖的修为,那外边的一众初等灵师。

确实不是两人的对手,就算仗着人数多也不可能与两人纠缠那么久,而且从打斗的声音来判断,阵仗也没有那般大。

听起来更像是两个人在打斗的声音,但是两个人,那就很奇怪了,外面能与他们两人对抗的人就只有对方啊。

难道说两人起了争执后开始打起来了?

林哲想到这轻轻的摇了摇头,以徐三胖和卿知微的性格,虽然两人不是很熟,但是也不至于两人趁着林哲不再见就动手残杀起来。

林哲脸庞上流露出一丝凝重,眉头紧皱在一起,难道是有其他强者来到此处了?!

唰!

一股灵力轰然爆炸开来,在林哲脚下推动着其快速的往上袭去。

伴随着林哲的加速,外面卿知微与祝洪的争斗已是渐渐开始出现了优劣之色。

锵!

卿知微玉剑一击将祝洪的黑铁剑阻挡掉,只见卿知微俏脸上已是多了一抹红润之色,额头上也是多了几分汗水,面色之间也是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很显然,卿知微此时已经快是坚持不住了,卿知微眉头紧皱在一起,心中暗道巅峰境果然不是中期能够抗衡的,这样再要不了多久就坚持不住了啊。”

轰!

一股灵力猛然爆炸开来,轰隆隆轰隆隆不断的响彻在场中,大灵师境巅峰境的强者灵力,恐怖如斯!

望着那节节败退的卿知微,祝洪脸庞上原本因为卿知微的大灵师境修为而吃惊之色,已经完全被得意的笑容给取代了。

祝洪露出一副狰狞的笑容,那犹如鼠狼一般都眼睛渐渐的咪成了一条缝,心中暗道“呵呵,丫头片子也敢轻言大话,这就是小看我祝洪的代价。”

“桀桀,这些年陨落在我手中的天才双手早已是数不过来,现在看来又是要多一个了啊。”祝洪大笑着,道。

卿知微紧咬着银牙,并未吭声,不断的应付着祝洪的攻势,眉头紧紧皱着,心中暗暗道“林哲怎么还不出来。”

其实卿知微倒是并未担心那祝洪会把她伤到,因为什么,因为火老啊,不要看现在火老不在这里,但是卿知微知道,火老一定就在附近。

所以说她对自己的生命危险倒是不担心,只是想看看凭借自己的实力能不能应付大灵师巅峰境的强者罢了。

徐三胖在不远处看着心中也是有些许奇怪,原先她是觉得卿知微也就是逞逞强的跟那祝洪打打,但是现在看后者,虽是有着处于下风的模样。

但是从眼神之中却是并未看到有着一丝惊慌之色,徐三胖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与其一起对阵那祝洪。

因为他知道卿知微的实力,如果说以她的实力都不行,那徐三胖去的话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境界的差距不是靠人数就能弥补的。

就如原先那一众初等灵师一样。

轰!

霎时间一声爆炸式响起,随即祝洪发出他那嘶哑的声音道“呵呵,老子玩够了,去死吧!”

顿时祝洪脸上发狰狞之色变得尤其诡异,整个人似乎都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旋即祝洪双手合十,只见那黑铁剑也是暂停下来攻势。

只见祝洪脸上那狰狞的面容变得异常诡异了起来,旋即其作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

那黑铁剑也是伴随着他那古怪的动作忽然一停,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旋即祝洪大吼一声“巨钬斩!”

瞬间,黑铁剑猛然再次朝着卿知微斩去。

一股黑色的灵力随即卷席着周围这一丝稀薄灵气,在半空之中轰然炸开。

卿知微美目随即一凝,下一刻竟是来不及做出什么动作来应付这一招,旋即卿知微下意识的将玉剑横在身前。

祝洪见到卿知微这一个动作,顿时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几分,嘴角忍不住上扬,旋即得意道“我这巨钬斩,可是收集了无数团铁火,方才是凝练而成。”

“乃是人品高级法宝,别说你是中期大灵师,就算你是巅峰境,硬抗下我这一招不死也得是瘫痪!”

祝洪这一道声音极其大,足以令在场众人听在耳中,徐三胖听罢,顿时脸上那一坨肥肉都是开始了颤抖,心中不禁一丝后悔之意涌了出来。

因为他此时着实是有些懊恼,懊恼当时为什么让卿知微自己一个人独自应付这祝洪,那可是大灵师境巅峰强者啊!

如果他当时与卿知微一同对敌或者是他独自一人拖住祝洪,等待林哲出来,现在可能还不是那么糟糕的局面。

此时祝洪已是使出他的致命招数,根本不是灵师中期可以抵挡的也就是卿知微根本不能挡住的!

徐三胖不禁握紧了拳头,望着卿知微,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

轰!

卿知微紧咬牙关,运转自身灵力,抵挡着那祝洪的巨钬斩,发出巨大的一声轰鸣声。

旋即卿知微脚下一股灵力爆炸开来,只见卿知微双手握着玉剑,当下轻声道“寒冰魄!”

唰!

寒冰魄用出,瞬间便是将那黑铁剑给冻住了,不过也只有一瞬间,那黑铁剑便是冲破了卿知微的寒冰,顿时一丝冰渣都是不剩。

祝洪见状,嘴角那一丝笑意更是浓郁了几分,本来已经做好了准备再补一刀的他此时已是负手在身后,放佛是看着玩物一般都眼神望着卿知微。

“呵呵,区区寒冰,还妄想破我巨钬?痴人说梦!”

不过虽然寒冰魄并没有挡住其巨钬,但是也是令卿知微有了短暂的时间去躲闪其黑铁剑。

旋即卿知微玉剑轻轻挥舞,欲将那黑铁剑挑飞,锵!

锵的一声顿时响彻开来,不过下一刻。

轰!

黑铁剑命中卿知微。

“什么?竟然让你躲过了大部分的伤害?”祝洪在远处脸庞上顿时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此时卿知微左臂之上,衣物破碎,只见那破碎开口之下,有着一道被烈火灼烧的痕迹印在其上。

卿知微眉头紧皱,眼神凝重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俏脸上也是渐渐有了一丝愤怒之色表现出来,身体皮肤,可是女人最在意的啊!

可想而知现在卿知微的心情是多么的愤怒,此时她已是想将眼前这人给杀掉,当下便是想要呼唤火老现身。

轰隆隆!

这时地上忽然传来一股爆炸声,随即卿知微也是将目光转向那处,只见那地面竟是凹陷了一大块,顿时地上灰尘四起。

这时只见那一股尘埃之中渐渐显现出一道身影,这道身影淡然而立,手中抱着一名身着红色短裙遮体的少女。

这道身影,便是林哲。

“咳咳...”林哲被那灰尘呛的咳嗽了几声。

“放心我下来吧...”一道妖娆的声音响起,只见夭娆娇羞的眼神望着林哲,轻声,道。

顿时林哲一下回神,缓缓将夭娆放置在地上。

待得其将夭娆放在地上之后,便是看见了在一旁已是目瞪口呆的徐三胖。

只见徐三胖此时一脸复杂的望着林哲,那样子明显是因为方才林哲出现的时候怀中抱着夭娆那一幕。

随即林哲佯装咳嗽了几声,旋即向其问道“卿知微呢?”

徐三胖缓缓的抬起右手,指向那半空中。

林哲顺着徐三胖手指方向望去,林哲看到卿知微正悬浮在上面,其对面还有着一位黑色着装之人。

顿时林哲脸庞上露出一丝凝重的面容,旋即林哲脚下一股灵力爆炸开来,顿时便是浮空而起,转眼间便来到卿知微身旁。

林哲目光一下便看到了卿知微左臂之上,一眼便看出了她的伤势,旋即道“他伤的?”

卿知微似乎是不愿意搭理林哲,只是轻声答应了一声,便是不说话了。

当下林哲猛然将目光转向祝洪,眼神之中杀伐之气再是爆满,顿时林哲怒视着祝洪,露出一丝怒气的笑容。

冷冷道“既然你伤了她,那就拿命来吧!”

林哲冷冷的声音传遍在场众人耳中。

轰!

此话一出,顿时林哲周身便是散发着一股令人恐惧的灵气,只见其周围有着一股血红之气扑面而来,霎时,场中气氛突变。

只见林哲整个人原本是有些柔和的脸庞,此时骤然一变,伴随着他那恐怖的灵力气息,猛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林哲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怖的气息,一丝血色骤然出现在林哲眼眸之中。

远处的祝洪看在眼中,此时祝洪还没有完全从对卿知微先前能躲过他那巨钬的震惊之中走出来,现在望着林哲这一恐怖的气场,顿时双眼微微咪成了一条缝。

旋即祝洪右手稍微抬起,砰!只见黑铁剑便是朝着祝洪袭来,祝洪右手将黑铁剑握在手中,旋即心中暗道“这小子只不过是大灵师中期,哪来的那么大的气场?”

旋即祝洪朝着林哲那周身散发的灵气望去,当祝洪见到林哲周身的灵气竟是微微有着一丝血红色,顿时眼神之中便是多了一分讶异之色。

“这小子的灵气有古怪,区区大灵师境,怎么会有王境的标记!”祝洪瞳孔顿时瞪大,望着林哲仿佛是见到了怪物一般。

气势也怪不得祝洪不吃惊,此时林哲周身散发的灵气气场,乃是他自身独有,也就是他那随时都能要他命的先天灵气。

正所谓周身灵气,乃是王境灵师的标志,灵师只要突破了王境,便会产生一种自身灵气,这股灵气便是灵师多年修炼,累计的灵力化气,也就是说能将自身灵力幻化出体外。

产生一种高于灵力的灵气,这股灵气与灵师自身实力息息相关,每个人的实力和特性不同,所幻化的灵气也是不同。

不过大多数人幻化的灵气一般只有白色亦或是黑色,但是此时林哲周身所散发的灵气很显然不属于这两种颜色之间。

所以祝洪才会这般讶异,况且林哲现在的仅仅只是大灵师境中期啊!

祝洪双眼微咪,心中暗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得速战速决。”祝洪现在渐渐有了一丝后悔的意思,后悔先前没有果断将卿知微以及徐三胖给快速解决。

然后便是快速的离开这里,至于那所谓三门主的仇,管他呢,别看表面那么亲切,其实祝洪才不会真的在意那三门主的生死,死了便死了。

先前祝洪也只是撑撑场面,在手下面前表现出一种大义凛然的样子罢了,说实话那所谓墨门三门主的死活,他还真不在乎。

“老贼,也该受死了!”林哲冰冷地声音,道。

旋即林哲手持辰银枪便是快速的朝着祝洪的方向掠去。

就在林哲动身之时,那祝洪也是开始动身,此时祝洪并没有像先前与卿知微的战斗一般,站在远处催动他那御剑之术,竟是打算与林哲拼近战。

锵!

瞬间,林哲的辰银枪便是与祝洪那黑铁剑相互碰撞在一起,顿时两人的灵力极速远转,催动着那各自的兵器法宝。

空旷的地面上,原本因为那地洞崩塌而感到讶异的众人,此时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两人的身上,而只有一人除外,此人便是先前与祝洪战斗的卿知微。

卿知微此时已是处于地面之上,并未继续悬浮在半空中,毕竟她还仅仅是大灵师境,只能做到短暂浮空,而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御空飞行。

一直这般坚持下去对自身的灵力消耗也是极大,当然,这点灵力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其实更多的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只见卿知微静静站在徐三胖旁边,目光似有似无的朝着夭娆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夭娆自然是能感觉到卿知微的目光,不过她倒是无所谓,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嘴角之上依旧是挂着一抹笑容,与先前的她并无两样。

再加上她那魔鬼身材以及天使脸庞,令人一看着实还是有些盎然心动。

徐三胖此时站在卿知微身旁,他可是能够完全感受到后者此时的呼吸声,徐三胖望着后者那怪异的目光,再听着她那有些急的呼吸声,心中也是噗嗤一笑。

不过他肯定是不敢表现在表面上,毕竟卿知微的实力就摆在这,他可不想再挨一次暴揍,卿知微的想法他怎能不知道。

明显便是吃醋的意思,这徐三胖都是看不出来的话,那可就对不起他那从小混迹女人堆的经历了,徐三胖从小便是在他父亲众多的老婆之中混过来的,而那些所谓姨娘的眼神心思他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而此时的卿知微明显便是这般...

徐三胖望着林哲还在与人争斗中,再看看卿知微此时的情况,顿时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卿知微的肩膀,轻声说道“林哲还在和那人打着呢...”

顿时引来卿知微一个眼神,气息之冰冷,属实吓人...

“他死不了。”

卿知微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令徐三胖无语的话语,顿时徐三胖便是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示意他不出声了。

徐三胖不由得心中暗道“女人吃起醋来真是什么都不管...他死不了...”

这句话令人听上去要不是对林哲极其有信心,要不就是由于看见林哲先前抱着夭娆那一幕所以心中不满,所以说出来气话。

徐三胖便是再也想不出第三种答案了,不过他现在也搞不懂卿知微此时到底是哪一种....

轰!

两人灵力碰撞在一起,瞬间便是引起轰然爆炸,发出轰的一声。

短短数次呼吸之间,两人便是碰撞了上百回合,而局面竟是不相上下。

轰隆隆!

又是一声爆炸声响彻整个天空。

这时两人竟是像是约好的一般,皆是暂停下了攻势,瞬间拉开距离,祝洪眼神冰冷的望着林哲,不过此时祝洪的心态竟是有些崩了。

只见祝洪握着黑铁剑的右手,此时不断地在颤抖着,祝洪朝自己的右手看去,脸庞上惊讶之色与不可置信全部写出来。

祝洪心中有些余悸,想不到这小子区区中期的境界,竟是能有这般强劲的战斗技巧,这属实不像是一个少年所能拥有的实力。

祝洪眉头微皱,目光朝林哲手中的辰银枪看去,心中暗道“这小子的银枪,看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法宝,最起码也有凡阶高级。”

凡阶高级,那便是与他手中的黑铁剑同一个境界了啊,有可能更高!

祝洪此时已是收起了因为林哲仅仅只是中期的实力而有一丝轻视的心理,原因便是林哲此时展现的实力,已经足以和他大灵师巅峰境相媲美。

现在还因为对方仅仅只是中期而轻敌?那不是找死吗?祝洪虽然自大不可一世,但还没有蠢到丧失性命都是这般。

此时的林哲一点都不知道卿知微几人在下面是如何的讨论他,血红的眼眸顿时变得凶猛起来,望着祝洪,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巅峰境的强者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林哲淡淡地说道,对此他深有所感,因为不久前,他方才与那紫魔猿打了一场啊,那场面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到最后还是凭借着林哲其二纹体。

还有最后紫魔猿输在了其身为魔兽,都有着一个致命弱点所在,否则林哲要想将它斩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能不能全身而退都尚且两说。

此时过了不久,林哲便是再次面对大灵师巅峰境的强者,按理来说林哲对此已是有了经验,在应对之上便会更好上几分,但是眼前的这祝洪,显然不是那紫魔猿能比的。

祝洪踏入巅峰境已是有了几年时间,却一直止步不前,无法突破那王境,进入另一个强者梯队,但是正是如此,祝洪虽是一名大灵师巅峰境,但是其可以说是王境之下的第一人了啊。

而且祝洪与之紫魔猿比,强的不仅仅是实力方面的问题,更是头脑智慧,紫魔猿虽说是大灵师巅峰境强者,但是由于其只是一只魔兽,虽有实力,但是远远不能和真正的大灵师境巅峰所相比。

当然,这是与之灵识智慧相比。

林哲望着祝洪的身影,只见祝洪此时也正在注视着他,一时之间,两人竟是陷入了一种僵持的局面,谁都是这般静静望着对方,谁都没有率先动手。

此时下面已是一片哗然。

“竟然有人能将二门主逼到这种程度,这个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二门主与人战斗向来是以凶狠主动著称,此时为何竟是不动手了?难道说二门主是在忌惮那小子?”

“胡说,二门主乃是大灵师巅峰境的存在,那小子就算再天才,也仅仅只是中期,二门主怎么会忌惮他!”

此时望着两人的僵持,众人也是开始不断的议论起来,但是都是一些看好祝洪的声音,当然,这都是祝洪的手下。

而在徐三胖这边,卿知微虽然还有些似有似无的目光朝着夭娆望去,但是很显然,此时她的注意力已是大部分放在林哲这边。

虽然嘴上说的是一副无所谓一般,但是事实上,她比谁都关心林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