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 39、你怕不是雷公?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39、你怕不是雷公?

第三十九章

由于现在是白天,所以根本不知道月亮在哪,也就意味着不知道广寒宫在哪,萧树只能有着最笨的方法。

不断往更高的地方飞。

随着萧树越飞越高,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飞得越高,氧气越稀薄。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之久,萧树的呼吸已经变得极其艰难了,但是他依旧在不断往上飞着。

他不仅是为了嫦娥,最主要还是为了熟练的掌握驾云这种简单的东西。

没错,飞了这么久的萧树现在已经逐步了解了怎么去驾云,是驾云,不是爬云!

萧树用了仅仅一个时辰,就领悟了从什么都不懂到能够腾云驾雾,不得不说,萧树真是个聪明的小天才......哈哈......

“这是什么?”

萧树突然停了下来,此时他正望着他头顶上的一层透明的光膜,方才他竟是被这层光膜给阻挡了下来。

“上次怎么没有发现有这东西?”萧树疑惑地道:“难道说下来看不见,上去就必须要经过这玩意吗?”

萧树上次从广寒宫往凡间落去的时候,那时是被嫦娥的手帕带着,虽然飘了三天三夜,但怎么说也是畅通无阻啊!

哪像现在,萧树连广寒宫的影子还没看到,就先被这么一层光膜给阻挡在下面,萧树的心底传来一股挫败感。

萧树用手去碰触了那层光膜,却是被反弹了回来,是那种很柔和的反弹,并没有对萧树造成什么伤害。

“是天庭用来隔绝异物的结界吗?”萧树这般猜想着,随即想到了上次嫦娥给他的手帕,快速将手帕拿了出来,想要验证他的猜想是否正确。

“没想到这次还是要用到你。”萧树叹息了一声,旋即将手帕高高举起,想要看看手帕能不能通过这层结界。

但是很快,他失望了!

“什么?连手帕都不能进去?”萧树皱起了眉头,如若说这层结界是用来隔绝不是天庭的神仙的。

那按理来说这是嫦娥的东西,应当属于仙界之物,没理由连手帕店都不能通过才对啊?萧树望着手里的手帕,紧皱着眉头,此时他心情有些烦躁,倒不是因为去找嫦娥要这么麻烦,而是因为他自己没有能力。

能力不够,什么都是假的!

“记得上次嫦娥说过,这手帕一旦到了凡间,就会和普通手帕一般,毫无区别,我想,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使手帕失去了原来属于嫦娥的仙气吧。”

萧树的脑子并没有乱掉,还是这般冷静的思考着。

望着头顶上这层光膜,萧树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原本他以为,只要他拥有了法力,学会了驾云,就能随时去找嫦娥。

没想到现在却是被这样一层光膜个挡在了天庭之下,他甚至连广寒宫的踪迹在哪都没看到,不得不说,他感觉自己很失败。

萧树叹了一口气之后,心里又浮现出一个念头,手帕不成功,他还有羊皮纸啊!

虽然他现在很不想用羊皮纸,但是现在是不得已,他已经没有办法不去动用羊皮纸了,虽然有可能也会失败,不过最起码还是个机会。

“希望你能有点用!”萧树将羊皮纸拿了出来,撇了撇嘴说道。

羊皮纸一出,萧树立刻将它高高举起,试着去让羊皮纸融入进去结界,但当羊皮纸一碰到结界的时候,结界竟然直接消失了!

这一刻连萧树都有些震撼,他本来只是抱着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去赌羊皮纸能够把他带进去结界,但万万没想到当羊皮纸一接触到结界的时候,结界竟然直接消失!

萧树没有犹豫,一个加速,终于通过了结界。

穿过结界之后,萧树没有急着奔向广寒宫,而是站在原地,看着手上这张和普通羊皮纸没有区别的玩物,眼里充满了震撼。

“如果我之前对这结界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张羊皮纸很可能是天庭某位神仙的玩物?而那背后的大佬也就是天庭的某位神仙?”

萧树这般说道,再结合之前动不动就能引发天雷劈他的样子,萧树甚至有些怀疑这个大佬就是雷公!

但是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萧树给否决掉了,这个背后的大佬不可能是雷公!

雷公确实有能够随时天雷轰他的本事,但别忘了,这个大佬可不是在萧树来到宝莲灯剧情之后才出现的,而是当初在斗气大陆之时,萧树面临死亡那次,就被羊皮纸给传送来了这。

最后被嫦娥所救,无疑,那不可能是羊皮纸自己的行为,肯定是背后的大佬的手段。

甚至...萧树猜测,就是这个王八蛋把他从现代给弄过来的!

“这个王八犊子!”一想到这,萧树心里不禁怒骂一声。

萧树叹了口气,望了望头顶,意念一动,整个人便快速飞了出去。

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与其现在去纠结这个那个,还不如干脆点,做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

现在对他来说,赶快见到嫦娥才是真的。

随着萧树的加速,另一边的某个男子恼怒的望着一面光镜,光镜里面正是萧树的身影,此时,这个男子竟是在窥视萧树的一举一动。

男子拥有着一头蓝色的长发,面容俊秀,好不帅气,从头到尾都给人一种至高无上的感觉,一种傲视天下,唯我独尊的气息。

男子冷哼了一声道:“竟然把我当成雷公这个废物?”

这蓝发男子竟直呼雷公是废物,好不牛比......

“哎呀,刚刚这小子好像骂我?还好我小心眼。”男子戏谑地道。

“卧槽!这都劈我?!”

高空之上,传来萧树撕心裂肺的呐喊声。

就在前一秒钟,萧树又遭受了一次大佬的天雷轰顶!

虽然只有短短几次呼吸时间,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比较靠近天的原因,劈的却是出奇的疼...

此时萧树脸如黑炭,头发一如既往,劈了就爆炸,劈了就爆炸,这次也一样。

看那一朵朵,菊花爆满山,萧树的头就犹如菊花......

当然,开个玩笑,萧树依然是最帅的!

萧树摇身一变,瞬间恢复了正常。

“尽管劈,爸爸我还能怕?”萧树呵呵了两声道。

旋即他目光一顿,似是看到了什么。

“广寒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