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 23、黑白无常上门索命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23、黑白无常上门索命

闻言,萧树眉头紧皱在一起,“没有妖怪?那这就奇了怪了,刘家村这么熟悉的名字,再加上二郎神和嫦娥我都见过,难道这不是西游记的故事?”萧树心中疑惑道。

“不过...我知道我们村子里有人有个神仙的宝物,不知道这算不算活神仙说的怪事。”村民似乎想到了什么,回道。

“宝物?什么宝物?”闻言,萧树一听还有希望,赶忙问道。

在西游中,也有不少是因为宝物才出的事情,若是知道这个宝物的名字,以萧树看了二十几年的西游记,随口都能倒背如流,自然便可以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西游故事。

“我们村有一个叫刘彦昌的...他家有一个宝莲灯,村里人都说那是神仙留下的!”村民一脸认真地道,仿佛就像亲眼看见过一样。

闻言,萧树猛然一惊!

“我去,这不是西游记,这特么是宝莲灯的剧情!”萧树心里震惊道。

“那帮助主角取得最后的成功不就是沉香救母?靠,取个屁经,吓得我以为要走上十几年,怪不得一直觉得刘家村这个名字耳熟。”

“这不就是沉香还没走出去的新手村吗?就是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见过二郎神。”萧树心里暗道。

“一口一个舅舅,一斧一个老表!”想到这,萧树顿时有些兴奋的脱口而出,爆出了这句至理名言。

“啊?活神仙,舅舅?”一旁的那名村民听了很是疑惑。

萧树这才意识到他说错话了,旋即摆了摆手,没有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村民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现在萧树在他们心里,就如真正的活神仙一样,毕竟光是萧树一下救活了几十条人命的手段。

可是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发生的事情,这一下,萧树的声望猛地拔高,在刘家村谁见了都喊一声活神仙,这其中也包括还没有被萧树帮助过的村民。

由于萧树表现出打算在这里住下来的态度之后,便在村民的热情簇拥下,来到了经过村民刚刚修缮过的木屋,对此,村民肯定是求之不得。

毕竟求之不得,谁家以后没点生老病死呢?

“救了那么多人,不知道羊皮纸那破玩意儿上会写什么,是时候看看了。”

萧树送走了热情的村民,旋即慵散的瘫坐在靠椅上,不知不觉中,萧树竟还有点享受这种生活了,若是这个时候能来个手机,再个无线,特么的他真的能在这刷上一辈子抖音!

但有失必有得,既然被大佬选中当这个玩物,那也只能认命!

萧树把羊皮纸放在桌上,根本懒得拿,现在他对这个大佬的玩物极其厌恶,能不用手摸他就不用手摸......

“狗东西,告诉我现在我还有几条命?”萧树原本对羊皮纸的态度还没有这么恶劣,但是现在,呵呵,说话丝毫不客气。

一张没有思想能力的羊皮纸,当然不会反驳萧树,很快,羊皮纸上就浮现出了字体:

“我叫萧树,我来自斗气大陆,我现在已经,没有了斗者修为,只有一个能够使人无限复活的能力,而我今天已经使用了三十六次,同时我有了三十七条命。”

“导致我离升级还需死三十七次。”

萧树慢慢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之后,发现他现在的心情根本激不起波澜,仿佛升级与否,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用。

“呵呵,我就这么当我的活神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萧树自言自语道。

可不是吗,萧树在刘家村被人当做活神仙来养着,不愁吃不愁穿,这简直比他原来的生活还要美滋滋,若是再给他配个妹子,那就是真的爽翻天了......

而他对于那所谓的大佬安排的帮助主角走到最后的任务,也是极其乐观的态度。

就算他现在知道是宝莲灯的剧情之后,即使和沉香就待在同一个村子里,他也不去找,而是躺在这,老神在在。

傍晚。

微风正爽,萧树顿时就有了困意,旋即半躺在靠椅上,很快便昏睡了过去......

“轰!”

一阵巨雷狠狠地劈在萧树的脑袋上,萧树的发型瞬间再次爆炸,根根卷曲冒烟。

“卧槽,这tm搞什么?我睡个觉你也劈我?”萧树一脸黑线地站了起来,指着天大吼道。

“轰轰轰!”

又是一顿骚操作,天雷再次狠狠地劈在萧树不断冒烟的脑门上,使得萧树的头发再次支楞万分!

“靠!我做错了什么?!!”萧树也是被劈怕了,顿时说话也就没了底气,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去不去升级?”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天而降。

闻言,萧树直呼内行。

“不是吧阿射,这都要管?老子就是不升级!”萧树心底其实已经服软了,但仍然嘴硬道。

“轰轰轰轰轰!”

五雷齐至,直接将萧树劈到在地,一动不动,甚至身体还有些微微抽搐,不断地颤抖着。

“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升级!”此时,大佬那极具威慑力的声音再次响起,震耳欲聋,彷佛就像在萧树的耳旁一样。

现在的萧树早已嘴硬不起来,嘴角吐着白沫的同时,嘴巴微张着呢喃了两声。

“我...去!”说完,萧树遍昏迷了过去,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萧树只觉得解放了一样,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怎么不直接把我劈死!”

随着萧树的昏迷,天上的异象也慢慢散去,羊皮纸则是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地安置在桌子上。

只不过这时还有点微微抖动,证明着它并不是一般的纸......

夜晚彻底寂静下来,而萧树这间木屋外也开始有了动静......

“你确定是这里吗?”

“我确定!我的鼻子你还不不相信吗?地府里对人类的气味最敏感的就是我!”

“切,这话你敢在牛头马面两位大人面前说吗?就会在我面前吹牛,那白天你怎么不把那个刘富贵的魂魄给勾回来?害的老娘大半夜还要跑这一趟。”

“嘘!好不容易把牛头马面支走,你说这么大声是想把他们两个给招过来么?听我的,准没错!”

黑白无常手里各拿着一条粗大锁链,在木屋外面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