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 16、老规矩,叫爸爸!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16、老规矩,叫爸爸!

说话之人赫然就是萧宁,在萧炎跌落神坛之后,萧宁便不断地找萧炎的麻烦,各种羞辱,各种冷嘲热讽,恰好其还是大长老的孙子。

虽说这其中少不了大长老的影响,但这厮也是脱不了干系,现在的修为也已达到七段斗之气,若按现在的修为来看,天分确实要比萧炎还要强不少。

毕竟,七段斗之气和四段斗之气,就算是天赋强如萧炎,都是要一年时间左右,才能达到,而且还要不断地进行药浴,方才可以。

“不必管他。”萧炎看都没看萧宁一眼,淡淡地冲旁边的萧树道。

闻言,萧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虽说这萧宁也是没少给他冷嘲热讽,但你会和一个跳梁小丑计较那么多吗?

说着,两人继续向更深处走去,寻找萧炎想要修习的斗技。

“喂,听不懂人话不是?”身后的萧宁受到了无视,顿时感到面子上过不去,随即冲着二人大吼道。

“哪来的苍蝇?”萧树抬起手在面前甩了甩,一脸嫌弃地说道。

“不知道,可能是来找屎吃的吧。”萧炎故意摇了摇头,配合萧树道。

两人这一出,顿时将萧宁气得半死,身后的一堆喽啰有的已经开始偷笑,萧宁的脸色很快变成通红,他是个极好面子的人,被萧树二人这么羞辱,当场恨得咬牙切齿。

“别以为族长是你们两个父亲,你们就可以目中无人,在这里,没有实力,你就是个废物!”萧宁声势不减,当时有些急躁起来,继续进行着他那卑劣的嘲讽。

“想打是吗?我随时奉陪!”此时,一道稚嫩冷漠的声音突然在萧树二人身后响起。

众人随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刚好看到熏儿的倩影正缓缓朝这走来,少女风采迷人,走路的步伐都带着几分怒意,明眼人都知道,熏儿和萧炎萧树两人的关系极好。

又是族内不少人的女神人物,而且本身实力又是极其强悍,修为更是到达了九段斗之气,是萧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当然,这并不包括修为倒退之前的萧炎。

“就知道是你这妮子。”见到熏儿,萧炎一点都不意外,后者的天赋他知道,而且又很勤奋,虽然不知道熏儿的真实身份,但就凭后者的天赋来看,背景肯定不简单。

至少...远不是萧家能比。

“萧炎哥哥,让我来吧。”熏儿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萧树在一旁顿时无语,熏儿现身后,看着萧炎的眼神直直放光,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这是直接被忽视了啊!

好歹我也是个帅哥啊!

“薰...薰儿。”见到熏儿,萧宁有些愕然,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一直对熏儿有意思,而且自视甚高,觉得只有他自己才配得上熏儿,其他人都是垃圾,更别说是萧炎这种废物。

每次看到熏儿和萧炎走得那么近,他就恨得牙痒痒,这也是为什么他对萧炎的敌意会那么强的最主要原因了,自古红颜出祸水......并不是随便说说...

“想打?我陪你!”熏儿丝毫不管他什么反应,往前站了一步,冲萧宁道。

“熏儿,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萧宁顿时苦笑道。

“萧炎,你若是个男人,就不要总是躲在女人的后面,有种出来和我决斗!”萧宁掠过熏儿,指着站在后面的萧炎道。

萧炎闻言,顿时无语,这话...听着怎么那么熟悉?这不是昨天被萧树打傻的那个加列奥的经典台词吗?

萧树也是一样,对萧宁的行为感到小儿科,忍不住朝其比了个中指,这简直连垃圾都不如,怪不得只能有那么点戏份。

“斗技阁内,禁止私斗。”这时,守护斗技阁的长老忽然打断几人的对话,同时朝着萧宁不动声色地使了个眼神。

见状,萧宁有些发愣,守卫斗技阁的长老和他爷爷的关系极好,应该不会害他才对,可是萧炎就在眼前,他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个当众羞辱他的机会,当下有些犹豫不决。

“听到没有,斗技阁内,禁止私斗。”萧树很不想看见这个家伙,冲其竖了一个亮眼的中指,嗤之以鼻地道。

“呵呵,废物中的废物!萧炎还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你也配出来蹦跶?”萧宁哼了一声,大笑道。

霎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萧树的原因,周围不少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似乎觉得有事要发生。

“我是说,出去...打得你叫爸爸!”果然,萧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是这么狠!

萧炎和熏儿闻言,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好像想起了昨天加列奥的下场,再看看萧宁,心里已经为他感到悲哀,只好扶着额头,无奈地摇了摇头。

“哈哈哈,既然你都送上门来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萧宁一下感觉到快意,萧炎没有羞辱到,羞辱羞辱一番这废物萧树不错。

只是,这时身后有一个喽啰少年忽然小跑过来,伏在萧宁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闻言,萧宁眉头挑了挑,有些不相信。

“是真的么?”萧宁皱着眉头道。

后者极其肯定的点了点头,见状,萧宁神色不变,觉得有些不可能。

“快点,爸爸在外面等你。”就在萧宁犹豫的时候,萧树已经带着萧炎熏儿等人大步朝着外面行去,同时还催促着萧宁道。

闻言,萧宁的眼神不禁变得有些凝重,下意识地望向先前那位长老的方向,却是见到后者神色凝重,但并没有说话。

见状,萧宁心里更加不安起来。

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面,而且还是他自己挑起来的事,未战先怯,岂不是被人耻笑?

他是个极其好面子的人,当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咬了咬牙,顿时也跟着向外走去。

他走出去之后,一些吃瓜群众早就将萧树围成了一个圈,就等着萧宁来,而且看萧树那家伙表情平静的样子,倒还真不像是强行打肿脸当胖子。

此时,萧宁已经有些相信方才那少年跟他说的话了。

“我是个讲规矩的人,现在给你个机会,是我打得你叫爸爸,还是你自己跪下叫我爸爸?”萧树丝毫不觉得这话说腻了,重复着昨天的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