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 3、斗者 萧树!

我从斗破开始当大佬

3、斗者 萧树!

听到萧树,萧炎和萧熏儿几乎同时抬头,两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后惊愕地望向萧树。

而后者却像是无事人一般,冲着二人耸了耸肩。

不止是他们。

还有在场的众多萧家子弟,顿时,无数道目光全部聚集在萧树身上,脸上皆是一脸懵然。

在萧家,谁不知道萧树是个修炼麻瓜,修炼了十五年,到现在甚至连斗之气一段都是没有修炼出来。

按理来说这类人在这么一个家族里是不会有任何的被尊重感以及存在感的。

但再怎么说,萧树也是萧家族长的义子,虽然内心里大多数是看不起,不过表面的功夫,自然还是要装装的。

不过,往年的斗之气测试萧树都是没有参加,今年却是见了他的名字?

就连主持测试的三长老都是有些楞然,木愕地看着手中的测试名单,再次确认了他没有

看错,萧树二字正处于名单最后一个。

三长老略作调整,望向萧树的方向,心中暗道:“但愿三少爷能给萧家带来点惊喜吧。”

这些年,萧家除了三年前天赋还在的萧炎之外,便没有再出现过一位天才后辈。

原本希望都放在萧炎身上,但最后,萧炎到底还是夭折,至今未能崛起。

“萧树,上魔石碑。”

三长老何尝不知萧树的情况,带着些许奇迹发生的心理,再次念了一遍萧树的名字。

听到三长老的催促,萧树冲着萧炎熏儿二人投去一个笑容。

萧炎见状,目光微动,不知道为什么,萧炎觉得,今日的萧树好像与往常不同...至于是什么地方,萧炎暂时还说不清楚。

可能...萧树真的能够带给他什么惊喜也说不定。

“三哥,我相信你。”萧炎朝着萧树点了点头,投去肯定的话语。

一旁的熏儿眸子微动,悄无声息地探查了一番萧树的斗之气气息。

但,无果!

萧熏儿轻声嗯了一声,似是有些惊愕,她没有感觉到萧树身上有斗气的波动。

能够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萧树根本没有斗气。

二便是萧树的斗气高于她!

若是前者还好,毕竟萧树的情况,在萧家并不是秘密,所以到也不足为奇。

不过若真是这样,萧树为何会在今年报名斗之气测试?

岂不是自取其辱吗?

萧熏儿对萧树的了解不多,但隐约感觉得到,萧树这次,恐怕真的不是无故放矢!

“莫非萧树哥的斗气...”萧熏儿心中愕然道。

想到这,萧熏儿看到,萧树已然走到了魔石碑前,刚想要将心中的想法告与萧炎哥哥。

却是发现后者的眼神之中,似乎很是兴奋。

这时,萧树站在魔石碑前,抬头望着面前这高大之物,浑身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心想道:“不知道这群人看了结果之后,会不会被气死?这会儿要是有个负面情绪系统,那得收获多少负面情绪?”

“害!偏偏是个没什么用的破羊皮纸!”

想到这,萧树在心中不甘的爆了句粗口。

转身看了一眼萧家这些年轻一辈,嘴角微微上扬一度,“给老子看好了!”

随即也不再磨蹭,学前面测试的人,将右手轻轻放在魔石碑上。

这时,一道虹光猛然冲起,以极快的速度上升到一个今日根本没有人达到过的高度。

轰!

只见顶端之上,一颗散发着白光的星辰亮起,随后四个大字焕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一星,斗者!”

众人惊呼!

“斗...斗者?”

底下众人无不惊呼,望着上方还保持着先前抬手姿势的萧树,彷佛向一座大山。

环绕着一层厚厚浓雾的大山,而且完全望不到顶端!

原本处于一众萧家子弟簇拥中的萧媚,这一刻彷佛觉得有什么异物堵在胸口处,一时喘不过气来。

望着萧树的身影,脑海中缓缓浮现出来其曾向自己讲述过一堆堆小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

诸多等等,还有那少年脸上的那一副自信的笑容。

历历在目。

不过,大概在三年前,同时也是萧炎跌落神坛的那一年,萧媚的修炼天赋慢慢展现。

也越来越向往天赋出众的天才之人,渐渐地,开始疏远萧炎,对待根本没有一点修炼天分的萧树。

更是直接不理睬。

......

“三长老,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萧家子弟凡是突破斗者,都有一次挑选功法的机会吧?”

萧树没有刻意显摆,而是向一脸震惊的三长老问道。

三长老愣了愣神,显然还沉浸在方才萧树的测试结果当中。

心想道:“虽比不过三年前的萧炎少爷,但十五岁的斗者......也足以称之天才!”

顿时,望着萧树的眼神瞬间变得柔和了许多。

“不错,三天之后由我带你去挑选一部功法,族中功法,任你挑选。”三长老缓缓道

萧树点了点头,望着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变得恭敬许多的三长老,萧树也没有过多的搭理。

毕竟......谁有本事了,都得有点脾气不是?

平日里这些压根没有把萧树放在眼里的家伙,萧树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目光一凝,萧树看到不远处的萧媚正注视着自己,眼神复杂。

萧树直接忽略,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媚,目光停留在后者那小有规模的胸脯上。

心中暗道:“看来我是用不着像小时候那样讲鬼故事才能让这妮子往我怀里钻了...”

小时候的萧树,经常召集些族中伺候人的丫鬟在一起,晚上熄灯讲鬼故事,萧树的鬼故事可是经过现代洗礼的。

哪是这些从来没有听说过鬼故事的小女生,能够抵挡得住的。

最后自然是一个个害怕得往他怀里钻。

这时,萧树看到萧炎和萧熏儿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萧炎不会以为我一直在瞒着他?”

心中冒出这个念头,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感。

回到屋中,萧树将那张羊皮纸从怀里拿了出来,之前萧树问三长老功法的事情,便是这羊皮纸的主意。

“告诉我,我该挑什么功法?”萧树冲着羊皮纸缓缓道。

很快,羊皮纸上浮现出几行小字:“我叫萧树,当你看到这句话时,我已经是一名斗者......三天之后我将要去家族功法库挑选功法。”

“那个时候,我会选族中最高阶功法狂狮怒罡,然后我会额外获得玄阶斗技:吸掌。”

萧树望着这几行小字,他发现,这羊皮纸不会给你什么实际性的任务或者是奖励等等。

而每次都是类似于预知未来,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当然,萧树也完全可以不按照羊皮纸上所说的做,但是目前来说,沿着上面写的走,还没有发现什么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