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农女生存记 > 第一百零三章:白三姑娘

农女生存记

第一百零三章:白三姑娘

点了烛火,就有些招蚊子,陈温低头想去拍正在吸她血的蚊子,没拍到,反倒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啪得一声。

官蓉看过去,疑惑她的动作。

“有,有蚊子。”陈温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胳膊上被蚊子咬出来的小包。

官蓉颇为贴心地指了指蜡烛:“吹灭也可。”

“没事没事,留着吧。你接着说吧,哦……说到那几个小姑娘了。”

其实都已经说完了,陈温都已经做完决定了,缠花也给了,女掌柜在结算了银钱之后,还坐回去了。

一点儿也没有想走的意思,陈温才是真的不解了。不能是为了喂蚊子,才留下来的吧?可蚊子都在咬她呢。

官蓉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晃动杯子,垂眸思虑了好一会儿,才说出最后想说的话。

“我有一桩大生意介绍给你,你有意向吗?”

“大生意?”陈温来了兴趣:“什么大生意?”

自然是有的,有钱赚,她非常有兴趣。

“是这样的……镇上有个官老爷,姓白。他家有个三女儿,很得宠,这位白三姑娘看中你的缠花簪子,就派人上门询问,叫我问问你,能不能每季都送上不同花样款式的缠花,一季五支,报酬丰厚。”

这事,官蓉有些不大想说,因为她跟那位白家的姑娘,实在是算不上友好相处,有些小过节。

可看看陈温家的屋檐,泥土都掉了好几块,从外面看房屋有点小,点着的蜡烛是新的,看来家里也不常点蜡烛,生活看上去有点艰难,她就忍不住提了。

因为白三姑娘给的报酬实在丰厚,她不待见白家姑娘,并不代表着,可以让陈温放弃一份可以赚钱的机会。

毕竟,即使她不说,白家迟早都能知道陈温,迟早都能找上陈温。

何不如,让她来说,陈温同意与不同意都可,与她来说,没什么损失。

“每季?”

三月一次,一次五支,那还不简单陈温当即心动不已,可还是矜持地问了一句:“她给多少报酬?”

“自然是不菲。”官蓉伸出五根指头,眯着眼,说道:“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一支?”

官蓉点点头,陈温欢喜得都快要蹦起来。

不过兴奋之余,脑瓜子还转得可快了。

陈温想了想,这等好事,为什么掌柜不全包,从她这儿进货,到时候卖出去,中间商赚个差价,盈利多了去了。

为什么她不干,却要把这事摊在面上,告诉自己?这让陈温觉得,自己接受了这桩事,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

可五两银子一支簪子,发财啦!

这报酬,委实让人心动。

陈温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问了句:“是不是……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

“哦?”

官蓉不禁挑眉,自己还低看了这个小姑娘,从她刚才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对这个价钱很动心。

本以为她听完,应该毫不犹豫地答应才是,没想到,还挺有脑子的。

别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姑娘了,就是她,也忍不住为这五两银子一支簪子心动。

可小姑娘却能在惊讶之后,沉着冷静地问她,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些,都值得让官蓉高看陈温一眼。

见官蓉久久不回应,陈温的心咯噔一下,果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哪儿不对劲?”

官蓉左右看了眼,特别是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两个汉子,确定他们没有看自己这边,才放心地对着陈温点了点头。

“三姑娘,善妒,心肠不好,被宠出来的性子,娇得很。”

官蓉想起之前白三姑娘来自己店里买东西,对自己冷嘲热讽一番之后,用鼻孔看人的样子,心里就不畅快。

也就好在自己年纪大了,争艳不起来了,白家姑娘讽得轻些,否则,她出门都害怕被打。

关键是,白三姑娘,特别针对王家小姐。

什么事都要掺和一脚,这次也是。前几天白三姑娘无意中撞见王家小姐戴了支缠花,她就死活要一支。

自己哪儿去给她生一支出来啊。

说没有了,结果气得白三,把她的店差点都砸了。还非要让自己马上去找陈温,说要陈温给她做缠花。

哼,别说她戴上缠花不如王家小姐儿好看了,就连心肠也没有王家小姐好。

之前城里兴戴真花,白三姑娘见王家小姐戴荷花,她就要戴,王家小姐戴小菊,她也要戴。

明明不适合她,非要学人家,东施效颦。

官蓉想起她的嘴脸,差点就要咬碎一口牙。

但陈温不知道啊,官蓉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忍不住揭白家姑娘的老底。

“这事的决定权在你,不过我不建议你接受这桩生意,否则……”官蓉捂着嘴,小声说道:“她一有不顺心的,保准拿你出气。”

这还说得含蓄了,不打人就不错了。

别提,陈温长得还怪可爱讨喜。

“拿我出气?”陈温皱眉:“我会有什么惨痛的代价?

陈温忍不住想,要是这位白小姐不满意自己做的花样,会不会一直逼她改来改去?或者,毁掉?!

这些,都是她曾经经历过的,她可不想再经历一次那种加班改稿,改到怀疑人生,给多少钱都不干。

而且,无论是她做的,还是阿君阿兰做的,都是心血啊。

不行,不行。

陈温晃晃脑袋,把这些想法从脑海里剔除出去。

其实听掌柜的一说,这位白家姑娘的第一印象分就在陈温这里大打折扣。虽然这些坏话都收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而且陈温还没有接触过这个姑娘

可没办法,她就是这个一个喜欢道听途说的人。

毕竟,在她心里,自信大方的女掌柜,还是很加分的。

能让一个天天跟奇葩客人打招呼的掌柜都不喜欢,可见这个姑娘,可能确实让人讨厌。

“惨痛的代价算不上。”官蓉剔了剔手指甲,不屑道:“动不动扇人巴掌算吗?”

她还真看过,白三姑娘扇人家胭脂店掌柜的巴掌,原因是,没有她想要香味的胭脂了?

“……”这是什么暴力倾向?

生怕陈温这朵小花没见过什么摧残,就被她吓怕,官蓉连忙说:“不过,这毕竟这可是一大笔钱呢。”

陈温点点头,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会认真思考的。”

她得去找阿君姐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