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他从地狱里来 > 230:檀兮接手公司,carry全场(二更)

他从地狱里来

230:檀兮接手公司,carry全场(二更)

他们搭乘的是高管专用电梯,中间没有再上来人,不到一分钟就到了三十三楼。

三十三楼是总经办和大会议室。

大会议室外面还有会客厅和休息室,徐檀兮先去了休息室:“池秘书,麻烦你拿一条干净的毯子过来。”

“好的,小徐总。”

池晓去拿毯子,走到门口忍不住再回头看了一眼:真是赏心悦目的两个人儿。

“我去开会了。”

“嗯,有事叫我。”

徐檀兮今日的衣服搭的是商务风,黑色的女士西装配了米白色的衬衫和卡其色的纱裙,西装外面叠穿了一件和裙子同色系的大衣,长度到小腿,裙子露出一截轻纱,脚下是黑色的短靴,衣服的颜色都是暗色系,唯有领口的围巾和耳坠是亮色的,围巾是渐变的青色,耳坠是大红色,与口红的颜色相近,有气场,也不乏柔婉。

她推开门,会议室里的董事们听见高跟鞋的声音,齐刷刷地回了头,接着一个个站起来,除了徐伯临。

会议桌上只留了一个空位子,左边第一个。

徐檀兮右手放在身前,冲众位稍稍点头后,左手拂了拂大衣的衣摆,落座:“都坐下吧。”

温文尔雅,谦谦有礼,一个落座的姿势就看的出来。

一众董事陆续坐下了,胆小的都低头,大胆的在打量她,众人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漂亮优雅,端庄大方。

“MissLin。”

会议桌的旁边放了四把椅子,坐的是总经办的人,最年长的那位就是MissLin,徐檀兮以前随老太太来公司的时候见过她。

MissLin上前:“小徐总。”

“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电脑?”

“没问题。”

MissLin退出账号后,把自己的办公电脑给了徐檀兮。公司办公的电脑都录入了系统,徐檀兮可以用别人的电脑登了自己的工作账号,登进去后,企业邮箱也会自动登入。

她编辑了一封邮件,问放映PPT的那位女同事:“请问你的名字是?”

公司都是用英文名注册工作邮箱。

那位女同事略微紧张回了话:“VickyYu。”

徐檀兮把邮件发送给了她。

“麻烦你打开我的邮件。”

“好的,小徐总。”

徐氏有两位徐总,小徐总只有一位。

VickyYu的电脑连了投影仪,邮件一打开,徐檀兮发的内容就投到了幕布上。

公司惯用英文,她就发了一句:【I'mXuTanXi】

徐家的大小姐,徐檀兮。

“你们记一下,”徐檀兮说,“我的工作邮箱。”

董事们纷纷拿起笔,记下新上司的邮箱。

哦,除了打瞌睡的徐仲清。

PPT还停留在邮件界面,徐檀兮没让关掉,放映PPT的同事也没敢关。

会议的第一个议题是徐檀兮昨天新增的,在座的各位今早都得到了通知,但议题的内容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包括徐伯临在内。

“耽误大家十分钟,说一下我的议题。”

徐檀兮开口后,在座的各位都抬起了头,除了打瞌睡的徐仲清。

“应该有些董事还不太认识我,我先自我介绍我一下,我叫徐檀兮,是徐家的长孙女。”

声音很好听,说话很温柔,这是一众董事对这位新上司的第二印象。

她自我介绍很简短,就这一句话。

但一句话也够了,徐氏的普通员工可能,在座的都是徐氏的高管董事,都知道徐家股份最多的是谁,长孙女徐檀兮是下一任董事长,这个消息,徐老太太还没过世的时候就宣布了。

徐檀兮继续她的议题:“刚好年底了,从下周开始,各位到我这里来做年终总结,刚好也能认识一下。”

一句官腔都没有,她直接接手徐氏的最高管理权。

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这是一众董事对徐檀兮的第三印象。

众人面面相觑,大胆的甚至交头接耳。

“有什么问题吗?”徐檀兮问。

顿时,安静了。

“MissLin,”徐檀兮端正坐着,双手放于膝盖,“你帮我安排一下和各位约谈的时间。”

总经办原本是帮徐伯临处理公司事物,显然,现在不是了,MissLin应道:“好的,小徐总。”

徐伯临坐在右边第一位,脸色越来越难看。

“另外还有一件事,以后各位的工作邮件请发到我邮箱,向我直接汇报就行。”

原本在座的各位都是向徐伯临汇报,这样变动的话……

坐在右边第四个位子的是制衣厂的总经理,他迟疑问道:“那徐总?”

新上司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像春风拂面:“抄送给徐总。”

这是把徐总架空了?

众人看徐伯临,只见他脸已经白了。

和父亲不和,即将全面接管徐氏,这是一众董事对徐檀兮的第四印象。

徐氏真的要改朝换代了。

诸位再一次面面相觑。

徐檀兮温声询问:“有问题吗?”

大家都不吭声,一个个都把头第一次去,亲爹都被架空了,谁知道下一个被开刀的会是谁。

“没有问题的话,继续下一个的议题。”徐檀兮对放映PPT的VickyYu点了点头。

VickyYu退出邮件界面,打开了下一个议题的PPT。

右边第六排的女士站起来,走到前面,拿起翻页笔:“小徐总你好,我是设计部的Lancy。”

徐檀兮见过她:“你好。”

Lancy的议题是徐氏珠宝高定系列的冬季发布会,从主题、到设计、到现场安排和嘉宾模特,她都在PPT中讲到了。

她汇报完,会议室里就安静下来了,都在等新老总发话。

徐檀兮只提了一个问题:“开场秀为什么是徐檀灵来走?”

Lancy看了一眼徐伯临,回答:“二小姐是我们徐氏珠宝的代言人,以前也都是她来开场。”

徐家是国内奢侈品牌做的最大的公司,每年的发布会都会邀请国内外时尚圈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个开场秀可以说是顶级资源。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徐氏珠宝有两位长期合作的代言人,徐檀灵小姐和周青瓷小姐。”徐檀兮声音不大,字正腔圆,“对吗?”

Lancy点头,心跳开始加速了。

“周小姐是专业模特出身,开场秀选徐小姐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她姓徐啊……

虽然徐檀灵会有特权的理由众所周知,但Lancy也不敢戳破窗户纸,小心翼翼地敲边鼓:“小徐总您的意思是?”

她言简意赅:“换成周小姐。”

Lancy明白了:“好的。”

和亲妹妹也不和。

众人心里都有数了,忍不住去看前上司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好不精彩。

再看徐家的二总,脑袋一磕一磕,半闭的眼睛因为犯困,顶出了白眼。

Lancy坐回座位后。

徐檀兮又问:“法务部的同事来了吗?”

法务部的总监站了起来:“小徐总,我是法务部的何军。”

会议室里很安静,只有女孩子温柔清雅的嗓音,像冬天的高山流下的泉水打在河流的冰上:“徐檀灵小姐最近绯闻缠身,不适合再当徐氏的代言人,你安排一下,停止她所有的代言活动,终止合作关系。”

这是赶尽杀绝?

何军下意识地看向徐伯临。

徐伯临终于坐不住了:“檀兮。”

“徐总有异议吗?”

她唤的是徐总。

按照公司职权来,她是董事长,是最高决策者。

徐伯临牙都要咬碎了,满腔的怒火烧得他坐立不安,握笔的手出了汗:“没有。”

会议室里温度有些高,徐檀兮把围巾解下来,搭在椅子上:“继续下一个议题。”

VickyYu重新切换PPT,进入下一个议题。

原本安排的会议时间是一个半小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徐檀兮在场,汇报的几位都很紧张,不是很顺利,超了不少时间。

最后一个议题是海外市场部的。

沈经理汇报完,憋了一口气没喘:“小徐总,您还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