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二十章 高考邂逅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二十章 高考邂逅

“骁澈,你要好好活下去,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妈~~~!”卫骁澈满头大汗的从噩梦中惊醒,冷静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手机,才三点,于是伸手将床头柜上的照片拿了过来,放到了怀里,继续躺下睡觉,没有开灯。

黑暗中,声音淡淡的响起:“我知道!过一会儿就要去考场了,你们要给我加油啊!”

早上起床,吃过了婶婶精心准备的早餐,将准考证、身份证和与考试相关的文具都装进了小袋子里,便下了楼。

叔叔的车就停在楼下,车的引擎盖打开了,婶婶在一边说到:“找到原因了吗?还没好吗?能不能修好了,我怕来不及了!”婶婶有点急躁的说到,转头又用温柔的语气对他说:“骁澈啊!你去路边看看能不能打到车!”

“恩,好。叔叔婶婶你们不用着急,还早,来得及!”

自己被分到离家最远的考点,叔叔婶婶早早的就算好了出发时间,设想了很多突发事件,就是万万没想到,刚买不久的车子,却罢了工。

虽然自己心里也有点慌,但是看到婶婶对自己和对叔叔的态度,真的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觉得有点好笑。

在这个家已经待了整整两年了,无论何时,自己都是被偏爱的那个,卫骁澈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要过的幸福,叔叔和婶婶已经将他缺失的一切都尽力的补给了他,他渐渐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不再抱怨命运的不公。

站在路边大约打了十几分钟的车,一辆空车都没有,这时候叔叔从小区里骑着一辆自行车就出来了,“来,来快上来,借到一辆自行车,应该还来得及!”

“叔叔,要不我载你吧!我太重了!”看了看瘦小的叔叔,卫骁澈不好意思的说到。

“那哪行!你一会儿要考试呢!快上来!”叔叔拍了拍后面的座椅。

这时一辆车缓缓的停在了旁边,“你们是高考的吗?哪个考点啊?”

“我是一中的,您能带我一段吗?”卫骁澈看见旁边有车停下,赶紧回应着。

“正好,快上来,我女儿也是一中的。顺路!”司机是个热心的人,正好帮到了他。

卫骁澈上了车,回头就看见叔叔坐在副驾驶上说:“我得陪考,在外面给他加油!不好意思啊!”

虽然卫骁澈说不用,但叔叔婶婶执意陪他,好说歹说,婶婶才留在了家里,叔叔自己陪他。

“理解,理解,我这不也是。”说着还看了看后座的女儿,“她们说不用,这都陪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天了不是?”

把窗户打开后,婶婶还嘱咐着:“别紧张啊!考成什么样都没事儿,就正常发挥,晚上回来,婶婶给你做好吃的啊!”

那一瞬间,卫骁澈感觉心里暖暖的,亲情在他这儿,从未缺席。

回过头就看到了旁边的那个女孩,那个卫骁澈再熟悉不过的女孩,扎着个马尾,低着头,从头到尾好像没发现车里多了两个人一样,很专注,嘴里一直念着古诗: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看起来非常紧张。

“我家闺女平时学习成绩还行,就是一到考试就紧张,发挥的不好。”

没过多一会儿,邹微把书一合,嘟囔着:“不看了,听天由命吧!命中注定要能考上,怎么都能考上!”

这时邹微注意到了旁边的人。

“哎?你是哪个学校的啊?学文学理的?我学文的,你学习好吗?你紧张么?哪个考场的呀?”邹微突然间问到,这转变有些快啊!

卫骁澈看见她时,心中莫名的窃喜,是邹微!他在学校里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她,或者说是,每天都在找机会看看她,但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她。

这么看,她的眼睛大大的,以至于后来卫骁澈想起邹微的时候,总先会想起她那双大大的眼睛,而那双眼睛在问自己问题的时候,紧紧地盯着自己。

认识了她这么久,这是他俩之间的第一次说话。卫骁澈愣了几秒,还是邹微的爸爸说话才回过神儿来。

“你一个一个问啊,你这么问人家,人家怎么回答啊!”

“我是实验高中的,学理,学习……还行,不紧张,一中32考场的。”卫骁澈把她问的每一个问题都回答了。

“我也是实验高中的,好巧,咱俩一个考场的......等会儿,我再确定一下。”说着,拿出了准考证看了看,“......哦,不是,我是31考场的,不过,一会儿可以一起走。”

一路上邹微的话就没停,紧张感消失了一大半,卫骁澈也是这一天才知道,原来她的性格这么开朗,但那开朗总觉的有点......刻意,到了考场下车后,两人就一高一矮的并肩走了。

其实邹微在年前参加艺术生联考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和她一样的人,那人也听不见,偶然间那个人发现了邹微也听不见,后来在一起培训的时候,他就经常开导邹微,从那次回来后,邹微就变的特别开朗。

她变得开朗的这半年,卫骁澈是感受得到的,虽然她经常在外考试,联考、校考什么的,不经常在学校,因为课业重,所以在学校的时候,也不像以前一样散步了。

所以卫骁澈就经常从侧面的楼梯上楼,从她班路过,看一眼她还在不在。

接下来几天的考试卫骁澈都会注意她,最后一天考完的时候,他本想问她考的怎么样,他叫了她两声,她都没有听到,就这样好不容易认识了,说上话了,然后就又这么错过了!

20多天后,到了几家欢喜几家忧的日子,高考成绩下来了。

卫骁澈查完成绩,考了645分,晚上吃饭的时候,叔叔婶婶开心坏了,还说这都能上名牌大学了,之前叔叔婶婶都知道他想学医,说这个分数可以挑一所好的医学院了。然后卫骁澈却说到:

“......我不想考医学院了......我想考警校,不用挑,就鼎州我哥他们的学校就可以。”卫骁澈低头说道,他不知道叔叔婶婶会如何说这件事。

叔叔婶婶自然是不愿他去的,但也是知道他要考警校的原因和决心,便说到:“你喜欢就好,那所警校也挺好啊!就是苦点,男子汉么,就该练练......但叔叔就一个要求啊,不管怎样,都尽量不要受伤,无论是念书,还是将来当警察,都要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婶婶也在一旁应和着:“对,还有就是我们希望你呢……不要把人生中的......某些事情,当成你人生的全部,上大学了,大孩子了!该是为自己好好活的时候了!”

卫骁澈自然是明白其中的意思,抬起头,看着叔叔婶婶坚定的说到:“放心,我会的!”

叔叔婶婶听到他的回答,也放心了,高三这一年不仅邹微变了,卫骁澈也变了很多。

凶手再也没出现过,一年的平静生活,给了卫骁澈一种错觉,仿佛之前经历过的,都是前世的事儿了。

自己慢慢的除了想找到凶手之外,有了想要好好生活的想法。

之前哥哥问他如果是因为想抓凶手才想当警察,那抓到之后又会怎样?

那时候,他回答不上来,现在,他想回答——带着他们的期望好好的活下去。

“你怎么考这么高啊!还好你自己有目标,要不你这分数,婶婶挑学校得挑花眼了!来吃菜!”婶婶觉得气氛有点凝重,就赶紧转移了话题。

“谢谢婶婶,可能题不太难吧!”卫骁澈说着,将婶婶夹的菜放到了嘴里。

而这座城市里的另一家。

“啊~~题太难了,我考试的时候,觉得自己答的挺好的呀!怎么才300多分啊,啊~~~那大题我都答了呀!就算不对,我选择题都对答案了,也不能就这点分啊!”

邹微艺术联考、校考的成绩都不错,现在这个文化课的成绩,根本考不上自己喜欢的大学。

父母想安慰都插不上嘴,等邹微消停会儿了,爸爸又补了一刀。

“你是不是紧张,把答题卡涂错了......”妈妈在旁边怼了一下,爸爸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

哭声静止了五秒,哇的一下更大声了。

这时邹微的手机响了,邹微的妈妈悄悄拿走了手机,去客厅接了视频:“晓雅,考的怎么样?”

“阿姨,我就还平时的分吧!450多,一本没戏了,邹微怎么样?”

“她在哭呢,300多分,估计要复读了,二本也挺好的,恭喜你啦!”

“300多,怎么能呢?”邹微妈妈说了邹微爸爸的猜测,于晓雅回答到:“那我明天去你们家吧!安慰安慰她!”

“那太好了!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晓雅知道邹微学习要比别人困难的多,听力干脆听不到,但学习成绩一直都还可以,高考没考好,心里也一定是难过的。

第二天一大早,晓雅就去了邹微家里,邹微的父母去上班了,小雅买了一堆零食,两人就这么边吃边聊着:

“你打算怎么办啊?复读?还是专科?”

“复读,一定复读,我画画这么久,就为了考美术学院,现在肯定没戏了!”

邹微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是好的情绪,还是坏的情绪,她总会在短时间内消化完。她现在越来越像原来的那个她了!晓雅看着也放心多了。

“哎!以后就是我一个人了!我还想和你在大学里叱咤风云呢!”

“等姐姐一年,明年我一定可以。”说着将薯片一口吃掉,化悲痛为食欲,减肥什么的,早就被抛在脑后了。

两人就这样,边吃边聊,聊着过去,向往着未来。

而命运总会在一些时候,将刻意的安排,伪装成不经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