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十七章 通过选拔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十七章 通过选拔

当天晚上于晓雅就去了邹微的家里,邹微回家的路上就把老师发给她的谱子打印了出来,晚上邹微练习的时候,于晓雅将耳机戴上,就在一旁听着。

看着往日那个弹高难度曲子都行云流水的她,如今弹着这样简单的曲子都会出错,于晓雅为她感到遗憾。好在经过邹微反复练习了几遍之后,没有什么错误了,也算是熟练了,于晓雅就开始帮她克服节拍的问题。

这首歌是在邹微出事之后发行的,所以邹微就没有听过,虽然琴谱上已经标明节拍了,可是听不见的她,总是会比正常的节拍要快一点,于晓雅将节拍器拿了过来,放在了邹微眼睛能扫视到的地方,邹微几乎是看着节拍器,一句一句的在练习。

于晓雅将耳机悄悄的放在了桌子上,拿出手机看着歌词,自己也小声练起了来,渐渐伴随着节拍器有规律的哒哒声,于晓雅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门外邹微的爸爸妈妈听见邹微房间里传出哒哒哒的声音,也非常开心,他们的女儿还是参加了。

第二天早上于晓雅一睁眼就看见邹微趴在琴上面睡着了,于晓雅轻轻地拍了拍她。

“亲,你昨天练到几点啊?”

邹微睡眼朦胧的看着她,根本就没看清她说的是什么:“你说什么?我没看清!”

“我说你昨天几点睡的啊?”

“我也不知道,你睡着之后,我好像就练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吧!”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我都不知道,……那你……今天还能上学吗?”

“那能是我说不能就不去的吗?”

“……也是,那洗漱吧!我听着,阿姨应该快做好饭了!”

“唉!你等会儿,我昨天练的成果你听一下!”说着就把耳机递给了她。把节拍器随手拨了一下,看节拍器来回的摆了几下,就让节拍器停了下来。

之后邹微就开始给于晓雅弹着,让她验收着自己的练习成果。于晓雅从耳机里听她弹着,节拍准,弹的也没有错,她安静的坐在那里,手不停的动着,一切仿佛她还是以前的那个邹微,那个听得见的邹微。

邹微演奏完毕的时候,回头一副求表扬的表情,于晓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说到:“你怎么练的,这才一个晚上你就扒下来了?你可以呀!我这都没帮上什么忙啊!”

“曲子本身也不难,又不是独奏,还有,主要是我的天赋比较高!”邹微做出了一个得意的表情,“现在你要好好练练唱歌了!”

“现在又变成我可千万别拖你的后腿了!”

“走吧!你先去洗,我收拾收拾。”说完就站起来抻了个大大的懒腰。

于晓雅不知道的是,邹微练了整整一个通宵,早上看到于晓雅在床上翻身要起来的时候,才假装睡觉了一样,趴在了桌子上。

邹微一个晚上没睡觉,上完第一节课的课间实在坚持不住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上课的时候于晓雅也没有叫她。

班主任正要往黑板上写字,转身的瞬间,余光就瞥到角落里的邹微在睡觉,老师是从来不管学生睡觉的,因为她觉得叫醒了也不会好好听讲的,就不如睡觉了。

看着向来乖巧的邹微竟然上课睡觉,虽然奇怪,但也在情理之中,直接在班里说了句:“老师我呢!知道咱班的同学都是多才多艺的,不过,也不要浪费太多的精力,还是要注意休息,尽量别在上课的时候注意休息就行啊!”说完转了过去,在黑板上继续写着。

就这样邹微每天和于晓雅两个人放学回家就会练一练,虽然只有五天的时间,但对从小生活在一起,又经常一起表演的她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选拔的那天,于晓雅下课铃一响就带上邹微早早的去了报告厅,于晓雅一贯的作风就是,越紧张的事越要冲在最前面做,她不喜欢“等死”的感觉,所以“早死早解脱”!其实邹微也很紧张,这是她听不见之后,第一次在人前表演,但她心里深知只要把这一步迈出去,后面就没有那么难了。

到报告厅的时候,报告厅里除了学生会的人以外一个人都没有,而他们也是刚到而已。

“同学?是在这选吗?”于晓雅看着屋子里有好多乐器,就在门口问了一下。

学生会的同学们还在唠着嗑,就听到了她的声音:“是,你们来的这么早啊?”

“啊?那什么时候开始啊?”于晓雅以为来的太早,还没开始。

“现在也行,等人来多点也行!”

“那就现在吧!”

“行!你们叫什么?”

“于晓雅、邹微。”

“于晓雅……邹微……”那名同学翻着报名表,找到之后看了看:“独唱,钢琴伴奏是吧!”

“对!”

“那开始吧!电钢行吧!”

“行!”邹微回答着,找到那台琴坐了下来。

邹微虽然有点微胖,但那双手还是很纤细的,坐在钢琴前,那双手放在琴键上的那一刻,曾经的记忆涌上心头,于晓雅给了她一个暗示,那双手便舞动了起来,一时间悠扬的琴声响彻整个报告厅。

“夜~夜的那么~美丽,有人欢笑~有人却在~哭泣,尘封的记忆,残留着邂逅的~美丽,辗转反侧的我,失眠在夜里......”

邹微上台之前一直提醒着自己,哪个地方是几拍,哪个地方需要延音,虽然已经将谱子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了,但还是一遍一遍的确认,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着千万不要弹错,慢一点。

但真正演奏的时候,这些都被抛之脑后,脑中哼唱着自己想象的旋律,偶尔还会和于晓雅互动,那一刻,仿佛她和从前一样,仿佛她听见了晓雅的歌声,自己也享受在了其中,所有的紧张荡然无存。

在她们表演的时候,报告厅里渐渐的坐进来了很多人,于晓雅唱完,邹微也弹完了结尾,报告厅里响起了阵阵掌声。于晓雅微微侧头冲着邹微笑着,邹微也回应着她的微笑,她虽听不见,但她却能看见掌声,仿佛那掌声就在自己耳边。

学生会的同学要根据所有演唱者的节目进行选拔,所以并没有给出最终的结果。但对于她们两个来说,已经享受在其中,别的都不重要了。

回到教室的时候,自习课已经结束了,邹微去了画室,于楠看着于晓雅兴高采烈的进来,就屁颠屁颠地坐在她旁边调侃到:“回来啦!咋样?淘汰没?”

于晓雅心情大好也就没有和他吵:“还没出?但是姐姐那天籁般的声音,是那么容易淘汰的吗?”

“你那天籁的声音?你唱的男声吗?”于楠听着她说的话,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于晓雅看了他一眼,刚准备要打他,就将停在半空中的手又收了回来:“哀家今天心情好,不杀生,你要是识相点,给哀家滚开好么?”于楠刚起身她又说到:“唉!我俩今天开始就不吃晚饭了,我俩要减肥,美美哒!”

于楠看她伸手的时候秒怂,刚要站起来就看她又收了回去,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看来她心情是真的好,觉得是真的表现的不错,也就离开了。

当天晚上于楠习惯性的在下课铃一响,就冲出教室站在走廊里,等卫骁澈出来,卫骁澈还没出教室,就看见了于楠,就知道一定又是没有人陪他吃饭了。

“又没人陪你吃饭了?”

“了解我!”说着于楠就将胳膊放在了卫骁澈的肩上,卫骁澈习惯性的躲开:“于晓雅参加文艺汇演,说要减肥,不吃晚饭,我最近就都和你吃了!”

“唉!”卫骁澈叹了口气,直接下了楼。

于楠连忙跟上他:“你叹什么气啊?我陪你不好吗?要不你都是自己吃,你要有点自觉性,要是下课没看见我,就等我会儿!”

“你搞清楚,是我陪你,我是喜欢自己吃饭的,我自己十分钟就能吃完,和你……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我陪你、你陪我,不是一回事儿吗?慢点吃对身体好,我帮你养养生。”无论卫骁澈说什么,于楠总是有辩解的,他也习惯了,卫骁澈虽学习厉害,但是嘴上功夫是远不及于楠的。

结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了,学生会早上的时候将参加节目的同学名单贴在了教学楼的大厅里,于晓雅和邹微的名字自然也在上面。

从不爱凑热闹的卫骁澈,路过大厅的时候,也过去看了一眼,卫骁澈听到于晓雅要参加的时候,就在想邹微会不会也和她一起参加,印象中的她,一直是一个很腼腆的女孩子,没想到她竟然会参加,抱着好奇的态度路过的时候就看了一眼,竟真的看见了她的名字。

结果下来之后,邹微每天回家都会练上几遍,让自己保持好状态。白天也把散步变成了给于晓雅掐表,于晓雅还要参加运动会,所以每天晚上就和邹微在操场上练着跑步,练完于晓雅再陪着邹微一起练跳绳。

卫骁澈看着每次于晓雅跑步的成绩进步了,邹微总是蹦蹦哒哒的笑着跑过去,把秒表拿给她看,卫骁澈看她笑着,自己也不经意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