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十六章 决定报名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十六章 决定报名

正想着呢,邹微的妈妈就端进来一碗水蒸蛋。

“小微,今天晚上正好做了水蒸蛋,给你端过来了,你趁热吃了啊。”

邹微看妈妈进来了,接过了托盘说到:“怎么做水蒸蛋了?你俩不是不爱吃么?”

“……啊,就今天想起来好久都没吃了,就做了点,你吃完把碗用水泡上就行,我和你爸就先睡了!”

“好的!晚安!”邹微挖了一勺放在了嘴里,边吃边回答着。

邹微妈妈出去了之后,邹微就打开电脑,一边看着美剧,一边吃着。

邹微虽然唇语已经驾轻就熟了,但也仅限于中文。邹微的英语成绩不是很好,是因为她上课的时候,根本就跟不上老师的说话速度,所以就每天回家都会看一集美剧或者英剧之类的练习练习。

碗里的水蒸蛋已经被邹微吃光了,碗底只剩下了一点点的底。邹微妈妈做水蒸蛋其实是最不拿手的,每次盐都会沉在碗底,所以每次吃到碗底的时候,下面那块就会特别的咸,所以这道菜在家里出现的频率极低,只有于晓雅特别喜欢吃,喜欢吃下面那块又硬又咸的碗底。

邹微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就拿着碗走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的时候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冰箱里摆着三盘剩菜,其中还有于晓雅最爱吃的红烧鳕鱼,邹微突然明白了,于晓雅今天是来了自己家。

邹微打开水龙头,在碗里挤了洗涤精,刷起了碗。邹微想着于晓雅来自己家干嘛?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和爸妈说,但是不能和自己说的。水龙头的水一直流着,碗一遍又一遍地刷着,邹微晃了神,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被水流冲的冰凉了。

回到卧室里,邹微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其实看着于晓雅这两天的状态,邹微大概能猜出,于晓雅是想参加这次活动的,只是让邹微没有想到的是,于晓雅是想让她参加。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爸爸早早的出了门,邹微像往常一样帮妈妈准备着早餐,吃饭的时候,邹微犹豫再三,还是将疑问问出了口。

“妈,昨天晓雅来啦?”邹微的语气非常的自然,就像是聊着别人的事儿一样。

正在盛粥的邹微妈妈,听到她的问题,呆住了,过了一两秒,将勺子里的粥,盛进了碗里问到:“你知道了?”

“本来还不太确定,现在确定了!”听到妈妈的回答,她确定了,来的人就是于晓雅。

“好久没见了么!她昨天来找我们吃了顿饭,聊聊天!”妈妈有点心虚,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

妈妈的动作被她看在眼里:“妈,晓雅在上学期间特意请了个假,就为了来咱家吃个饭吗?”

“……”妈妈哑口无言,连个辩解都没有。

“妈,你就直接和我说吧,我知道肯定是与我有关,是不是她想参加文艺汇演,看我不参加,怕我多想,所以她也没报名!”她看妈妈没有回应她,就将自己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那倒不是……但也差不多,她……她问我们……”邹微的妈妈最终还是将手中的碗放在了桌子上说到:“她昨天来问我们,你还弹不弹钢琴了?”她深知自己的女儿有多聪明,也就不再瞒着她了。

邹微听完妈妈的话,久久都没有说出话来。她不得不承认的就是,这也是她昨天想的众多原因之一,所以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或者说于晓雅和她想到了一块儿,她果然还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最后邹微妈妈还是将昨晚和于晓雅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邹微。

邹微听完之后,告诉了她自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他们不用担心,还说不要告诉晓雅自己知道了。邹微的妈妈看着她并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出门的时候,甚至还比平时看起来要高兴一些,也就放心了。

邹微到教室的时候就看见于晓雅已经在教室了,于晓雅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发着呆,邹微从她身边路过她都不知道,还是邹微将背包放在桌子上的时候,于晓雅才回了神儿。

“想什么呢?想你家张杰呢?”于晓雅是张杰的铁杆粉丝,所以邹微总是拿张杰调侃她。

“别说了,他已经不是我家的了!他是娜姐的了!”于晓雅往桌子上一趴,语气中还透露着不甘心。

早自习都快上完了,邹微看着于晓雅是真不打算把昨天去自己家吃饭的事情告诉她了,于是就先发制人的说到:

“唉!和你说个事儿呗!”

“什么事儿?”于晓雅还是无精打采的,今天下午就要开始选拔了,自己还没有想好要怎样和邹微开这个口。

邹微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于是清了清嗓子说到:“咳……咳……,我准备参加文艺汇演,你要不要一起?”

于晓雅听她说着话,都没有走心,直接就回答着:“不要!”

邹微看她说不要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刚要说话,于晓雅突然像诈尸了一般,突然坐起来说到:“什么玩应?真哒?”

班级里正在上早自习的同学都被她吓了一跳,纷纷回头看了过来,于楠也看了她一眼,回过头就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早上出门没吃药,犯病了!大家体谅一下啊!”

要是平时于晓雅一定会还几句嘴,但此刻的她正沉浸在开心中,甚至压根就没听见于楠说什么。

邹微看见同学们都回了头,赶忙拽了拽于晓雅,示意她小点声。

于是于晓雅将声音压低了一些,但话语中的兴奋丝毫不减:“你真参加啊?你怎么突然就要参加了?”

邹微打着马虎眼说到:“就想了想之后,突然就想参加了!”

“是不是......你听谁说什么了?”于晓雅有点心虚,心想是不是叔叔阿姨和她说什么了。

“我能听见谁说什么呀?之前你不在,这不是你在么,就有点想参加了!”听她这么回答着,于晓雅也算是把心放在了肚子里,把这一切都认定为了她们俩的心有灵犀。

于晓雅听着邹微的话,心里的开心都没办法从那张脸上表现出来了。听她说完就将椅子上挂着的背包拽了过来,翻出了一张报名表直接拍在了邹微的面前,啪地一声,这回班级的同学都已经习惯了,有些无语,无语到连头都没有回。

“那,报名表!”

邹微明知故问:“你哪来的?”

“捡的!正好咱俩就用了!”于晓雅直接从笔袋里拿出了笔,义愤填膺的说到:“填了它!这张表可闹死我了!”

说着就在那张表上填上了她们两个的名字,填到表演节目那栏的时候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邹微。

“呃……表演什么啊?”于晓雅本想直接问邹微是不是还要表演弹钢琴,但还是把那句话换成了这句。

早上妈妈告诉邹微晓雅是顾及自己的心情才问的她们的,可想而知,现在于晓雅也是在顾及着自己。

“钢琴,我给你伴奏!”邹微直接从于晓雅手中拿过笔,在报名表上那一栏中写上了:“独唱、钢琴伴奏。”

邹微无论出事之前还是出事之后,都很照顾他人的感受,从来都没让自己身边的人感到一丝为难,亲人、朋友都是如此,虽然这样自己会承受的很多,但她自己也能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邹微和于晓雅将报名表填好之后,已经上课了,于是于晓雅将那张报名表宝贝的压在了书下面,这一节课时不时的就会抬起一点,看一看它是不是还在。

于晓雅终于盼到了下课铃,铃声一响就抓着邹微去了学生会的办公室,交了报名表之后,总算是心安了。回来的路上只顾着高兴了,完全没有想她们两个要表演的曲目是什么。

“咱么两个表演什么啊?”回去的路上还是邹微先问到。

“我还真没想过,要不就初中时候的那首,你也好练!”

“我没关系,咱俩还是重新选一首吧!”

“那你……”于晓雅有点担心。

“我没关系,我在家有时候还会练一练,应该没那么生疏,再说了,你唱,我无非就是练一练前奏,再就是和弦,你帮帮我,应该没那么难!”邹微在决定和她一起参加的时候就已经想过这些了。

于晓雅听到她这么说,就更有信心了,想了想,就定下了一首:“那……咱们就唱《何必在一起》,我杰哥的歌,抒情的,应该不会很难!”

“可以,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去我家睡吧!咱俩在一起练练。”

“OK了!”

“你的琴还在不了?”

“在啊!怎么了!”

“那你把你的琴拿我家去吧!我的琴声音太大了,晚上会扰民,你的琴不是可以插耳机么。”

“行,那咱俩去我家取完琴就回你家!”

“咱俩又要一起了,这回请多多关照啊!”邹微伸出了手。

“彼此~彼此~”于晓雅还是她之前的风格,两只手一合,一起拍在了她的手上。

对于邹微来说,要演奏一首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歌,是非常有难度的。回到教室她就一直在网上寻找曲谱,但最后也是什么都没有,于是邹微就只能给自己曾经的钢琴老师打了电话,老师听到她说要表演用,很开心,挂了电话就去听了那首歌,邹微也就在放学之前拿到了老师扒好的琴谱。

因为报名最多的就是跳舞和唱歌,所以为了调动气氛,学生会最先开始选拔的就是跳舞。根据往年的经验,陆陆续续报名的同学几乎都是报名唱歌的,所以唱歌的都被安排到了最后几天选,所以也算是为她们两个争取了几天的练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