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十五章 不愿提起的回忆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十五章 不愿提起的回忆

九月一号那天,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口,从早上开始,人就一直没断过,只要不是上课的时间,总会有同学来添报名表,于晓雅不知何时也去拿了一张,回来之后就一直放在书桌的抽屉里,还在犹豫要不要和邹微开口,到底,要如何开口。

中午午休的时候,操场外面总是传来阵阵音乐声,还有跳舞的同学,由于选拔还没开始,所以所有参与的学生还是要自己找地方排练的,只有选上了,学校才会安排场地排练,于晓雅整个午休的时间都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邹微看着最近有点反常的于晓雅,走过去说到:

“看什么呢?”邹微顺着她看的方向看着,操场上有一小帮人正在跳舞,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要参加文艺汇演的。

“你看那些人在跳舞,以前咱们两个在一起,这种活动咱俩一定会第一个往上冲的。”于晓雅看着邹微,希望唤醒她内心的那种渴望。

“是呀,以前你唱歌,我给你伴奏,配合得多好!”

“是呀!多好!”

“晓雅,你报名吧!这回你唱歌,我给你……”

“伴奏吗?”于晓雅听她这么说,突然有点兴奋,以为她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想法。

“.....我给你加油,我现在的情况,要怎么给你伴奏啊!”邹微说着,话语中也吐露出了遗憾。

“其实……其实如果你想参加,我可以帮你,帮你……”于晓雅犹豫了很久说到,回头看邹微已经回到座位上了。

下午自习的时候,邹微去了画室,只剩下于晓雅一个人在班级,于晓雅从书桌中拿出了那张报名表,报名表上还是什么都没有写,正在看着的时候,班级又有两名同学去交完报名表回到了教室,嘴上还说着报名的人很多什么的,于晓雅觉得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下定了决心,决定先和邹微的妈妈谈一谈,就拨通了邹微妈妈的电话。

最后一节自习课临下课之前,于晓雅去办公室找到老师请了假,就直接去了画室。

“微,我今天有点事儿,和老师请假了,一会儿我就直接回家了!吃完饭你就别散步了,直接回教室吧!”于晓雅把她找了出来。

“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就是和我爸去吃个饭!”

“那你注意安全啊!”邹微说着,看见于晓雅要走连忙问到:“唉!等一下!你带耳机没?”

“等会儿啊!我找找!”说完于晓雅打开背包,在里面翻了翻:“带了,这个给你!我就先回去了!”

邹微拿过耳机,看于晓雅离开后,又回到了画室,下课后邹微没有去吃饭,而是直接去了操场,找了一个位置,将耳机带上,就一直坐着。

卫骁澈今天刚到操场,就看见邹微一个人坐在他平时坐的那个位置上,卫骁澈就走到了她后面几排的位置上坐着。

今天的邹微是一个人,于楠的那个姐姐并没有在一起,今天的她也没有像以往一样,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走着,而是在那个位置上一直坐着,直到他看见于楠从教学楼里出来,在操场上组织他们班的学生练跳绳,邹微看了看表之后走了过去,卫骁澈看着邹微,她一直都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位置。

可能是没有默契,所以练习的时候,一直都是没上几个人就掉了,所以她站在后面,安安静静的,一次也没上去。

而就在邹微在操场的这段时间,于晓雅已经到邹微的家里了。

一阵敲门声响起,邹微的妈妈就打开了门。

“阿姨!”

“晓雅,来来来,快进来!”好久没看见她,邹微的妈妈很开心,准备了一大桌子她爱吃的菜。

于晓雅进来之后,看见那一桌子的菜说到:“叔叔,阿姨,这一桌子菜,我这是亲闺女的待遇了!”

“你就是我亲闺女,去洗手,咱们吃饭!”邹微妈妈把汤从厨房里拿出来说到。

虽然几年前于晓雅搬走了,但邹微的家一直都在这里,于晓雅也算是在这个家里长大的了,偶尔放假还经常在这里住,所以再熟悉不过了。

洗完手回到餐厅,路过邹微卧室的时候就看见邹微的那台宝贝钢琴,上面还盖着防尘罩。看上去像是很久都没有弹过了。

于晓雅最爱吃的就是邹微妈妈做的水蒸蛋,洗完手回来就看见心心念念的水蒸蛋摆在她面前。这顿晚饭做的都是于晓雅爱吃的东西,她很给面子的吃了很多,吃完晚饭的时候,就直接在餐桌上说起了邹微的事情。

“叔叔阿姨,我今天避开邹微来,是想问一些关于她的事。”于晓雅突然变得正经起来。

“我们都知道,你有什么就直接问就行!”他们早就猜到了,晓雅这个时间来一定是有事情的。

“……之前……出那件事没多久之后,我不是就离开了么!我想了解一下,我走之后邹微的状态怎么样!”

“……我们在家都不太提这件事,怕邹微伤心!”

“她那段时间......很不好是吗?”

邹微妈妈回忆着说道:“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状态还行,那时候,医生说她的失聪可能是暂时性的,所以我们都在等,等她慢慢恢复,可是最后等来的却是医生说的永久性失聪。”

“那她……”

“我们是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她这个结果的,但是你也应该来了解,邹微她很敏感,又聪明,我们觉得她其实是知道的!”

“……”

“有一次我去她房间给她送水果的时候,就看见她电脑上播放着教唇语的视频,那时候我们什么都没问,大概半年的时间,我们说什么话就再也不用慢慢说了,也不用再将说的话写在本子上了。我们就知道她应该是学的差不多了。”

“后来她说要开始上学,我们还没说要她去哪所学校,她就自己说寒假期间要去补习班,把上半年的课全补了,如果她不能适应这种听课方式,她就会去聋哑学校念书。就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用我俩帮她,总是在我们之前,就将所有我们担心的事情,所有应该做决定的事情都处理好,那段时间懂事儿的让我和你叔叔觉得很对不起她。”

“那她从那之后弹过琴吗?”于晓雅终于将一直想问的话问出了口。

“她在我们面前是从来都不弹的,但有时候,她自己在家的时候,我下班回来就会听见钢琴声,有时开门的时候也能听见,但是只要我们一进来,她就会做别的事情,就像没弹过一样。她总是偷着弹!”

“偷着弹?”于晓雅有点疑惑。

“她肯定是怕我俩伤心,怕我俩失望,她之前那么喜欢弹钢琴,钢琴弹的又那么好,那时候我和她爸总说她,将来会成为钢琴家什么的,现在想想当时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啊!”邹微妈妈一脸的后悔。

“那说明她还是很喜欢钢琴的!”于晓雅若有所思的说着,也被邹微爸妈看在了眼里。

“喜欢肯定是喜欢的!”

“叔叔阿姨,你们想不想让邹微再上台表演一次?”于晓雅很期待的问着。

“表演什么?弹钢琴吗?”

“对。”

“……”

“我们学校最近有文艺汇演,我想让她和我一起再参加一次,就像小时候那样!”

“可是......她现在......能弹好吗?”

“我会帮她的!我只是有点怕她……”于晓雅吞吞吐吐的。

“怕什么?”

“......我怕她......又陷入之前的回忆中去,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很反感,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很想上台再弹一次。”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冒险了,我觉得咱闺女现在这样挺好的!”邹微的爸爸听于晓雅说着,有点担心,从那件事后,他只图女儿平平安安的就好。

“叔叔,她心里肯定还是有遗憾的,你们不想让她弥补一下吗?”

“……”

“我们已经高三了,我们快要毕业了!邹微这三年在学校里,活得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怕被人发现,她都不交朋友,我想给她的高中时代留下些难忘回忆!”于晓雅看着她父母的状态解释着自己的用意。

邹微的爸爸妈妈听到每天在自己面前那么活泼开朗的女儿,在学校里面都不交朋友,邹微妈妈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最后,邹微的爸妈都被于晓雅说服了。于晓雅离开之后,邹微的妈妈走进了女儿的房间,摸了摸那台好久没响过的钢琴,发现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想着她小时候每练好一个曲子,都会搬两把椅子放在房间里,像是观众席一样,让爸爸妈妈坐在那里听着她的表演,有时候表演时会不小心弹错了,就会说“刚刚那个是练习,现在才是正式表演。”

于晓雅虽然得到了她父母的同意,但心里还是在想着,要如何将这件事情说出口。

邹微晚上回到家,进了房间,翻开了钢琴的盖子,看了看,其实邹微的心里对钢琴还是热爱的,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在中上游的地方,小时候第一次上台表演弹钢琴时,父母在台下坐着,表演结束的时候,别的家长都在对父母夸夸其谈她的优秀。她看在眼里,那时她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勤加练习要弹的更好,但现在感觉好讽刺啊!

就这样回忆着,她默默的又将钢琴的盖子盖了回去。

其实在她的心里,也有一个小火苗,时而出现一下。之前高一的时候,于晓雅不在她身边,上台什么的她根本想都不敢想。但现在不同了,于晓雅在,所以当于晓雅说起伴奏的时候,虽然嘴上说着自己不行,但心里是很想和她喜爱的钢琴好好做一个告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