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十章 你的微笑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十章 你的微笑

卫骁澈回家原本只是想拿些东西就走,不长待。

将东西收拾完的后,觉得还有时间,就又看了看整理的案件细节,然而就在他将白布扯下的那一霎那,卫骁澈的恐惧瞬间涌上心头。

白板的正中央多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父母死前照下,照片中的父母是完整的,而头上、衣服上满是血迹,是在他们头被砍下之前照的,卫骁澈看完照片后一个人在房间里无声的痛哭,不知过了多久,当他想把照片拿下时,忽然想到了什么,走进厨房将冰箱里的保鲜袋拿了出来,扯下一段儿回到卧室,用它套着手,颤抖的将照片取下,顺势放进了保鲜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冯警官的电话。

“喂。骁澈,怎么了?”冯警官看到是他,就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

“他出现了!”

“你没事吧!你危险吗?”

“没事!他不在这,你能来我家一趟吗?他留下了一张照片。”

冯广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卫骁澈家,卫骁澈给他开了门,将桌上的照片交给了他,解释着自己在回义平之前是没有这张照片的,在那之后一定有人来过。他接过照片,又反复的看着那张照片,看看从中能不能找到一些细节。

“能大概猜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吗?”冯警官期待的看着他。

“过年之前我回来过,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了!他是在那之后来的。”

“能具体点吗?”显然他有些失望。

“不能了。”

“别的地方有什么变化吗?”

“没有,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走时候的样子,我走的时候还特意在门上放了一根线,很细,看不出来的,有人进来一定会断的!但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它还是好好的在门上贴着!”卫骁澈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那咱们先去看一下监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卫骁澈和冯警官去到保安室的时候监控只有最近这一个月的了,小区的监控一个月后就被覆盖了,他们二人将小区所有的监控录像拷了下来。

忙着忙着卫骁澈忘记了时间,错过了回义平的车。

给婶婶打完电话后就和冯警官看着监控录像。

半年多了他们一无所获,这还是第一次有了可以追查的线索,二人像打了鸡血一样,看了一个通宵,之后又连续看了两天才将近一个月所有的监控录像看了个遍,而最后也是什么结果都没得到,就在他们两个都很沮丧的时候,指纹鉴定出了结果。

“冯队,你拿的那张照片上成功的提取到了一枚指纹,像是凶故意留下的,十分完整。”

冯广仁挂了电话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卫骁澈,经鉴定,照片上的指纹,指纹库中并没有录入。

虽然没有结果,但也算是终于有了进展。

因为冯警官是私下请鉴定中心的小张调查的,所以提取完毕后又将照片交还给了他。

卫骁澈将照片带回了家里,摆在了凶手原本摆在的位置,回到家之后,冯警官为了保护卫骁澈的安全,请人将卫骁澈家的门锁换了,并在客厅安装了一个摄像头。

经过这一次,冯警官和卫骁澈都深知这个凶手一直都在卫骁澈的身边,像是盯着猎物的狼一样,在暗中潜伏着。

将一切处理好后卫骁澈就回到了义平,第二天就是和于楠他们约好踏青的日子了,而卫骁澈却一夜无眠,这次回去之后他害怕了,不是恐惧而是害怕。

之前父母走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他觉得凶手就在他身边,看着他的家人,看着他的一切,他不能随时在亲人的身边,他好想把他们装在自己身上,去哪里都带上他们,在自己肉眼可见的范围内,那样就没有人可以伤害他们了。

经过了一夜挣扎,卫骁澈拨通了于楠的电话:“喂,我还在鼎州,赶不回去了,你们去吧!不用等我了!”

卫骁澈那天在床上躺了一整天,窗帘也没打开,晚上起来的时候反而觉得更累,他一如往日的吃着饭,对这次回去遇到的事情只字未提,看着一起吃着饭的叔叔婶婶,他心里就莫名的又开始担心凶手是不是一直在自己的身边,他残忍地将父母杀害,那叔叔婶婶是不是会有危险,堂哥会不会有危险,卫骁澈想着想着将手中的碗筷放下,走去将客厅把窗帘拉上,又继续回来吃饭,叔叔婶婶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心里就知道这次回去应该是发生了点什么,但卫骁澈没说,他们也就什么都没有问。

最近卫骁澈总是有些患得患失,他承认凶手赢了,他仅仅只用了一张照片就打乱了自己辛苦重新建立起来的新生活。

开学后于楠吃完午饭路过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卫骁澈竟在办公室里,他最近觉得卫骁澈怪怪的,好像又变回他刚转来时的样子,就差在脑袋上写着生人勿近了!于是就听起了墙角:

“最近已经不是一个老师说你上课跑神儿了!你是怎么了?你以前不这样啊?有事吗?”班主任不解的问道,按理说,这个班的孩子根本不用她担心,卫骁澈是年级第一更是如此,当一个老师说的时候,她还不信,可一连好几名老师都找到了她,说卫骁澈溜号的问题,她就不得不相信了。

“没事儿!”卫骁澈狡辩着。

“没事你不听讲!”老师看着他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喊了出来。

“老师你给我换个座位吧!”卫骁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着更让老师生气的话。

“换座位?换哪?”

“最后一排,不要同桌!”

“你都不听讲了,还要去最后一排?”

“换了,下次我一定还考第一!”卫骁澈许诺着,但又仿佛是一种威胁。

带过很多届学生的老师根本不吃他这套:“老师是不缺第一的,你不是,总会有人是,你要是想换,你就自己去搬,你喜欢搬到哪都行,你考不考第一和我无关,你要自暴自弃我也没有办法,后果你自己承担吧!我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

于楠偷偷的把话全都听了,正幸灾乐祸呢,平时一惯受老师喜爱的他竟然也被批评了,隔岸观火的同时也察觉到了反常,于是卫骁澈一出办公室他就连忙跟上:

“你有事儿啊?”

“没事儿!”卫骁澈一如往常的边走边说。

“但你最近很反常啊!咱俩最近都没怎么一起吃过饭!”

“说得好像之前总是一起一样?”卫骁澈突然停下,不怀好意的看着于楠:“你这么闲吗?帮个忙!”

“干嘛?”于楠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去楼下帮我搬套桌椅上来!”

“你真搬啊!你听不出来好赖话啊!你们班主任是不让你搬!”

“听不出来!”

卫骁澈说着就走进了教室,开始收拾东西,于楠也跟随其后,“这几楼你没数吗?你让我搬,你就用这个桌子呗!”

“你在门外偷听的时候,没听老师让搬吗,去吧!”

“他让你搬!和我有什么关系?”

“快去吧啊!”

卫骁澈和于楠的话还没说完,班里的一个同学就警告到:“有完没完啊?能不能出去说,学习呢!”这时候才发现班级里静悄悄的,说话的也只有他们两个。

于楠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了,出了门就回到了自己的班级,将班级里最后一排的的空桌子搬到了他的班!

“这么快?可以呀!”卫骁澈看他这么快就回来了!就猜到是在隔壁班拿来的。

“滚!没下次了,老子不伺候你!”于楠将桌椅就放在了教室门口就走了。

卫骁澈将桌子挪到了窗边。

下午上课的时候,老师就看见卫骁澈坐在了最后一排,碍于给同学们上课,也就没说啥,只是平时爱提问他的老师,今天一次也没叫他。

卫骁澈搬离最佳座位的事情,班级的同学很不理解,他们每天都努力学习争取的座位就这么空了出来,他们没有想过其中的原因,都在想着老师会安排谁坐在那个位置上,而卫骁澈也不理解他们所谓的“内部竞争”。

天气慢慢变暖了,外面操场上的人又渐渐多了起来,卫骁澈吃完饭又开始去操场上散步了,然而与去年不同的是,他每天饭后都会给家里打个电话,以确定叔叔婶婶已经安全到家了。

他还是一如即往的在操场旁边的座位上坐着,每天还是能看见邹微的,而与之前不同的是,邹微不是自己一个人了!

卫骁澈看着旁边正是于楠的那个姐姐,只要不下雨她们每天都会在操场上散步,她挽着于晓雅的胳膊,每天都会说好多的话,原本那个大大的耳麦也不见了踪影,他听不见她们之前说的话,但在那个操场上,他第一次看见了她的笑容,

那天夕阳已经接近尾声,邹微走着,在前面的于晓雅忽然一转身,邹微像是吓了一跳一样定住,等于晓雅说完话时,邹微突然漏出一个很温馨的笑,嘴角微微上扬,原本大大的眼睛弯弯的,像是月牙一样,腮上的酒窝仿佛也在微笑,像是释怀,赶走了所有的阴霾。

是了,那微笑萦绕在卫骁澈的心头,永远都不能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