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九章 冤家易结也易解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九章 冤家易结也易解

于晓雅和邹微即是闺蜜也是发小,小的时候她们两家就住对门,从小两个人就玩在一起,在上小学的时候于晓雅父母就离婚了,她被判给了她的爸爸。她爸爸那时忙于做生意,经常去外地出差,所以对他的关爱少之又少,于晓雅小小年纪就经常自己生活,她一直很体谅爸爸,如果害怕了,她就会拿着枕头跑到对面的邹微家睡觉,久而久之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她们两个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个班,周末又一起去学钢琴,两个人几乎是形影不离的。那时候的邹微很开朗,而且只要有人说于晓雅的坏话,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她。

初三寒假的那个假期,于晓雅的妈妈突然回来了,说要接她去国外上高中,不知他妈妈说了什么话,于晓雅的父亲竟同意了她出国念书。在走之前,两家人一起出门旅行,算是给晓雅留一个美好的回忆。就在旅行结束的那天,从酒店出来,两家人在路边放行李的时候,一辆由于酒驾失控的车辆直面撞了过来,大人们只是擦伤,但是反而旁边的邹微和于晓雅一个重伤一个轻伤,好在两个孩子最后都恢复了回来,但邹微却因为那场事故再也听不到声音了。

于晓雅的妈妈来接她,临走的时候一直放心不下邹微,但还是被妈妈带走了。邹微休息了大半年之后返回了校园,参加了中考,邹微利用那半年的时间学习唇语,日夜练习,等她上学的时候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对话了,丝毫看不出她的缺陷,所以上学后就将她听不见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但还是有她照顾不到的地方,那段时间同学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叫你好几声了,你没听见吗?”当同学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叫她时,无论多大声她终归是听不见的,不知缘由的同学总是说她其实是故意的,其实都听见了。懂得唇语的她,听不见远距离的声音,但却能在很远的距离将这些话看得一清二楚,那段时间她很自卑。

于晓雅知道后就给她邮了个耳麦,让她每天带着,就不会有同学觉得她是听见故意不回答了,后来邹微每天只要是不上课的时候,都会带着这个耳麦,虽然渐渐的同学们也就都不太和她交流了,邹微也变得孤僻起来,但于晓雅却每天通过QQ鼓励着她,让她觉得还是有朋友在她身边的。

邹微看见于晓雅进到教室的时候特别激动,虽然两人的联系一直没断但是从那次事故之后就再也没见过,晓雅走到邹微身边坐下:

“你怎么来了,昨天你不还说你在国外吗?”

“惊喜吧!我故意没告诉你的!”于晓雅顺手将邹微桌面上的耳麦拿走放到了书桌抽屉里,说出了那句无声的话:“有我在,你以后不用它了!我来做你的耳朵!”

邹微眼泪在眼圈打转,人却开心的笑了,旧友重逢是最开心的了吧!而就在教室的另一端于晓雅继母的儿子正看着她,邹微看见后问道:“他在看你,你认识他吗?”

于晓雅转头看见于楠,于楠识趣的将头转了过去,“认识,冤家路窄呢!他就是于楠!”

邹微瞬间明白了过来,小雅之前就说过他爸再婚了,继母带了个儿子叫于楠,没想到会分到同一个班里“太巧了吧!”

“孽缘!我继母人不错,但这个于楠不咋地!”

当天于楠中午吃完饭就去了隔壁班找卫骁澈,还是之前的动作往那一坐“哎!”

“怎么了,早上不是挺高兴的嘛?”

“没事!”

卫骁澈停下手中的笔,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写着笔记:“反正你迟早都会说!”

“你们班怎么样啊?你这么高就坐在这?”

“没办法,实力在这呢!”

“我走了,和你聊天好累,我要回去睡觉了!”

正如卫骁澈预料到的一样,下午自习结束的时候,卫骁澈刚要去食堂吃饭,一出教室门口就看到于楠站在走廊里等着他。

“你不是挺自来熟的嘛!都没找到一个和你一起吃饭的?”

“我是怕你没有一起吃饭的!才过来陪你!”

两人打完饭找了个空座就坐下了,卫骁澈吃着饭,看着于楠还是什么都没说,就先问了:“你这次坚持挺久啊!还没说呢!”

“于晓雅回来了,竟然和我一个班,你敢想?”

“于晓雅,谁呀?”

“我后爸的女儿!”

“那不挺好的,你家里最近不是对你挺好的么,多个姐姐,你这么颓废干嘛”

“我......”于楠刚想说,又把话咽了回去:“你不懂!”

卫骁澈看着他吃瘪的样子笑道:“你喜欢她呀?”

“滚,喜欢她,我疯了还是你疯了?那呢!你看,那个短头发的,跟个假小子似的。”

卫骁澈顺着他看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了邹微,她们俩正在吃着饭,转过头对于楠说:“我看挺好的啊!”

“那你可能是学习学的,眼睛都瞎了!”

自从于楠“改邪归正”,努力学习之后每天都回家,也正是他这样,妈妈和继父对他的态度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可就在前几天于晓雅回到家里,于楠遇到了劲敌。

于晓雅回家的那天晚上,因为时差一直都睡不太好,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打开卫生间的门就看见于楠站在马桶边上上厕所,于楠睡得迷迷糊糊,看了她一眼继续上着厕所,等清醒过来时大叫了一声:

“啊-----------”

于晓雅蒙上了眼睛说了句,“我还没叫,你叫什么!”

于晓雅父亲在外出差,于楠妈妈听到了叫声就赶紧从卧室跑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看见于楠提着裤子,在那站着,于晓雅捂着眼睛,此情此景不难猜到发生了什么,于楠妈妈说到:“上厕所不知道锁门啊!你一会儿把地给我擦干净了!晓雅,阿姨带你去厨房洗洗眼睛!”

“不是妈!是她不敲门,怎么怪我!”于楠委屈的说道。

“赶紧把地擦了!”

虽然于楠妈妈嫁进来多年,但还是第一次见到于晓雅,于晓雅知道单身多年的爸爸找了一个伴儿其实很高兴,但于楠的存在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于晓雅本想尽力去接受这个事实,却在这一天彻底结下了梁子。

于楠和于晓雅就这样这样,明明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却从来都不交流,上学也是各上各的,在班级里也当不认识一样,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阵子。有一天于晓雅在水房打完水离开之后,后面接水的同学说着:

“她还喝红糖水呀?我还以为他是个男的呢!上次我在厕所看见他都吓一跳,还以为自己走进了男厕了呢!”

“她也不一定是给自己喝的,说不定给邹微的呢!他俩不是‘一对’么!”

就在那两个人笑的时候,于楠从卫生间出来。

“你们是长舌妇吗,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长了张破嘴就只会说别人......”

那两个女生看见是于楠就灰溜溜的走掉了,刚出水房的门口就摔了一大跤,手中的杯子滚了好远,一抬头就看见于晓雅站在那里将脚收了回去,“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那名同学看着周围看她笑话的人,突然就哭了起来,于楠看着地上的人,觉得帮她说话简直是多此一举。看着于晓雅潇洒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同学,离开的时候模仿者于晓雅的口气:“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我要告老师,他们是故意的。”

上课期间李老师将于楠和于晓雅找了出去,到了教务处就看见那个女生坐在沙发上,还很委屈的说道:“老师就是他俩,‘殴打’我。”

于楠沉不住气:“殴打,我从头到尾就没碰过你好吗?”

“她打的,老师他只是语言暴力,他俩肯定有什么关系!说不定是一对。”

听到她的对话,于楠和于晓雅笑了出来:“这位同学,你看我瞎吗?”

“你俩严肃点!”

“老师,你调下监控,根本就没打她,她不小心绊倒的!”

其实老师本就应该先看监控,只是听到说有于楠就先入为主的相信了那个女孩的话,当老师看完监控那名女生也就不说什么了。

“那你们怎么不扶一下!”

“老师,你看到老奶奶摔倒敢扶吗?”

那名女生生气的要说什么,却被老师打断:“没事都回去吧!,瞎耽误功夫!”

于楠和于晓雅出去的时候那个女生就在他们后面,于晓雅小声对她说:“以后别再瞎造谣,小心我揍你。”

老师不在身边,那女同学也没了刚刚的气势,害怕地跑开了!

“你是混混吗?”于楠看着她,有点吃惊。

“你不就是么......唉!今天谢谢你了!小老弟!”于晓雅翘起脚尖,拍了拍于楠的头。等她二人回去的时候,正好下课了,邹微出来就看见于晓雅和于楠走了过来,连忙上前问:“怎么了,李老师为什么找你呀!”

“说来话长,哎呀,不想说了,反正现在没事了!给你介绍一下,新收的小老弟!”

“切!”于楠白了她一眼走开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上半学期也过了一半,考完了期中考试,于楠,于晓雅和邹微约好放假最后一天要去附近的山里踏青,当于楠邀请卫骁澈的时候,卫骁澈知道有邹微就马上答应了,心里无比开心。放假的那天卫骁澈回到了鼎州的家里一趟拿些东西,可就是这么一趟,让他错过了这次与邹微认识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