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五章 有,他叫于楠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五章 有,他叫于楠

间操快结束的时候,卫骁澈去了卫生间,卫生间和水房是连着的,他进来时就看见一个女同学站在水房窗户的前面,绑着高马尾,头上带着个大大的耳麦,一动不动的看着外面操场上的人,旁边窗台上放着一个杯子。卫骁澈走进卫生间后就看见于楠,他们互相谁也没理谁,于楠和几个人在卫生间里抽着烟聊着天。

于楠将烟扔到地上的水里,刺啦一声,嘴里将烟雾吐了出来说到:“下午哪节课走啊?”

“还走啊?上周不是刚被老师给抓了吗?”旁边的男生问到。

“他抓我也就是聊聊天,磨叽两句,还能咋滴!”于楠不屑的回答着。

“我是不去了,这回被找家长还不知道回家怎么说呢!你们老班儿没找家长啊!”

“找家长?他也待找得到啊!我都找不着他们!”于楠讽刺到。

“羡慕,每次就找我们几个家长,我妈要是知道我逃课去网吧!待扒我一层皮!哪像你妈......”说话的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就没继续往下说。

卫骁澈洗完手出去的时候,于楠在后面叫住了他:“唉,新来的,管好你自己的嘴,别欠儿欠儿的打小报告!”

卫骁澈听见他的话什么都没说就走了,走的时候看见那个女同学还是在那里。

回到教室后大部分同学都回来了,回到座位后,前桌的女同学转过来问了他好多问题,之前在哪里上学,家住在哪里,学习好不好,想学文还是学理,哪年生的,甚至连星座都问了,他虽不想回答但还是都回答了,但是一如他以往的风格,只限于回答而已。正当他觉得厌烦的时候,上课铃响了。前桌的女同学转过去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了“都羡慕我吧!”的表情。

这节课开始之后的每一堂课班里的同学多说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听课,给老师面子的大部分都会睡觉,不给老师面子的做什么的都有,所以说,只有在班主任在上课的时候才会认真上课。自习则是这个班最安静的时候,多数同学都报名了学校里的美术班,准备艺考,要不就是体育队训练什么的,对于成绩不太好的同学,发挥一技之长更容易能考上大学。于楠也不在教室,但显然他不属于上述两者。

班级静悄悄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突然教室后门被踹开,班级的同学都被吓了一跳,于楠进来将背包往桌面上一摔气鼓鼓的坐下,冲着回头看着他的同学说了句:“看什么看!”,剩下的学生都算是学习比较好的了,平时和于楠交往也不多,听他一说就纷纷把头转过去了。

于楠想着想着气不打一处来,走到卫骁澈前面跨上椅子倒坐着,把手按在了他的书上。

“告诉你别欠儿欠儿的,你非要第一天来就找不痛快是吧!”

卫骁澈连头都没抬起来,用膝盖想也知道她是被老师抓回来的,一把把书从他手中拽了出来说到:“和我无关!”

“于楠,干嘛呢?”这时候韩老师从门外进来,“没完了!不跳墙出去就回来打扰别的同学!要不你就趴着睡觉!”

于楠吃了瘪,小声对卫骁澈说:“行啊!放学和你聊。”站起来回到了座位上。

卫骁澈继续看着书,心里想着万万没想到第一天上学就受到了威胁,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透露着无奈。

因为中午没吃饭所以晚上卫骁澈吃了很多,父母去世之后,卫骁澈就开始不吃午饭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肠胃的问题,后来发现只是午饭,每次只要吃了午饭胃就会很不舒服,不一会儿就会把吃进去的尽数吐了出来。看了医生则是认为是他自己的心理障碍,他自己以后慢慢把心里那关过了就会好了。

走出食堂卫骁澈将耳机带上,向操场走去,操场上散步的人很多,一小堆一小堆的,男女,女女还有......男男。篮球场上打着篮球,老远就能听到砰砰的声音,但自己丝毫不敢过去,卫骁澈走了一会儿就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着人来人往,夕阳顺着教学楼边一点一点落下,天上的云彩渐渐变成橙红色。但他心里却想着留在镜子上的那句[欢迎回到地狱。K.F.]。所有人都在开心卫骁澈用了短时间恢复了正常生活,只有卫骁澈自己知道有多想赶紧找到这个凶手。

就在卫骁澈想着的时候一个身影从自己身边走过,卫骁澈这才知道在自己后面不远的座位上一直都有人。她是一个人,就像自己一样,头上戴着大大的耳麦,就是今天在水房看见的那个同学,卫骁澈坐在原地不动,耳机里放着歌,看着那个女孩子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走着,双手揣在上衣口袋里,慢悠悠的,马尾辫随着走路的幅度一晃一晃的,不一会儿就会在自己前面路过一次,等到思绪回来时,他发现自己竟然无聊的数着她走的圈数,也发现自己刚刚竟从那个可怕的“诅咒”中彻彻底底的逃离了片刻,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看着那张很久之前的全家福,心里想着,“难道我这就要忘记你们了吗?”

满是人的操场上伴着夕阳,两个形单影只的人,看起来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那个女孩子叫邹微,是个存在感特别低的女孩子,微微有点胖,永远是一条马尾辫,无论到哪里都是自己一个人,每天为了逃避课间操都会躲在水房里,等到快上课的时候再回到教室。中午吃完饭后就会在班级里睡午觉,晚上就会在外面遛弯,等到快上课的时候再回去,天气冷的时候就会到画室画画,除了上课的时间永远都会带着耳机,高一的时候想要和他交朋友的人都找不到机会和她交流,久而久之也就没什么朋友了!

又过了一会儿邹微已经不在他的视线里了,看了一眼时间,卫骁澈也回到了教学楼里。

晚自习是答疑时间,老师在讲台上坐着,偶尔会有同学上去问问题,不难看出老师也并不想坐在那里。

放学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寄宿学校的学生还要在班级里留下上晚自习,走读的就可以回家了,卫骁澈整理好东西离开教学楼的时候就看到于楠在楼门口站着,旁边还有和他一起在卫生间抽烟的学生,卫骁澈本想当做没看见的走过去,没想到于楠将手里装校服的袋子拽走,就往旁边走去,卫骁澈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幼儿园,无奈的跟了过去:

“有完没完?”卫骁澈这会儿先开口说到。

“我有完没完?下午我去网吧,刚跳出去就看见了李老师站在墙外面,还知道我要去打游戏,今天出去的事就你听到了!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于楠越说越有理。

“看着你不爱说话,原来都在老师那说啊!”另外的几个人也在说着风凉话。

“袋子给我!”卫骁澈不想和他们纠缠,直接上前要将袋子拿回来。

“还想要东西!”于楠将袋子给了旁边的一个人,那人直接就把袋子扔在了墙角。于楠也只是交给他没想到他会直接给扔了。

“捡起来!”卫骁澈见状有点生气的看着那人说道。

“捡起来?”那人本以为人多就变得肆无忌惮的,说完就要向袋子上踩,卫骁澈上前将他的脚踢开,在那人重心不稳的时候一把抓住他的手一个转身就将他的胳膊转到了背后,于楠见状冲了过来,卫骁澈一脚踹的于楠后退了几步,身后的人接住了他,卫骁澈16岁,正好刚考完黑带二段,这几个人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捡起来!”卫骁澈又说了一遍,这次声音明显要比刚刚大了一些,手上微微用力,那人吃痛的喊疼,用那只空着的手将袋子捡了起来,卫骁澈松开手接过袋子拍了拍就要离开,走到于楠身边的时候对他说了句:“上周你也被老师抓了吧?那时候我还没来,你又怨谁呢?”

卫骁澈走了没几步又说了一句:“哦,对了!你们今天晚上少了个人啊!”

话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于楠和那几个人在原地呆呆的站着。

卫骁澈穿过操场走出校门,等了一会儿,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回家了,怕叔叔婶婶睡觉了开门的时候还轻轻的,然而当他的要钥匙还没全部插进钥匙孔里,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回来啦!累不累?”婶婶带着围裙开开了门,将他的拖鞋从鞋架上拿下摆在他面前。

“不累,您和叔叔没睡啊!”卫骁澈有点不好意思,一边换着鞋一边回答着。

“这才几点,哪能睡这么早啊!饿不饿?我们给你做了夜宵!”

卫骁澈晚上吃了很多,一点也不饿,一进屋看见桌子上好多吃的,于是回答着:“有点!”

“那正好,洗洗手来吃吧!”婶婶将他的背包拿下来放在椅子上。

卫骁澈想都不用想这是叔叔婶婶特意做的,身为北方人,哪里有吃夜宵的习惯呀。

饭桌上,叔叔婶婶怕骁澈不好意思,于是也陪着吃了点,问着关于第一天上学的事情,学校伙食怎么样,爱不爱吃,还习惯么,学校老师怎么样教的好不好,他们知道卫骁澈学习好所以也不问关于学习分班的事,反正以他的成绩一定会考到一类班的。卫骁澈一一回答着,当叔叔婶婶问他有没有认识新的朋友时,卫骁澈想了一会儿却回答到:“有,他叫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