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二章 我没有家了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二章 我没有家了

18年前

眼光明媚,天空万里无云,卫爸在厨房做着早餐,卫妈在阳台上坐着瑜伽。“妈,吃饭啦!”,卫妈将瑜伽垫卷起放在一边倚着,洗了手,来到餐桌,这一天和平时无异,一家三口围着餐桌吃着早餐,聊着今晚要出发旅行的事情,但这一天注定是不同的一天,最平淡的幸福也荡然无存。

“骁澈,你慢点吃!”卫骁澈看了一眼手机后,就着急了起来。

“我和同学约好了一起打球,他们已经要出发了!”

“你行李收拾好了吗?你爸订的晚上的机票。”

“刚刚起床我就收好了!下午天气热,我就回来了,放心,来得及!”

“那你去吧,注意安全就好!”

卫骁澈放下碗筷就去房间换衣服了!

“还是年轻啊!”卫爸笑着说道。

“那我出门啦!”卫骁澈换了衣服,抱着一个篮球,背起包就出门了。

卫骁澈在篮球场打了一上午的球,休息的时候看见球场外面种着一排五颜六色的格桑花,拿出手机拍了下来,打开微信找到了妈妈发送图片一气呵成。卫妈最喜欢的花就是格桑花,作为家里唯一的女人,儿子老公两个男人都会宠着她,每次在外面看见都会给她拍下来,将照片发过去不久,电话就打来了!

“儿砸,中午回来吃饭吗?”每次叫儿砸的时候卫妈都是很开心的时候,卫骁澈也听得出来照片她很喜欢。

“回去,我现在就准备回去!”

“正好,你爸正在......唉,老公,有人敲门,我打电话呢!你去开一下门!你爸正要做饭呢!你回来也差不多好了!哐!”

“怎么啦!谁啊?”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声响,卫骁澈也疑惑了一下。

“你是谁!老公?老......”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门被砰的一声关上。

“骁澈别回家,先别回家。找警察,啊。。。。骁澈啊!爸爸妈妈永远爱你,你要......你要好好的,啊。。。。。。”卫妈用背顶着们,着急的说到。

随着一声踹门声和手机掉落的声音,卫骁澈就再没听到妈妈的声音。

“妈,妈。。。。。。”

“怎么了?哎。。。。。你的包。”卫骁澈觉得不对,迅速离开球场打了一辆车就往家里赶。看到平时淡定的卫骁澈此刻变得这么匆忙,同学们都非常讶异。

卫骁澈匆忙赶回家,一路上都非常害怕,心里想着千万不要是真的。坐电梯的时候觉得那是一生最漫长的几秒,在到达顶层,一步一步走向家门,在输入密码的时候看见密码锁上的一丝血迹,眼泪瞬间出现在眼眶里打转,卫骁澈用颤抖的双手打开了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随后便看到了一生中最可怕的画面。

原本干干净净的门廊地上全是拖拽的血迹,渐渐向里面走,看见两个没有头的人正端正的坐在沙发上,从衣服不难看出那是早上出门前告别的两个人,墙上电视上,窗帘上,沙发上全部都是血,男性尸体的手上还握着一个满是血的斧头,卫骁澈看到这一幕撕心裂肺的叫了出来,眼泪也流了出来,虽然确定那是自己的父母,但还是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那不是,顺着一滴一滴的血迹走到卫生间,镜子上写着一句,

“欢迎回到地狱。K.F.”

不知过了多久,哭了多久,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按了110:“临安小区12楼1702发生凶杀案。”便挂了电话。

等警察到的时候,门没有关,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就看见卫骁澈倚着墙坐在地上,背后倚着的墙面上都是溅的血!而他却格外的安静,“叫救护车!”来的警察看到他以为他受伤了。

“不用了!是我报的警!”卫骁澈用着沙哑的声音回答道,自己站了起来,走到了旁边餐厅,淡定的拖出一把椅子坐下了!

警察走进后看到沙发上的尸体的时候都很吃惊,毕竟当了很多年的警察也不见得见到这样的情况,有两名警察已经出去吐了,都被吓了一跳。随后便开始取证拍照,问卫骁澈什么,卫骁澈都不会答。只有眼睛是肿的,但此时并没有在哭。

卫骁澈就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些陌生人在家里进进出出,相机的快门声咔哒咔哒不停的响着,旁边的人好像一直在说些什么,但他明明听见了,却又觉得什么也听不清。

来的警察以为他是吓坏了,安排警察开导他也没有回应,在询问邻居的时候知道了他是这家的儿子。在取证完毕的时候,将尸体用白布盖了起来往外抬的时候,卫骁澈站了起来,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最后看了一眼他的爸妈,尸体就被抬走了,他恍惚间听到旁边的警察说了句话。

“同学,你要和我们回警局一趟!”一名年纪稍长的警察对他说道。

“好!”卫骁澈的冷静让从警很多年的警察都感觉反常,一般目睹了这样的犯罪现场,又是孩子,吓晕,精神失常都是有可能的,他的反应太过于平淡了。

卫骁澈说完后就向门外走去,再跨出房门的那一刻晕了过去。

警察联系了他在义平的叔叔,在鼎州上学的堂哥也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医院。

等卫骁澈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堂哥在外面和警察聊着什么。

“骁澈,感觉怎么样?”婶婶并不了解具体发生了什么,叔叔连忙去叫了医生,检查后,医生说只是受了刺激,好好休息休息就好。

警察和堂哥也在,警察也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同学,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但是有些问题还是要问一下的!”

堂哥正要回绝,而这时卫骁澈说了句:“可以!”

警察问了一些常规的问题后,问道:“我们发现卫生间镜子上有被擦过的痕迹,是你擦的吗?之前上面是不是有什么?”

“不是,我到的时候上面就什么都没有!”卫骁澈行若无事的回答着。

在询问完了情况后,卫骁澈问了句:“头找到了吗?”

“还没,屋子里小区里都没找到,我们会尽力搜寻的!有情况......”

还没等警察说完,卫骁澈就说了句“辛苦了!”就躺下了,自己把被拽了拽,婶婶见状把被子给他盖好,警察也识趣的走出了病房。

“爸妈,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在这陪他!”堂哥送走了警察说到。

“我们都在这!”叔叔婶婶不放心骁澈,想要留下来看着他。

“我要休息了!”卫骁澈突然间说了这么一句,像是下了逐客令一般。

“回去吧!”堂哥小声说了一句。

“好,那叔叔婶婶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来!”

爸妈走了之后,卫骁霖将灯关掉,只留了床头的一个小灯,坐在沙发上,谁也没开口,就这样过了很久,卫骁澈先开口说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虽然知道他不可能没事,但也这样回答着。卫骁霖不想安慰,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安慰!

“几点了?”

“九点二十。”

“我们本来九点半要走的。”说完一滴泪从左眼划过鼻梁掉到了右眼里,“哥,我没有家了!”

卫骁霖不知道回答什么,他今天见到的骁澈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他不知道如何说才会不触碰到他内心的那个敏感点。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一个让男孩变成大人的不眠夜。

几天后,警局将尸体送到了殡仪馆,尸检将葬礼的日子延迟了,到了卫爸卫妈下葬的日子,早上他穿了一身黑色衣服,手臂上婶婶给他用别针别了一块黑色的布就出门了,在去殡仪馆的路上路过那个篮球场的时候:“麻烦停车!”

叔叔赶紧靠边停了车,出事之后卫骁澈变得不爱说话了,但每次说话的时候都会变得特别客气,好像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

卫骁澈下了车,走到格桑花旁,将格桑花尽数摘下,回到了车里,这个季节格桑花刚开,数量并不多,卫骁澈甚至将花骨朵也都摘下了,车开起来了,卫骁澈在后排的座位上用长长的茎将摘下的花整理捆到了一起,脑中回荡着小时候妈妈说的那句:

“骁澈,这是格桑花,这种花代表幸福,如果拥有它就拥有了永远的幸福!你妈妈我最喜欢的花就是它了。”

“对呀,所以你妈妈给你爸爸我省了好多钱呢!”

想着想着,卫骁澈笑了,而这一切都被车上的家人看在眼里,以至于每年一到卫骁澈父母忌日的那一天,陪卫骁澈摘好多格桑花。

之后在殡仪馆骨灰推出来的那一刻,殡仪馆的人还说了句哪个是男的,哪个是女的,根据习俗又要卫骁澈自己将骨灰捡出来,叔叔婶婶在后面看着他将骨灰捡出来,放到盒子里,盖好盖子,又去捡另一个,心里酸酸的,又不敢哭,怕骁澈看见,从出事到现在骁澈一次都没在他们面前哭过,他们也尽量不惹他哭。

下葬了,石板盖上后,卫骁澈将墓碑前的白色菊花拿走将早上采的格桑花束放到了正中央,叔叔婶婶们都在山下等他,堂哥站在不远处的甬道上看着他,给他自己一点单独告别的时间,卫骁澈将花放好后,坐在墓碑旁,说了好多话,过了很久站起来说到:“我也永远爱你们,我会找到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