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 第一章 这样,也好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第一章 这样,也好

已经进入三伏天气了,天气开始变得燥热,人也变得燥热,慢慢进到了山里,空气渐渐地变得凉爽,人也变得心旷神怡起来,两个小时的车程,一阳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的问着晓雅各种问题.

“妈妈,那是什么树啊?好高。”

“妈妈,那是什么花啊?”

晓雅每年都会带一阳来,自从一阳记事以来每年问的都是一样的问题,而晓雅每年都会耐心的再告诉她一遍,就这样一路上的你问我答后,终于来到了这个他们每年都会聚在一起的地方。而今年不同的是,他们又迎接了一位小孩子的到来。

“晓雅姐,来啦!”党奕听到问外汽车的声音,就出门迎接,就看到一阳从车上跳下来。

“党叔叔好!”一阳穿着一件黄色的连衣裙裙,蹦蹦哒哒的走进来,这孩子的性格非常的活泼,正如邹微当年给她取的小名,像太阳一样温暖着周围的人。

“一阳又长高了,我看看多高了!”说着便向门边走,门上清楚的标着六个划痕,最下面的划痕是邹微在时画上去的。

“比去年高了这么多呢!你怎么长的这么快啊!”党奕摸了摸一阳的头说道。

“我不挑食,妈妈说了,不挑食的孩子长得快!”一阳自豪的说道,悄咪咪的微微翘起了脚尖。

于晓雅看着党奕身后在妈妈怀里的婴儿说道:“小孩子长得特别快,你家这个刚满月,这段时间更快!一天一个样。”

院子里还是那样,六年间从未变过,大大的院子里一半种的都是格桑花五颜六色的,三面都用木质的篱笆圈了起来,角落里一个小小的水池,水管整整齐齐的挂在了旁边的挂钩上,在前面停着一辆车,以前晓雅来的时候那里也总是停着一辆车,那是邹微的车,只不过已经不是那辆车了,想起那辆伤痕累累的车,小雅回忆着微微一笑。

“邹微,你这车光洗,不修一修啊?这划痕,这保险杠,留纪念么?”晓雅看着邹微的车心疼的说道。

“保险杠么,不就是用来撞的吗!车是用来保护我的,它充分发挥了它的作用!”邹微边刷车边回答到,那些日子她总是很开心。

走过白色鹅卵石铺的小路,另一边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坪,往年来都有很多杂草,他们平时很少来,来这里聚聚多半是来修理的,今年党奕老婆坐月子,就一直在这里生活,党奕辞掉了鼎州市里大医院的工作,来到义平这座小城市的医院当起了医生,上下班也很方便,也不像之前那么忙了。

角落里的秋千椅还在那里,经过风雨的打磨有些地方的木头已经有些起皮,现在再坐在上面的就是党奕和老婆儿子了。

一切都没变,一切又好像都变了!

就在说话的功夫,外面又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党奕去开门的时候,一阳蹦蹦跳跳的跟过去,她知道卫宇程和妈妈也来了,一阳很喜欢这个大哥哥,他们两家在一个区,小区也很近,但是不会经常遇到,每次聚会一阳都很期待和这个大哥哥见上一面。

卫骁霖没有来,由于警队有任务走不开所以也就没有参加这场满月宴。

一下午卫宇程带着一阳这个小妹妹玩耍着,也算是合了一阳的意,两个孩子的年龄差六岁,宇程有着超出他这人也年龄段的稳重,一阳又很听这个大哥哥的话,所以大人们就安心的一直在准备晚餐。两个孩子就一直在玩乐高,鲁班锁什么的,去年带了一些娃娃来的时候,宇程哥哥就一直在旁边玩着魔方,不说话,也不离开,回家的时候问妈妈,妈妈却说:

“你的这位宇程哥哥智商可是很高的哦!”

于是今年来之前便缠着妈妈买了好多很难解开的玩具,兴高采烈的和宇程哥哥玩着,解开再组装上,卫宇程也没有嫌她笨,一遍一遍地教着,一开始还很有兴致,但一阳归根到底还是孩子,注意力渐渐的转移在了其他的地方。

一阳指着对面的花丛问:“哥哥,那篱笆里的花是什么花啊?”

“扫帚梅。”宇程一如既往的话少。

“哦”一阳有些失落,她甚至都没太听清楚说的是什么。

看一阳有点失落,又多说了一些,“它还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格桑花。”

“隔伤花?”一阳不解的问道。

“是格桑花,平舌的桑,它是藏语翻译过来的,它的花语是珍惜眼前人,这种花喜欢生长在海拔很高的地方,是一种寓意很吉祥的花朵。学校里,路边总有很多这样的花。”说着就往花丛走去,一阳也跳下秋千跟在后面。

一阳马上就要上一年级了,和宇程在一所学校,宇程在六年级,开学正好就上初中了。小学部和初中部在一个地方只是不同楼,一阳知道后就一直期待着,期待着爸爸妈妈上班会很忙,没时间接她上学放学,这样他就可以每天和宇程哥哥见面了。所以一听见他说学校瞬间提起了精神。

“在藏族人们眼中是一种幸福的象征,很多人认为它是一种精神寄托,如果拥有它就拥有了永远的幸福!”想着眼前这个小孩,能懂什么是幸福啊,自己还没搞明白呢。

“那,给!”一阳摘下一朵粉色的花,递给他。摘下一朵白色握在自己手中“一个给你,一个给我,你和我就拥有幸福啦!”。

“宝贝儿们,洗手,吃饭啦!”

“来啦!”一阳手里的花随意的就掉在了脚边,就这么跑掉了。

宇程呆了一会儿,微微一笑,捡起一阳掉在地上的花,跑去将自己背包里最厚的一本书打开,小心翼翼的将两朵花夹在书中,放进背包里,跑去洗了手。

院子里摆上了桌子椅子,虽然天还没有黑,院子里的小灯也被点亮了,桌上满满的美食,一阳就眼巴巴的看着,嘴上还说着“妈妈,你们快一点啊,要不一会儿都凉了。”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微微一笑。

他们还记得,之前第一次在这里聚餐时,他们刚做完饭,邹微那句:“你们快一点啊!要不一会儿都凉了。”没想到那时邹微怀里一岁的一阳将这句话学的如此形象。

餐桌上

党奕左边桌子上摆着两套餐具,把杯里倒满了酒。

“来,照旧。”说完就将杯中倒好的酒一饮而尽,其他人亦是,卫宇程也将手中的果汁喝掉,旁边的一阳也有样学样喝掉了果汁。

放下酒杯大家就开始聊起了最近的事,工作上的,生活上的,关于邹微和卫骁澈的事像是商量好了一样闭口不谈,那是大家心中的一个如冰如火的一个存在,提起觉得刺痛,回忆起来又温暖袭来,因此大家都默默的回忆,从不提起。

“哎?对了,党奕,孩子都满月了,还不知道我们的小公主叫什么呢!”晓雅摸摸刚满月孩子稚嫩的小脸蛋问到。

“卫微。”党奕满眼都是爱的注视着宝贝女儿说到。

不用过多的解释,所有人都知道这名字的意义。

“还真是个说完就会让人微笑的好名字呢!”晓雅握了握小公主的小手。

一时成为焦点的小卫微,眯起眼睛笑了......

饭后整理完大家就都回到各自的屋子里睡觉了,于晓雅看着一阳睡着了,轻轻的将门关上走到院子里,看着空空的院子,角落里的椅子,慢慢的走过去坐在了秋千椅上,晃了晃,看着天空中被高高的树挡了一半的月亮,突然笑着说道:“还真的像长在了树上!”

“晓雅,你知道吗?山里的月亮特别漂亮,很多人都说山里的星空特别好看,但我觉得,其实山里的月亮更漂亮,有星星陪伴着,有树林陪着,有时候会被树挡住,像是长在了树上一样......其实人也是一样,总是要有人陪伴着的......你看我漂亮吗?”

“漂亮!”

“那就多谢你这颗星星的陪伴了!”邹微说完话又转头看着月亮。

晓雅看着坐在病床边的邹微,她那双大眼睛透过病房的窗户看着天上的月亮,就那么一瞬间明明看着邹微,但又觉得她好像看不见她了!

“晓雅姐”

于晓雅从回忆中醒来,看见党奕拿着毯子走过来。“山里的昼夜温差大,披着点吧!”

于晓雅将毯子盖在身上问道:“弟妹孩子都睡了!”

“嗯!”

党奕坐在了于晓雅身边,二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被树遮挡的月亮,听着周围的虫鸣。

“卫骁澈他回来过吗?”于晓雅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寂静。

“没有!”党奕犹豫一会儿回答。

“他走的前一天,我俩也坐在这里聊了很久!”

“都聊什么了?”于晓雅好奇的问道。

“他说他想和邹微姐结婚,人不用多,就我们这些人就好,就在这里,邹微姐设计的房子,他知道她希望穿着婚纱和自己走在这条白色的路上,路过这片格桑花,走进这个家,他说他想和邹微姐要一个孩子,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她们,在草地上教孩子走路,跑步,骑车,邹微姐在椅子上说着小心,那是他这辈子最想过的生活!”

“我一直认为它是一个乐观的人,但那天的他很悲观,后来他说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将努力生存的人逼上绝路,又在绝路上拦下要去死的人!还有很多类似的。”

“你知道他去哪了吧!”听到他的回答于晓雅转头看向他问道。

“我知道!”党奕也看向她回答到。

四目相对的这一瞬间,于晓雅便什么都不想再问了,转过头继续看着那月亮,眼中的泪都没有落下。

“这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