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开局一本封神榜 > 第269章 关我何事

开局一本封神榜

第269章 关我何事

乍一看,这个鼎有种沉稳的感觉,四面有着仙女飞天的浮雕,可是很容易让人引以为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古董,林牧看了一会,再看出了这个鼎表面漂浮着的丝丝灵气。

看来这个主人十分不懂保养。

让这么一件灵器就放在这里生锈,直到天长地久。

林牧看了很久,就断定这件鼎的作用一定不同寻常。

张意见林牧驻足呆望的样子,果断地下了结论:“林牧先生要是喜欢这件东西,不妨拿去,反正它在我这里只会徒招祸事。”

“多谢。”

林牧嘴上这么说,却仍是直直地看着,没有任何要行动的意思,他知道,张意是想用这个鼎,换来林牧对张家的庇护。

张惊天一听说自家的传家宝要给别人,看向林牧的眼神无意间也更愤恨了几分,紧紧捏起拳头,却一言不发,自己家的传家宝也要送给别人,这真是何等地奇耻大辱。

“这件鼎让李家争夺不休?”

林牧觉得有些好笑。

既然张意能将这么一件宝鼎毫无怜惜地送给自己,为何不能送给李家呢。

“当然不是。”张意再次长叹一声,“是....我手中的一份帛书。”

张意苦着脸说:“自从张家开始衰落,我便用张家祖上传下来的一些宝贝游走在一些隐世家族中,希望取得一些机遇,以便能让张家东山再起,可是,没想到,就是我祖上的宝引来了祸事.....”

张意一声苦笑。

林牧这才明白那张意那是怎么回事,张意手里的一份帛书,李家也想要,文家也想要,张意谁都不想得罪,却惹怒了李家,李家愤概之下给张意下了毒,放话说要是张意不交出那帛书,就等着生不如死吧。

如今,即使是玉壶,也无法吸尽张意体内残存的毒素。

“那份帛书是什么样?”

对于文家和李家都争抢不休的帛书,林牧来了大大的兴趣。

“林牧先生。”张意抬起头来,稍微有一点惊讶地说,“这种引来祸事的帛书你确定要看?”

林牧点点头,这种东西,要是不堵一块,他心里实在不舒服。

张意长叹一声,知道林牧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也好,那么接下来的一切事情就让他自己承担,和他无关了,他命令张惊天去仓库取。

林牧看见了那份斑驳的布帛,运用了特殊手段,保存还算完好,但是上面的字迹稍微有些模糊不清,用了红色的墨水写就,而且那些隐秘的符文林牧根本看不懂。

“这玩意儿?”

林牧看着有些哑然失笑,“这看着不就是一份普通的古董么?也值得两家如此争抢?”

张意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没想到,我居然会因为这个引来祸事。”

林牧看着张意,心里浮起了一丝丝疑惑:“老爷子,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要是李家,根本不会给你下什么毒,我会直接将你家上下杀个鸡犬不留,然后开始搜。”

张意诡密一笑,脸上居然露出些得意之色:“林牧先生,我之所以敢在隐世家族里寻找机会,自然有些保命的王牌,让那些家伙不敢轻易动我。”

“什么底牌?”

“我在替另一个隐世家族办事。”张意脸上带着些微的自豪,“虽然还不足以让那个家族为了我而得罪李家,但是,李家打狗也得看主人了。”

“原来如此。”

林牧道,想必张家因为得罪了自己,要维持现在的情况已经很难了。他也不必多在意,“如果林牧先生想要,这份帛书直接拿走就是。”

张意一脸巴结地说。

林牧手里拿起这份帛书,说实话,这份帛书上写的什么,他委实没有看懂。

这个时候,张家一个仆从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张意有些不满地看了那个仆从一眼。

呵斥道:“干什么?没眼色的东西,没看到有贵客在这吗?还这么慌慌张张,是想丢我的脸?”

仆从吓得连忙站立,脸上却仍是一副慌张无比的表情:“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李家带人来了。”

“限今日之内交出这份帛书,不然,就今天非要了你的性命不可!”

“什么?”

张意气得呕出一团血来,血液在被单上,如同一朵盛开的花。

张惊天赶紧上前扶起了张意,极其愤怒地道:“这该死的李家,欺人太甚!莫非真是看我们没有人了不成?”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一闪,一个穿着黑色练功服的人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一脸傲视地看着众人,而张意思坐在床上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他,却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张惊天紧紧扶着张意,俨然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

林牧拿着帛书,站在原地,依然不知道帛书的那些符号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标准的电灯泡。

该死,张家和李家的争端,他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关他什么事呢?

黑衣男眼神一瞥,看见了林牧,眼里顿时闪过了一丝轻视,这张家真是落魄到这种程度吗?连个高手也请不起?不知从哪请了一个小白脸,只怕连挨上一拳就会一命呜呼吧。

林牧站在原地发呆正出神,不想黑衣男一下子走了上来,猛地夺过了他手里的帛书。

“哟,老爷子,你看起来正经,没想到还有这种癖好啊?”他一脸下流又不怀好意地说,“寻来一个小白脸,每天来伺候你,一定很舒服吧?”

说完,他自顾自地哈哈大笑起来。

林牧眼神一凝。

他说张意如何和他无关,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把话题扯到他身上!

林牧猛地上前一步,死死地抓住了黑衣男的手腕,黑衣男的手腕顿时像被拧成了麻花一样,脸色顿时扭曲起来,“你这是找死!”

“你就是张家请来的打手?”黑衣男恶狠狠地说,虽然疼得脸色近乎扭曲,但是气势绝对不输,“张家什么样子,你还敢来?得罪李家的后果,你承担得起码?”

林牧阴着脸说:“我不管我是否承担得起得罪李家的后果,但是今天我一定让你后悔你说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