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喜春宴 > 第二百七十二章:侧妃生病

喜春宴

第二百七十二章:侧妃生病

这一路到了侧殿,伸手的嬷嬷便拿了好些银钱去,打点那些入了殿选的姑娘们。这又是好大的一笔开销,这入了殿选的姑娘,都是一些名门望族,赵琮掖如今的地位,是不敢轻易得罪的。但是也不能全由着他们,这不喜欢的姑娘,还是得送走的,除了安玲珑,便一个也没有留下来。

到了侧殿,侧妃安顿好了安玲珑,便立即跪下行了一个大礼:“姐姐在上,今后便是琮掖府邸的正妃了,还望姐姐对我宽慈一些,我们好生扶持好四皇子,让他平步青云!”

安玲珑坐在椅子上头,这这杏眸望着跪在地上的侧妃,和这侧殿里满屋子的太监和奴婢,便知道这侧妃是小题大做了些。明面儿上瞧着,是侧妃懂事周全了礼数,可她心头明白,这侧妃是做给这些奴婢看的。

明日里,这宫里头的人,便会传言,这侧妃是如何的温婉贤良,如何的礼数周全,又是如何的委曲求全。这正妃,又是如何的摆架子,后来居上,还咄咄逼人。

安玲珑放下手里头的茶盏,也不揭穿这侧妃的心思,伸手将她扶起来:“要是姐姐跪着,那我岂不是要跪破膝盖!姐姐别笑话我,我虽是安府的嫡女,但毕竟也是在乡野田间长大的,是自由惯了,没有规矩惯了的!”

侧妃这才起来,一抬眸,便撞见了安玲珑水灵灵的碧眸,同是女人,这眼眸在她明艳的面颊上便驻足了几分,挪不开眼睛,更别说是男人了。这安玲珑无论是模样儿还是家世,如今都是远远高过她一截的,她这心头不禁盘算这,自己和自己府邸的小少爷,终究是输了,今后都要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了。还有府邸自己那娃娃,虽是年纪还小,但是做惯了府邸的大少爷的,如今这安玲珑便是他的嫡母了,自己只能是二娘了。

想到这里,侧妃这眼眸一酸,心如钝刀剜肉,她从未想过,原来自己也是要争风吃醋的,自己也是要为了自己娃娃,今后就不能叫自己娘亲痛心的。

正说着,安玲珑将她这一切心思都尽收眼底,反倒端起一盏茶来,敬给她:“还请姐姐喝了妹妹这盏清茶,今后这府邸,还是姐姐说了算,我一个乡野村妇,是管不来这么大府邸的!”

“这……这……”

“就当妹妹求你了,这府邸的下人是听惯了姐姐的话,要是突然换做我,这府邸还不得乱做一团么?我可是最喜欢玩儿的,姐姐就辛苦了,多担待一些!”安玲珑对这琮掖府邸是没有半分兴趣的,谁当家,在她看来,没有半分分量。

“可是妹妹今后才是这府邸的正妃,四皇子是最不喜欢乱了礼数之人!”

“四皇子还没有八抬大轿来安府娶我呢,我爹爹安宰相是不会应允的,这段时日,我还是得规规矩矩的回安府住着!再说,就算是嫁到了琮掖府邸,这当家作主的事儿,还是姐姐担着,我可是想清闲得很。”安玲珑一脸的倦意,笑呵呵的回应着侧妃。

见这安玲珑再三说府邸的事情,让侧妃做主,侧妃这心头才好受了半分,这面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靥来:“还指望着安妹妹早点儿来这府邸,好疼惜我们大少爷呢!”

安玲珑自然是知道这侧妃是什么意思,若是她嫁过去后,这府邸她便是正妃,今后侧妃的娃娃便要叫她为嫡母,这生生母亲便是二娘。

“我才说了,我是野惯了的,今后这娃娃还是辛苦姐姐自己带着,这称呼上也不必在意,要是四皇子问起来,姐姐尽管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就是!”安玲珑也困了,这下已是中午,她从今儿早起来,梳妆打扮好,就乘坐自家的马车,来这宫里头了。

到了宫里头,这随随便便的站着也不是,坐着就更不是了,拘泥得很,这下才算是轻松了一阵。扭了扭脖颈,喝了半盏茶,睡意便来了。侧妃心细,见她一脸的倦容,紧忙招呼身侧的嬷嬷:“伺候正妃睡觉吧,睡好了,再送正妃会安府!”

安玲珑着实累了,也没有拒绝,这侧殿是平日里四皇子赵琮掖批阅奏章的地方,这下,四皇子睡在内殿,她睡在这里正好。

躺在这床榻上,真丝被褥,沁人心脾的香炉,让她顿觉着舒服了很多,闭上杏眸,很快这侧殿卧房里,便是均匀的呼吸声。侧妃见她睡着了,便掩上门出了侧殿。

出门后,便狠狠的扇了身侧嬷嬷一把掌:“不是说,这出挑的姑娘都清理干净了么?这就是你办的好事,你看我娘亲如何惩罚你!”

这嬷嬷见四下来往的奴婢较多,颔首着:“侧妃息怒,都是奴婢的错,本来这一路初选到会选,都没有见着安宰相府邸的嫡女,可不知道为何,这殿选她就来了。安宰相如今权势滔天,又是四皇子的得力之臣,奴婢自然是不敢拦着的!”

“那不敢拦着,也不知道提前来禀报我一声么?”侧妃这面颊再没有往日的端庄与大气,这瞳眸里也充满了怒气。

要是以前没有娃娃,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眼也无所谓的,她不想母仪天下,也不想做德高望重的妃子。如今有了娃娃,这小少爷聪慧过人,又讨人喜欢得很,她不得不为自己这府邸的娃娃未雨绸缪。

“这……这殿选的前,侧妃让奴婢一直盯着这些姑娘,奴婢便一刻也不敢离开,一直盯着这些姑娘!”这嬷嬷也是死板得很,她还是低估了这安府的嫡女安玲珑,根本没曾想,这清瘦的模样儿,竟然是四皇子喜欢的类型。

“你以为?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我看你是老了,这半起事情来,也是越来越含糊了,今后便不要在这府邸伺候了,去外府去吧!”侧妃胸口起伏,重重的吐气,可是今日发生的这事儿,她心头还是不畅快,恼怒得很。

今后,这府邸果真有了有权有势的正妃,她这日子,还不知道会过成什么样子。

这外府便是赵琮掖以前皇上还在的时候,养的那些外室,还有府邸的通房,也一并迁出去住着了。自打有了朝春阁的媚儿,这赵琮掖便甚少再去理会那些通房和外室了,碍于有生养,也就一并留着。但是平日里,除了娃娃还算过得精致一些,那些妇人,过得和村妇没有二样,这伺候的奴婢便更是苦得没话说了。

这嬷嬷年岁已大,这半辈子都是在府邸好吃好喝的惯了,这下突然要去外室那边伺候,是有些不乐意的,但总算是还能保住一条命:“侧妃怎么安排,奴婢便照做就是!”

殿选完后,所有的册封和婚礼庆典都交给了宫里头礼部来管,侧妃便准备回府去了。上了马车,撩起了这马车的帘子,这双疲惫的眼眸,略微泛红,望着这高低错落又辉煌精致的宫殿,这眼眸里忍着的泪水终究是滚落了下来:“鸿儿,终究是娘亲没有用,让你今后在这宫里头,日子过得不安稳!”

这侧妃盘算的,便是自己这娃娃是四皇子唯一名正言顺的娃娃,就算四皇子今后做不成皇上,这娃娃也是独一无二的,也是琮掖府邸最娇贵的大少爷。可如今,这一遭,这大少爷便要变成庶出的少爷了。今后,就要是本是滔天,也要被这一从的身份压着些,娶亲的话,就更不用说了,这庶出的子嗣,和外头那些通房和外室生养的,几乎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从皇宫到琮掖府邸,本来车马只有半个时辰的功夫,可是这车马走得慢,侧妃心头又心事重重的,硬是走了一个时辰的功夫才到了。到了这府邸,赵允鸿正在午睡,侧妃见他白生生的面颊肉嘟嘟的,这肉嘟嘟的小手还放在嘴里吮吸着,身侧的乳娘也在打瞌睡,眸色一暗,整个人向后一倒,便晕阙了过去。

殿选后,这府邸的下人都知道,侧妃病中了,卧床不起,整日里还咳嗽不止。这下人平日里,见侧妃温厚,甚少责罚这些下人们,也都没有往细了想。都认为,这侧妃是劳累了四皇子选正妃的事情,把自己都累病了。

只有她自己心头知道,今后自己母子,在这府邸的路是何其艰难。可怜了自己这娃娃,小小年纪,今后这府邸的人便要叫他庶出的少爷了,这府邸的风向终究是要变了。

她这幅身子,是甚少生病的,可是这次确实病得厉害,整日里昏昏沉沉的,双目瞧自己娃娃都瞧不真切,乳娘怕娃娃沾上上了病,也很少将娃娃抱到她床榻前去。

一日三餐,她也吃不下,才短短三日,整个人便清瘦了一圈儿,这咳嗽也不见好,府邸的人都尽心伺候着,四皇子也让宫里头太医院的郎中过去府邸日日瞧着,可还是不大好。这咳嗽,还时不时的能咳出血来,她这是心病,除了自己娘亲,怕是无人知道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