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豪大侦探 > 第88章 偷天换日

神豪大侦探

第88章 偷天换日

“这?!膝盖上的伤疤完全一致啊!这....不会是一个人吧?”威尔斯难以置信。

一回到警署,几人就找来法医要求再次检查那条早上打捞起来的腿。

可法医自信满满,再三强调,这就是梅森的尸体!

秦林却死活不相信:“不!这条腿肯定是属于白鬼的!杀掉他的人就是假库克(梅森)!他可能还活着!”

秦林其实已经说出了案件的关键,可是现在卡在他们面前的,却是这份尸检报告。

“我们还是要相信科学啊....”威尔斯低声喃喃道。

秦林一拳敲在桌子上:“不,这就太不合理了!这个案子从头到尾都是针对白鬼的谋杀!而不是梅森!好一个偷天换日啊!我差点被耍了!

绮雨正准备安慰他,可是秦林却狂笑了起来:“哈哈哈!一定是这样!福尔摩斯说过:当排出了所有其它的可能性,还剩一个时,不管有多么的不可能,那都是真相!”

秦林的样子看得威尔斯直发憷,立即离他远远的,他害怕发狂的秦林用手术刀再给他来一下子。

法医懒得理他们,走出了解刨室。

秦林则问道:“这个法医水平如何?”

威尔斯说道:“我们米国法医的待遇很低,大部分都是兼职的,但是水平还将就吧....”

“将就个屁!绮雨,你联系一下这方面的专家,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来!钱管够!”绮雨点点头立即开始用手机联系。

做一次尸检就能得到两万美元,这种差事跟天上掉馅饼没有什么区别。

一个小时不到,这方面的专家就带着团队赶到了警署。

没有过多的寒暄,专家立即开始工作。

完成尸检查后,专家开始解释原因,为什么白鬼的这条腿显示却是梅森的DNA。

“血液就是关键,你们警署聘请的法医水平实在不怎么样。”他一边洗手一边说道:“很多人不知道,断肢在其他人的血液里长时间浸泡后,一定会有所渗透,DNA也有可能变成和血液的主人一样!”

“这种方法相当粗糙,只有一定的几率!但是,这个犯人赌赢了,用这条被血液浸泡过的腿骗过了你们警署的法医。但是现在我重新宣布!这条腿和断手绝对不是同一个人的!”

无论如何,秦林的猜想已经得到证实,法医临走前还开出了一份在米国最权威的尸检报告。

原来,从一开始被杀害的人就不是假库克(梅森),他只是提供了一只手而已!而真正被杀害的是这个给康尔德公司工人放高利贷的混混!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威尔斯的问题也是所有在场警员想要知道的。

“假库克,不!是梅森....”秦林点燃雪茄后,继续给大家解惑:“事情可能是这样的....”

“梅森多年前离开家人,来到了繁荣的纽特市寻找工作,想为他卧病在床的侄子出一份力。然后进入了康尔德公司。十五年前,正如那个老人所说,库克是个非常胆小懦弱的人,在她妈妈被吓死后,他应该是选择了自杀。”

“然而,按照米国的法律,这种失去主人的房子是会被**收回重新拍卖的,这对康尔德公司的地产计划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当时负责强迫居民们签合同的应该也是‘甘拉诺’这个地下势力,而白鬼一直都是他们的骨干,一定参与其中。”

“那晚,白鬼再次登门威胁的时候,却发现了库克的尸体。无奈之下,他开始想办法。突然,他想起了康尔德公司里有一个人和库克长得很像,于是灵机一动,就让那个人假扮库克,然后模仿了签名!房子的问题顺利解决....”

“而那个人正是梅森!”

“看着白鬼给他准备的酬劳,又想着病床上的侄子,他接受了恶魔的契约!但是做了这样的事情,心里当然有些内疚的,于是他开始厌恶梅森的身份,用库克的名字继续着工作和生活。”

“之后,他认识了泰勒的父亲和凯林的父亲,但是两人先后都被逼死....”

“这个公司的所作所为让他的罪恶感日渐加重!于是他决定做些什么来缓解,他开始关心被送进孤儿院的泰勒,梅森关心他,培养他,就像对待儿子一样亲。”

“渐渐地,泰勒长大了,两人也确实培养出了父子般的感情!本性正直的梅森决定脱离康尔德公司,他带上了泰勒成立了新的公司,虽然日子苦点,但幸福了很多....”

警员们静静地听着,感觉这是一个十分传奇的故事。

秦林喝了口咖啡,继续道:“但是平静的生活又被白鬼那个恶棍打乱!我估计白鬼上门时,应该是拿十五年前的事情威胁梅森,让他给钱之类的。”

“两人越来越激动,打了起来,梅森失手杀死了对方....”

“但想着刚刚长大,才找到女朋友的泰勒,又想着自己这十几年来过得小心翼翼的生活!他不甘心....白鬼的尸体他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一次赌上泰勒和自己侄子未来的计划!他这个杀人犯要和白鬼一起消失!”

“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医学知识,他先是将白鬼的尸体小心地锯开,尽量保证白鬼的血不留在案发现场!接着他给自己放血并将一部分洒在了案发现场的地上,然后忍痛锯下了自己的右手,最后将手浸泡在了自己的血液中....”

威尔斯打断道:“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手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何必再用自己的血浸泡了?”

“为了尸块前后展现的方式一致,让我们先入为主,当我们再看到那条浸泡在血液里的大腿时,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也是他的!”秦林没有停下来:“这正是他匆忙之下想到的计划,首先白鬼已经死了,但是不能让人知道,应该是害怕地下势力知道真相后,对泰勒报复!然后也彻底证明了‘库克’这个人的死亡!让泰勒和他的侄子拿到保险赔偿。”

“其实,就是用“库克”的死亡掩盖掉白鬼的死亡....”

威尔斯还是有些不解:“那他只扔掉自己的断手不就可以了?何必还要再扔掉白鬼的腿了?”

秦林按着鼻梁说道:“很简单,他的目的就是像进一步证实自己的死亡!确保受益人得到保险赔偿!但是他也不可能再锯下自己其他的部位,否则怎么完成开车移尸的计划?自然只能利用白鬼的尸体!”

“那他把白鬼埋起来也行啊!”威尔斯还是想不通。

秦林斜着眼看着他:“废话!你把自己手锯下来,又放了自己这么多血,还有力气做这些事?只能按照原定的计划实施下去!”

威尔斯反应了过来,憋了一个大红脸。

在场的警员们就案情开始议论起来:

“这算是父爱吗?”

“他还没有死吧?”

“我们现在就出去找!”

秦林用推理结合想象力尽力拼凑着真相的拼图,然而这都是推论!没有找到梅森这个杀人凶手的话,只会变成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