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 159章修了个假仙(11)

快穿这个反派太稳健

159章修了个假仙(11)

“姓胡?”云落瞪大了眼睛。

该不会是他也来了吧?

“是啊,别看他长得风流倜傥、人模狗样的,脑子可不灵光。”

那道士可能在那人是身上吃了瘪,提起那事依旧咬牙切齿。

“你好像很生气?”云落有些幸灾乐祸,如果胡荣也来这里了,那该多好。

那道士一甩佛尘:“能不生气吗?明明是百年一遇的天医和武者,那么好的双资悟性不去参天问道,反而非要堕入红尘,简直是冥顽不灵。”

如果能收那个男子做徒弟,他可能就可以借着徒弟扬名立万了,毕竟靠他自己是比较困难了。

可那个男人对他的苦苦挽留,无动于衷,非要去小千世界里寻找哪个女人。

简直是暴敛天物。

“那他去哪里了?”云落迫不及待想知道那人的下落。

“能去哪里,像那种刚愎自用的人,哪怕是天资卓越,定然会走火入魔得不偿失的。”

“哦······”云落的心里有着浓浓的失落。

“你虽然资质一般,但也不可妄自菲薄,假以时日也能进步一二的。”那道士安慰道。

“我的资质有那么差?”云落瞪大眼睛道,毕竟原主的三级玄师的成就摆在那啊,而且后来还差点得道成仙了。

应该也是优等生啊。

“因为我遇到那个胡姓小子太变态了,其他人也就······”入不了法眼了。

他说完拂袖而去。

云落并没有理会那仙风道骨道士的话,慢吞吞的掏出口袋里鸡腿,小口小口的吃着。

【小落落这可是道观哦。】碎神号好心的提醒着。

“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不弄虚作假的修行就是好修行。

如果只是走马观花做做样子的修行,说白了无非就是急功近利而已。”

云落渣的明明白白。

正所谓,知我我者谓我心忧,不可我者谓我何求。

【好吧,我闭嘴。】碎神号无可奈何的下了线。

吃完鸡腿的云落,慢慢的闭上眼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人问结果,佛说原因。”

“三千法度无外乎天地纲常、七情六欲,天让我舍弃情爱,那天地之爱又何为大爱?”

“云落你不要害怕,就算你只剩下一丝执念,我也会用聚魂灯拼下自身修为把你给找回来。”

“哈哈哈······天地之间居然还有我得不到的东西,简直是贻笑大方。”

“天道、地道、人道我甘愿把灵魂碎片散落到三千世界帮她重塑肉身。”

“哈哈哈哈······我得不到的,你们必然也是痴心妄想。”

随着一声重重的叹息,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如同闹哄哄的菜市场。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云落只觉得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啊…啊…”

可不管她怎么努力睁不开眼睛也摸不到实物,甚至脑海里交错着不同场景的画面。

有人让她万劫不复。

有人甘愿自暴仙体,追她到三千世界。

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她却没有理出来一个头绪。

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云落终于能睁开眼睛了,猛然发现自己还在原先的桌子旁边,镜子却碎了。

只不过周围的八卦阵已经消失不见。

之前经历的一切,仿佛是做了一场梦。

翩翩公子从天而降,重新坐回云落对面的椅子上。

一切似乎还是她刚来的样子。

甚至连两个茶杯的摆放方位都没有改变。

可云落知道,那些经历,如果她不能突破的话,可能就永远留在那个镜子里。

“我这两次历练总共用了多长时间?”云落情绪毫无波动。

她伸手想拿起桌面上的碎片,可惜手还没有碰到就烟消云散了。

桌上顿时空无一物,干净如初。

“大概半炷香的时间。”翩翩公子如实答道。

“才半柱香时间啊。”云落起身,心中一片茫然。

可明明走了两个世界,世界里的人音容笑貌还在脑中徘徊。

也许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那镜子里可能十年,甚至更久。

“一切皆有定数,但好像又不那么简单。”翩翩公子说着重新沏了杯茶递了过去。

云落低头看了下橙黄色的茶汤,一饮而尽。

微苦······

这个时候一颗金灿灿的珠子落到了云落的手里面,光芒万丈。

“你现在可以安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找你想找的人,我这儿的审查,你已经顺利通过了。”翩翩公子说完便凭空消失了。

而云落则是跟着这颗珠子一直往前,直至走出了异仙塔。

“狗子,你的敌人怎么还没有出来把你东北乱炖了?”

反倒让她差点在镜子里出不来。

这会不会匪夷所思?

【哎呀,小落落啊你居然不心疼我了。】

“嘘······看看这破珠子带我们去哪里。”

碎神号差点掉了下巴:你居然敢说你手里拿着的是破珠子。

啧啧·······

了不得啊。

二狗子偷偷回看了眼空间那半颗忽明忽灭的混沌珠。

云落没有理会二狗子的大惊小怪,顺着那金色小球的指引,直接去了升仙台。

“请问这位仙子你是要拜见何人?”仙卫拦住了云落的脚步。

云落收起小珠子笑道:“我找奉栾。”

“请稍等。”

这一点倒是让云落有些意外了,本以为会墨迹一下,结果对方直接就应答了。

没多久仙卫就走了出来:“奉栾,是上等仙,升仙后就去了凌霄宫当仙卫了,您可以去那儿找他。”

“哦。”云落谢过那仙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狗子你知道这个破珠子为什么是黄色的吗?”

碎神号:【小落落求求你了,这可是纯洁无瑕的仙宫啊。】

“狗子凌霄宫是什么地方?”

【鸿钧老祖的地方!】碎神号言简意赅。

“那个老祖是不是很厉害?”

【这?】碎神号打量了下云落,却没有下文了。

“那就是徒有虚名了,嘻嘻……”

【当初确实有个帝姬打得他满地找牙。】二狗子隐晦曲折的说道。

“这位仙子,你要进仙家重地,不知可有任务在身?”

这儿的仙卫,开始穿金甲了。

升仙台的仙卫,可都是白衣衫。

但这儿的金甲只是覆盖胸膛、臂膀和膝盖。

但看着就与众不同了,而且那些金灿灿的黄金应该是很值钱的。

而且还是神仙的黄金。

“我要去找一个人,任务是与对方沟通如何打怪升级。”云落满口胡诌道。

“那你是受何人所托,为何我没有接到通报?”仙卫开始有些警惕起来。

云落笑道:“实在是事情紧急,所以我就直接来了。”

“那不行,这样的话,你就不能进去。”仙卫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云落没法,只能拿出小金球道:“这东西你可曾见过,这是东皇太一之物,实际上这所有的任务都是他布置的。”

云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因为这小金球只会乱动,并没有特殊的气息,甚至除了黄,云落都看不出它与众不同。

她只能把锅丢给别人,自己背是不可能自己背的。

云落话音刚落,这小金球脱离了云落的手掌之后,竟然绽放出了光辉。

而这光辉中竟然若隐若现,有着东皇太一的影子。

虽没有神识,只是印记,守卫还是恭敬的下跪行礼。

“既然是东皇帝君的安排,是属下眼拙了,您进去吧。”

仙卫让开了一条道路,语气也恭敬了不少。

云落迅速走了进去,小金球也紧跟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