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019章 卖豆腐

长姐她富甲一方

第019章 卖豆腐

随后拉着庄清穗便下了牛车。

“客气啥。”男子咧嘴笑了一笑,待她们姐妹两个人彻底离了牛车,这才甩了鞭子,赶了牛车走远了。

庄清宁和庄清穗两个人,背着满竹篓的豆腐,在街上张望了一番,最后寻了空地儿,把竹篓给放下来。

左边是卖驴打滚的,右边是卖豌豆黄的,皆是卖吃食,且软嫩不能摔,又经不得灰尘的东西,地界也干净,卖豆腐倒也合适。

打开竹篓,在最上头摆上一块白白嫩嫩的豆腐,这小摊儿便是好了。

庄清宁清了清嗓子,叫卖起来。

“卖豆腐,卖豆腐嘞,好吃的豆腐,一文钱一斤,豆腐嘞,卖豆腐嘞……”

等她喊上几声后,原本有些扭捏不好意思张口吆喝的庄清穗,也学着姐姐的模样,大声叫卖了起来。

如此过了一盏茶的功夫。

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听到卖豆腐的声音,频频侧目的也有,可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停下来看看豆腐,更别说买了。

“姐姐,咱这豆腐咋就没人买呢……”庄清穗一张脸皱成了包子。

站了这里了许久,嗓子喊得都有些发干,这豆腐却是无人问津,心中的挫败感可想而知。

尤其是旁边的豌豆黄卖出去了两份,驴打滚卖出去了三份时,这对比之下,显得她们的生意就更加惨淡了。

庄清穗有些郁闷的往四周看了看,这眼中已是积了些许的水花。

庄清宁也是拧起了眉头。

“你们两个,不常来镇上吧。”一旁卖驴打滚的,是个慈眉善目的大娘,姓柳,看着一脸郁闷的姐妹俩,道。

“是,我们头一回来镇上卖豆腐,从前甚少来。”庄清宁笑答,一边往那大婶旁边凑了一凑,满脸堆笑问道:“看大娘您似乎知道些什么,不妨跟我们姐妹俩说一说?”

“实不相瞒,家中我和妹妹相依为命,好不容易寻了磨豆腐来卖的营生,这要是因为卖不出去豆腐,不赚钱反而赔钱的话,这日子当真是不好过了。”

“烦劳大娘给指点一二,我们姐妹俩不胜感激。”

柳氏闻言,呵呵笑了起来:“我就是瞧着就你们俩个小孩子出来卖豆腐,身边连个大人都没有,晓得你们应该是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才张这个口的。”

“你们俩个不常在镇上卖东西不知道,这个镇上,有个老大的豆腐坊了,叫做常记豆腐坊,他那磨的豆腐,是酸浆点的豆腐,味道好,还耐吃,价格也公道,时常来镇上的人都只认这个常记豆腐坊,买豆腐也只去那买。”

“前几年的时候,到是有个村子里头的来的什么文氏豆腐坊的,听说是个寡妇家磨的豆腐,也是酸浆磨的豆腐,滋味到是能和这常记比一比,只可惜这两年听说年岁大了,便不干了。”

“就你们两个小孩子磨出来的豆腐,这滋味肯定比不上常记的,没人来买也是正常,听大娘我一句劝,你们俩这回也就罢了,赔钱也就赔了,往后换个营生来做,这豆腐生意,在咱们镇上,是做不下去的。”

庄清穗一听这个,这脸皱巴的是更狠了。

刚开始呢,是怕租不下来这豆腐坊,后来又怕做不出来豆腐,眼下这豆腐坊能租了,豆腐也做出来了,拿到集市上来了,却说这豆腐是卖不出去的。

这日子,过得也太艰辛了吧。

庄清穗这眼泪,眼看着吧嗒吧嗒就要往下落。

庄清宁闻言却是笑了一笑,道:“多谢大娘提醒,也让我们姐妹俩晓得这其中的缘由了。”

“既是知晓,那便早早收了摊吧,想想旁的营生,也早点寻个出路,瞧你们俩面黄肌瘦的,也怪可怜的。”柳氏叹气道:“这豆腐生意亏了也就亏了吧,这做生意的,到底是有赔有赚的,只能说你们运气不好了……”

“谢谢大娘为我们打算。”

庄清宁咧嘴笑道:“只是这头一锅豆腐已经做出来了,我俩也费劲背到了镇上来卖,怎么也得想想办法把这豆腐卖出去才行。”

“话说的是不差,到底是已经磨出来的豆腐,若是白白这么扔了,到底是浪费了,只是……”

剩下的一半话,柳氏说不下去了。

两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想着赚钱讨生活的,背着那沉甸甸的豆腐到了镇上,她这会子却一个劲儿说豆腐卖不出去,到底是有些不好听,也让人难受。

“成吧,既然都到镇上了,也就好好卖豆腐吧。”

“是这么回事,既是都到镇上的,说啥也得好好卖这豆腐才成。”庄清宁笑的眉眼弯弯,用那豆腐刀,把最上面的那豆腐切成半寸见方的小块:“不过大娘您也尝尝我们的豆腐,我们做的豆腐,真的不比您口中说的那个豆腐坊做的豆腐差。”

“这……”俩小姑娘够可怜的了,这豆腐也卖不出去,她再吃人一块豆腐,这不大合适吧。

柳氏一时之间有点犹豫。

“大娘别客气,您尝尝吧,尝尝了才知道我们这豆腐好吃不好吃不是?”庄清宁用那干净的笼布托了其中一块,递到柳氏的跟前。

既是都送到了自己嘴边,这个时候再推辞的话,就显得有些托大了。

柳氏便笑了笑,伸手拈了起来:“成吧,那我就尝尝看好了。”

说罢,将那豆腐送到了口中去。

“咦……”

大娘在嚼了两口之后,顿感诧异。

这豆腐,绵软喷香,的确是好吃的紧,确切来说是比常记豆腐还要好吃许多,那满口的豆腐,竟是一时间有些不舍得咽下去。

“你这豆腐……”柳氏有些不舍的将那豆腐咽了下去,双目不可置信的盯着那竹篓上头白嫩的豆腐,迟迟不肯挪开目光。

“味道怎样?”庄清宁眸光亮了一亮,笑问。

“好吃。”柳氏感叹道:“这豆腐吃着软嫩又筋道,还香的紧,这豆腐生着吃就这么好吃,这要是煎着吃的话,岂不是连牙都给香掉了?”

继而又追问道:“你这豆腐,是咋个做的,咋这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