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006章 “新家”

长姐她富甲一方

第006章 “新家”

“这立女户的事,论理来说,合乎规矩便可以来立,既是我和妹妹已经没了爹娘,我身为家中长女,合乎这立女户的规矩,那自然是可立的,并不需征求大伯与大伯娘的同意。”

“里正叔公,容我先说几句不客气的话,即便您是里正,却也并不能就可以阻止我立女户的。”

庄景业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此事的确是如同庄清宁所说那般,她是合乎立女户的规矩,且她提出来了,这女户便是能立的,旁人是不能说三道四的,即便他是里正,也没有干涉的权利。

只是他是极爱面子之人,这般的被质问,还是被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质问,这脸上着实挂不住。

“宁丫头。”

庄景业声音高了些许:“我这也是作为一个长辈给你点点路,为的都是你好,你这般说话,着实是太不识好人心了些。”

“若是好人心我自然是识得的,可若是旁的心思,那就不好说了。”

事情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就断然不能再让他们给和稀泥了去,庄清宁索性也不顾撕破脸的事,朗声道:“里正叔公,我既是铁了心要立女户,这事自然就得做的,这事谁不同意也不作数。”

“倘若里正叔公您再劝我,大伯你再拦着,那我倒也不介意撕破了脸面去,索性我爹娘早去,唯有我姐妹两个人相依为命的,这日子原本也不好过,那便索性不过了。”

“我便领着妹妹,寻根麻绳吊死到那县衙门口,也让来来往往的人瞧一瞧,看一看的,看看旁人到底是如何逼死我们姐妹俩的。”

“我今天也就把话撂在这里了,我们俩反正都已经豁出去的,倘若真不让我们俩立女户,非要我们跟着大伯和大伯娘回家的话,我可不保证自己做出来什么事。”

“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还是一包耗子药全都玩完,那就看我自个儿高兴不高兴的,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到到了这个份上的,我自然是啥也不怕!”

“只是这女户,今天是一定要立的!”

庄清宁满脸坚定神情,说话时声音清朗响亮,大有掷地有声之感。

这声音,震得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了一怔。

尤其是庄景业和庄如满两个人,皆是后背冒了一层的冷汗。

这丫头当真是兔子被逼急了要咬人啊,不,不能说她是兔子了,看她这个时候脸上那不比无赖少几分的凶狠模样,说是条恶狼都不为过,被咬上一口的话,别说少几两肉的,稍有不慎,还真有丢性命的可能。

这两个丫头是平日里能在家干活,出苦力,待出嫁的时候还能捞上一笔的彩礼银子供花销,可这个钱,跟身家性命比起来的话,那是比不上的。

庄如满有些犹豫,心里更是暗骂了几声,去瞪庄清宁这个死丫头没事找事,可一抬头,便撞上了她恶狠狠的目光。

眼眸微红,似要滴血一般,那目光中透着的凶狠劲儿,简直像一条毒舌,令人不寒而栗。

惊得庄如满后背的冷汗又密了一层,急忙别过脸去躲闪。

而庄景业,亦是惊得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此时,心中也有些发慌。

庄清宁话说的这般狠,足以证明她心里头是恨急了的,倘若真要让庄如满和宋氏将她们姐妹俩带走,这说不定还真是要出人命。

村中这么多年太平无事,要是一下子出了命案的话,还是因为他这个里正故意阻拦不让对方立女户的事,那他这个里正当真是做到头了。

面子和前程比起来的话,庄如满觉得,自然是后者更重要了。

唯独宋氏,却是眼睛一瞪,叉着腰的喝道:“死丫头片子,你敢!”

“敢不敢的,要不试试?”庄清宁侧了侧头,冷哼了一声。

声音冰冷至极,似可以将人给完全冻住一般,尤其是那仿佛能将人狠狠剜上一下的眼神,噎得宋氏顿时不敢说话了。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最终是庄景业清了清嗓子,开口说话。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便依了你就是,这女户,今日便给你立了。”

见庄景业答应下来,庄清宁也是暗地里松了口气:“多谢里正叔公。”

“只是有一点我得提醒你,原本因为你爹娘早年去世的关系,你家中无男丁,这家产归你大伯一家所有,虽说你现在要立女户,但这家产依旧是传男不传女。”

庄景业道:“且你爹娘去世在前,你立女户在后,这无论从哪儿说,家产都是落不到你们姐妹俩头上的,此事你无论怎样闹,哪怕到县太爷跟前,到知府大人跟前,都是这么个说法,这是规矩。”

也就是说,女户可以立,家产是拿不到手中半分的。

也的确如庄景业所说,这是这个时代,立女户该付出的代价,说到哪里都不行。

这事庄清宁心中大概有数,只点了点头:“此事我晓得,也同意。但我有个旁的要求。”

“既是我和我妹妹两个人分不到任何的房屋和田产,但这生活却还是要过得,这日常要用的锅碗瓢盆,被褥衣裳,我们得带走一些我们当用的东西,此外,我们还要五十斤的棒子面。”

“大伯和大伯娘得了我家的房屋田产,论理该善待我们,可现如今却是又打又骂,论理得罚,这棒子面,便算作给我们姐妹俩的赔偿。”

其实论理来说,庄清宁也是可以再多要一些的,只是对于庄如满和宋氏来说,要他们东西如同割肉一般,只怕要多了要死乞白赖的不肯给,又是一场纷争,拖得久了,可能连五十斤都落不到手中。

而少要一些的话,庄景业这边也觉得东西不多,敢理直气壮地帮着她们俩要东西。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立女户的事给办妥了,免得夜长梦多。

至于那些该要回来的东西,该打回去的伤,往后一个一个慢慢来。

庄景业闻言,微微点头:“要的东西倒是不多,也合情合理。”

“那便按宁丫头所说,将她们一应日常所用的东西,尽数给了她们两个,此外的,再给她们两个五十斤的棒子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