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005章 蠢婆娘

长姐她富甲一方

第005章 蠢婆娘

“里正叔公不必担心,我既是下定决心要立女户,往后便有能力应对赋税之事。”庄清宁答道。

庄景业低头思索这事,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答应还是不答应,是个问题。

而宋氏听到这事儿,再次跳了脚:“立女户?死丫头,你好大的胆子!”

“老娘养了你那么多年,你这会子翅膀硬了就想着飞了?还立女户呢,做梦吧你!”

庄清宁好不容易长到十二岁了,啥活都能干了,在家里能当个劳力使不说,吃的还少,算半个免费的劳力。

更何况,再养上两年的话,便能卖出去换彩礼了,那可是一大笔的银子。

这笔银子宋氏早就打算好,要一部分给了庄清荷做嫁妆,一部分要留给庄元忠当彩礼的。

可这会子快到手的钱袋子眼睁睁的要飞走了,她如何能不急?

“这事你想都别想,老娘不同意!”宋氏骂骂咧咧,口沫横飞。

唾沫星子,飞溅到了一旁庄景业的脸上,令他眉头紧皱。

原本对于立女户的事,他是有些摇摆的,毕竟这女子原本就不是能当家做主人,哪里能跟男子一般当一家之主,跟男子平起平坐呢?

可一看到宋氏嚣张跋扈的模样,倒教他觉得,这事怎么也不能如了宋氏的愿才行。

如若不然,往后他这个里正岂不是一点权威也没有了?

“同意不同意宁丫头立女户的,你说了可不算。”庄景业瞪了宋氏一眼,道:“宁丫头,此事……”

“叔,叔。”庄如满快步走了过来,打断了庄景业的话。

方才在家的时候便听到动静,一路追到了里正家里头要看看这宁丫头和穗丫头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便躲在院门口那看了半晌。

这会子看到庄景业要同意庄清宁立女户的事,急忙跳了出来劝阻:“这事是孩儿他娘做的不对,也是我平日里没管好自己的婆娘,往后我会好好管管家里头事的。”

“你这婆娘到底咋回事,平日里不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待宁丫头和穗丫头好一些,好一些,怎么你能干出来这个事?”

庄如满劈头盖脸的把宋氏给吵了一通,接着又冲庄景业道:“叔,这事都怪我平日里光顾着干活赚银钱了,没顾得上家里头的事,素日里问俩侄女过的如何,俩侄女也都说挺好的,我便只当家里头一切都好,没曾想出了这事。”

“叔,往后我一定会好好管教这婆娘,让她不敢再苛待我这俩侄女。”

不等庄景业答话,庄如满又走到了庄清宁和庄清穗的跟前,半蹲了下来:“这回都是大伯我的错,平日里也没太关心你们,才有了这种事,往后你俩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们俩,也好好管教一下你大伯娘。”

“这回,你也就原谅一回,也别折腾什么立女户的事了,这立女户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往后没人管没人顾的,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饿死都没人管。”

“你俩听话,别闹腾了。”

庄如海说着,声音低沉了些许:“其实,我也晓得之前因为家产都归了大伯一家,你们俩心里头也有些别扭,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规矩就是规矩,再怎么样也得按规矩做事。”

“不过没事,大伯我往后也不会亏待了你们俩的,这地里头的收成我都给你们存了一些的,往后留着给你们当嫁妆,你们也别心急。”

“这过日子的,一大家子呢,跟牙齿和舌头似的,哪里能没个磕碰的时候?倘若因为一点小事就闹着分家立户的,这日子还怎么过?都得互相体谅体谅的,这日子才能过的下去。”

“叔,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是这么回事。”对于这句话,庄景业可谓十分赞同。

家和万事兴的,若是一点小事都无法忍耐的话,这家如何和睦,业又如何来兴?

这整个村子现在能和和睦睦的,平日里太平无事的,也都是因为大家伙知道互相包容才有的,要是因为一点事就成天闹腾腾的,要来分家要来讨公道的,那这个村子还怎么平和,他这个里正岂不是成天累死了?

“是吧。”庄如满在一旁连连点头:“所以说啊,这事啊,差不多就行了,宁丫头你俩也别太闹腾,我回去呢,也让你大伯娘给你们赔个不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也别给里正找这么多的麻烦事,行吧?”

庄景业,再次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宋氏是个蛮横不讲理,大大咧咧都不懂的蠢笨妇人,到是这庄如满是个懂事的,晓得其中的厉害,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怎么顾住大面。

有庄如满在的话,想来往后也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的。

到底是家和万事兴的,这家轻易分不得,女户也是轻易立不得的。

庄景业沉思过后,抬眼看向庄清宁,劝说她打消立女户这个念头。

而庄清宁看到庄景业的模样时,便已经猜想到他要说什么,这心里顿时一沉。

果然这所谓的恻隐之心,还是抵不上一个颜面来的重要,庄景业身为里正,管理着一个村落,要的也主要是整个村落太平无事和尊严,不会因为怜悯便一味的帮了她去。

而她这个大伯庄如满,也当真是个十足的人精。

方才那番话,既是把自己择了个干干净净,将所有的事都推到了宋氏头上不说,更是在庄景业面前将自己活脱脱说成了一个明事理,懂分寸之人。

尤其那句有关家产之事,暗指了庄清宁姐妹俩贪心不足,想要奢求根本不属于她们俩的家产,还对此怀恨在心,根本就是心术不正之人,因而她们俩说的话根本就不可信。

末了再说一通什么家和万事兴的话,也好让人觉得此事他和宋氏已经颇为隐忍,也有改了这回的心思,如此到显得是她在这里找茬生事。

庄如满平日里便是这种虚伪至极的做派,坏人都是别人做,好人都是他来当。

可这种做派偏生许多人都吃,就连眼下这个这个庄景业也不例外。

庄清宁心中冷哼了一声,开了口:“里正叔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