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004章 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长姐她富甲一方

第004章 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里正叔公若是不信,可以随便去打听打听,我平日里是怎样的,大伯娘平日里是怎样的,方才大伯娘在院中打我之时,只怕邻居也听得清楚。”

“瞧我这胳膊上,都是从前大伯娘打的,对了,身上还有刚刚打的新伤呢……”

庄清宁撸起袖子让庄景业瞧自己胳膊的旧伤,随后更是要去解衣裳,以证明自己所说的话。

庄景业都是个做祖父的人了,庄清宁又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哪里能真去看人家身上的伤?

于是急忙拦住了她,道:“不必看了,看你这模样,爷爷相信你说的是实话。”

说的这般笃定,且目光清正,毫无躲闪畏惧,不像是扯谎的。

且宋氏这素日里的为人,庄景业也是有所耳闻的,晓得她对这对侄女并不曾善待,再加上方才伸手打庄清宁时的狠劲儿,一看就是平日里打惯了的。

更何况,庄清宁脸上,身上,都还有烧火棍的痕迹,也是新的。

还有那胳膊上的红紫,都是从前被打的旧伤,一条一条的,光是瞧着都让人觉得眼皮子直跳。

基本上可以断定,整件事情如庄清宁所说的那般了。

宋氏设着套儿的要把侄女往死里打,这种行为,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也不为过。

庄景业拧着眉头去瞪宋氏。

而宋氏此时还在因为庄清宁扯谎诬陷她而气得不行,根本没有看到庄景业的眼神,只恶狠狠的看着庄清宁:“贱蹄子,下作的玩意儿,啥脏水都往老娘身上泼,简直不想活了!”

“里正,她这是诬告,你别信她说的这些乱七八糟多的话。”

“诬告不诬告的,我不是瞎子,看的明白,是不是乱七八糟的话,我也不是聋子,自然也听得分明。”庄景业冷哼了一声:“到是你,方才气势汹汹追到这里来,二话不说就要把人往死里打,我是看的清清楚楚。”

“身为大伯娘,家里继承了过世小叔子一家的房产田地,回过头来却要虐待他的两个女儿,这是何道理?”

“就你的这番做派,要是到县太爷跟前,得先打上几板子才成!”

看庄景业当真是发怒了,宋氏这才收敛了一些,只低声嘟哝:“这也不过是家事,哪里就能到县太爷跟前了。”

“家事国事天下事,这家事才是排在第一位的,县太爷要保一方平安,可不就得让大家安居乐业,让家家户户都平安祥和?”

庄景业喝道:“县太爷管的最多的,便是这种家事!”

“要真是这等子事都拿到县太爷跟前来说,那县太爷也别做旁的了。”宋氏仍旧是不服气的嘟囔道。

她素日里跋扈惯了的,在村里头又是泼妇不讲理的,这会子到了里正跟前,竟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让庄景业是颇为恼怒。

“犯下错事,竟是还如此执迷不悟,此事看起来得重罚才好!”

庄景业转向庄清宁道:“宁丫头,你和穗丫头这回遭了这么大的罪,既是把此事告到了我这里,那我就得为你们姐妹俩主持公道才成。”

“你们俩且说说看,要我怎样罚你们大伯娘?”

庄景业问罢,瞥了宋氏一眼。

既是你这见识浅薄的无知村妇不晓将他这个里正放在眼里头,那就抬举你此时厌恶的侄女,狠狠打了你这个大伯娘的脸,也好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这个里正,到是晓得什么叫做打蛇打七寸。

庄清宁瞧着宋氏那又气又恼,已经扭曲的脸,抬头看了庄景业一眼,抽了抽鼻子,道:“里正叔公,既是您开了口,要为我们姐妹俩主持公道,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方才里正叔公您也瞧见了,大伯娘厌恶我们至极,恨不得要打死我们才解气,这会子虽说我把这事告到了您这里,您呢也罚了大伯娘,看着是为我们出了气,也让大伯娘长长记性。”

“可大伯娘的性子我最是了解,断然不会因为这一次罚就痛改前非,反而会变本加厉,回头寻各种由头要打骂我们,甚至还要做出那种面上待我们极好,背地里照死了打我们的事。”

“到时候大家瞧到的都是大伯娘面上待我们如何的好,却并不晓得我们背地里会挨多少的打骂,我们到时候若是想要再哭诉大伯娘的不是,只怕也没人再相信我们姐妹了。”

“所以我寻思着,既是在大伯娘家往后不晓得要过怎样的日子,那干脆我就带着我妹妹搬了出来,另立了女户吧。”

“还希望里正叔公能看在我们姐妹俩可怜的份上,应下我这个事,帮我立了女户,让我带着我妹妹,过上几天安稳日子。”

庄清宁说着,这眼泪又是扑簌扑簌的往下落。

小脸原本就是清瘦的,又染了许多的脏污,这会子哭的满脸泪痕,瞧着是十分可怜。

但这会儿,庄景业除了可怜之余,更多的是震惊,说话时,语气都沉了一沉。

“宁丫头,这女户可不是随便能立的,别说咱们村子里头了,就算是周围几个村子里头,现在活着的,也没有一个是立了女户的。”

“里正爷爷,我晓得。”庄清宁挺直了腰板,朗声道:“但我家爹娘早早就去了,家中没有男丁,论理我身为家中长女,是可以当家立女户的。”

“话是这么说,只是……”

庄景业语重心长:“只是这女户就算立起来,往后过日子,可没有那么容易。”

“女户虽然因为没有男丁的缘故,可以免去了劳役,可每年的赋税却是要比正常人家多了五成,你要带着你妹妹立女户的话,只怕……日子并不好过。”

只怕是连赋税都交不起,要遭受来收赋税衙役的一通刁难,到时候被衙役们抓走,做了苦力赚钱抵赋税都是有的,若是再惨一些,身家性命可能都保不住。

这个庄清宁,当真不晓得是怎么想的。

跟着大伯一家,虽说大伯娘凶恶一些,平日里多干活,多挨打受骂一些,但好歹能活了一条性命下来,可若是立了女户的话,往后便是和旁人没有半分的关系,哪怕日子过不下去,吃不上饭饿死,那也都得自己去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