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003章 致富系统0715号

长姐她富甲一方

第003章 致富系统0715号

“咋了,咋了,出啥事了这是?”

刚眯着的宋氏,听到这声音,顿时吓了一跳,慌忙从屋子里头出来看动静。

刚到院子里头便瞧见那蒸笼被掀翻在了灶房门口,而庄清宁还在那悠哉的吃着蒸好的窝头。

还是掺了白面的那个。

“死丫头!”

宋氏怒气涌上了上来,瞪着眼睛朝庄清宁扑了过来,口中更是骂骂咧咧的:“反了天了,敢偷吃窝头!看老娘不打断你这腿!”

“让你这个贱蹄子嘴馋偷吃!成天就知道嘴馋,怎么不见你多干点活?”

宋氏口中骂的厉害,这手也是要往庄清宁身上招呼。

而庄清宁,却是灵巧的躲了开来,手中的烧火棍却是不停的“啪啪”打着地面,一边打一边尖声的叫喊:“大伯娘,是你让我吃的啊,怎么变成我偷吃了……”

“放你娘个屁!老娘什么时候让你吃了,也不瞧瞧你那张脸,配吃这二和面的窝头么?”

“我看你这贱蹄子一天不打就不消停,还学会扯谎骗人了,看老娘不撕烂你这张嘴!”

宋氏骂骂咧咧,眼都瞪红了,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要将庄清宁给吃了一般。

只是这巴掌,一个也没落到庄清宁的身上去,全都被她灵巧的给躲了过去,反而累的体型肥胖的宋氏气喘吁吁的。

这让宋氏越发心生了恼意。

庄清宁看差不多了,手中的烧火棍往地上一扔,转身就跑。

宋氏见庄清宁惹完了祸撒腿就跑,是越发的生气,捡起地上的那根烧火棍便追了出去。

庄清宁虽说清瘦,可平日里干活干的够多,内里力气大,因而此时即便是大病初愈,这跑的速度却也是极快。

到是宋氏,体型肥胖,跑不动路,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庄清宁也不管她,只自顾自的往里正家跑,等快到里正家时,瞧见了放慢步子的庄清穗。

“姐姐。”庄清穗看到庄清宁,顿时喜出望外:“我刚听着动静,吓了一跳,还以为你要被大伯娘打了。”

方才庄清宁凄厉的叫声,只吓得她是眼皮子直跳,真想扭头回去瞧一瞧究竟怎样了,但心里又牢记着姐姐的叮嘱,只能闷着头往前跑。

“没事,快走吧,大伯娘一会儿追过来了。”庄清宁拉起了庄清穗的手,姐妹俩一并往里正家的方向接着跑。

里正庄景业,住在村中靠东头的地方,家境殷实,有着五间崭新的瓦房,瞧着颇为气派,也十分的显眼好认。

此时正是清晨,各家各户该做早饭的做早饭,该扫院子的扫院子,该下地干活的干活,这会子院子门到是都开了。

庄清宁也顾不得敲门这些事,只带着庄清穗直接冲进了庄景业家的院子里头。

“这是咋了?”庄景业正舀了水,在院子里头洗漱,忽的瞧见两个蓬头垢面的小姑娘跑到自家院子,顿时吓了一跳。

待回过神来,才认清楚来人的模样:“这不是从前如海家的宁丫头和穗丫头吗,你们俩大清早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里正叔公,快救救我们姐妹俩,我大伯娘要打死我们!”

庄清宁说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庄清穗见状,也在一旁跟着抹眼泪。

两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可怜巴巴的,这会子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是好不可怜。

庄景业见状,顿时拧起了眉。

这爹娘打孩子,按说是寻常事,毕竟父为子纲,该立的规矩得立,可这往死里头打的,却是不成的。

尤其是庄清宁这情况特殊,是寄养在大伯家中的,大伯娘这般的打人,对整个村的名声也是不好的,往后只怕要影响年轻人的婚嫁。

若是再闹出来个什么乱子,他这个里正也跟着有麻烦事。

总的来说,这事他得伸手管一管,旁的不说,这大面上的事得过得去。

“你们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

“你们两个贱蹄子,竟是跑到这里来了?看老娘我不打死你们。”宋氏追了一路,气喘吁吁的,现在看到两个人跑到里正这里来告状,是越发的恼怒,挥着手中的烧火棍就往庄清宁身上打。

庄清宁也不躲,只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棍子。

嘭的一声,打的庄清宁整个人都颤了一下,可她却是咬着牙不吭声,只挂着满脸的泪痕,抱住旁边的庄清穗:“大伯娘非要打死的话,就打死我把,别打清穗。”

“你说不打就不打了?浪费了我那么多窝头,打你哪能够?要打就得一起打,一个也跑不脱!”

宋氏想起方才那滚在地上,落进灶灰中的那些窝头,这正在气头上,自然是不肯放过她们俩的。

且骂骂咧咧的,手中的棍子也往庄清宁身上招呼。

“住手!”庄景业喝了一声。

见宋氏根本没有任何理会,庄景业径直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烧火棍,哐当扔到了一边:“到了我这里,还想着要把人打死不成?”

“她们俩是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打她们?”

“里正叔公。”庄清宁哽咽道:“我前两天淋雨做活,起了高热,今天才退了去,这两天便没有做活,大伯娘对此十分不满,成天骂骂咧咧的。”

“今天晨起大伯娘把我叫醒,说我还在病着,得吃的好一些才能好的快一些,便让我吃那二和面的窝头,可我刚吃了一口,大伯娘便开始照死了打我,说我偷吃好面窝头,说我嘴馋……”

“我刚开始还没明白咋回事,这会子算是知道了,大伯娘是怨我这几天没有干活,却又寻不到由头来教训我,便设了个套儿,要找个理由打我呢。”

庄清宁说着说着,便抹起了眼泪。

宋氏一听这话顿时跳了脚,指着庄清宁鼻子骂了起来:“死丫头睁眼说瞎话,我什么时候说让你吃好面窝头了,我什么时候又设套要打你了,当着里正的面儿,你可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大伯娘就是这么说的,要不然,我怎么敢吃那好面窝头?”

庄清宁哭着道:“平日里头大伯娘不说让吃饭,我连窝头都不敢碰,别说吃那好面的了,打死我我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