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002章 立女户

长姐她富甲一方

第002章 立女户

到底是贱皮子,生一回病,也就知道这命来的不容易,身上的刺也就会被磨的更平一些。

说起来,这也算是个好事,再好好磨两年,等到出嫁的时候,寻个给彩礼多的,至于是瞎的瘸的还是鳏夫什么的,她也能乖乖听话,免去许多的麻烦事。

宋氏想到这里,这心情越发好了一些,连骂也不骂了,只交代道:“窝头蒸的好一些,别跟上回一样大小不一的。”

“还有,元忠这两天嗓子不舒服,吃不得粗面,你给蒸俩棒子面配好面的单独给他吃。”

宋氏口中的元忠,是宋氏的小儿子。

宋氏一共有三个孩子,庄元忠是最小的儿子,老二是个女儿,叫做庄清荷,上头最大庄元仁,在镇上的书院里头读书,平日里并不在家。

这个时候读书所用的笔墨纸砚,上学堂的束脩什么的最是费银子,也是因为庄元仁读书的缘故,大伯一家得了她家的房屋田产后,这平日里日子仍旧是过得紧巴巴的。

连好面和棒子面做的二和面窝头,平日里也不舍得多吃上一个。

但宋氏对自己儿女娇惯的很,尤其是小儿子庄元忠,心疼的紧,这会子小儿子要吃二和面的窝头,哪怕自己不吃,也要让儿子吃。

“我知道了,大伯娘,放心吧,这回我一定给蒸好。”庄清宁连声答应,继而吩咐庄清穗:“清穗,我去把猪喂了,你先把院子扫一下,待会儿你帮我烧火做饭。”

“好。”清穗应下,麻利的拿了扫帚去扫院子去了。

庄清宁则是拿了木盆,混了麸皮,烂菜叶子,猪草等去把猪喂了,随后洗了手去做饭。

棒子面和红薯面混合了,配上适当的水,和好之后团成内里中空的小圆锥的模样,随后再放到笼上蒸,待蒸熟了之后,便成了寻常的窝头。

为防止庄清宁姐妹俩偷吃,灶房里头是不放吃食的,宋氏亲自去里屋里头舀了棒子面和红薯面出来,又舀了一点白面出来,放在灶房里头。

随后是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晨起起的太早,又骂了那么一会子的人,着实有些累。

“我先去歇上一会儿,你做好饭了喊我。仔细点,别想着偷奸耍滑,要是让我瞧见你俩偷吃,小心我打断你们的腿。”宋氏喝道。

这句话,在每次做饭的时候,宋氏都说,而且这么做过。

虽说不至于打断,却是将庄清宁打的站都站不稳,也因此自那之后,原主再也不敢做饭的时候偷吃了。

“可不敢……”庄清宁“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更是缩了缩脖子,一副畏惧不已的模样。

看她这幅胆小如鼠,俨然是长了教训的模样,宋氏十分的满意:“量你也不敢。”

随后扭了胖胖的身子,回屋去了。

庄清宁低头,麻利的做着窝头。

“姐姐,我给你烧火。”已经扫完院子的庄清穗进了灶房,麻利的点了火,将木材塞到炉灶里头去。

锅中水开,蒸笼上锅,热气很快蔓延充满了整个蒸笼,蒸笼中的窝头,因为热力的原因,渐渐的膨胀变熟,飘出来幽幽的香气。

庄清穗原本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这会子闻到这香气,越发觉得腹中擂鼓一般,口水更是被她吞了又吞。

庄清宁估摸着时辰,觉得窝头差不多熟了,伸手将蒸笼盖子给打开。

热蒸汽唰的一下盈满了整个灶房,窝头的香气更是忍不住往鼻孔里头钻,庄清穗再也忍不住的砸了咂嘴:“真香啊。”

“给。”庄清宁从那笼屉上头拿了窝头下来递给庄清穗。

还是混了白面的那两个的其中一个。

“快吃,吃饱一些,能吃多少吃多少。”

“姐姐。”庄清穗惊得瞪大了眼睛:“这怎么行,要是被大伯娘知道的话,一定会打死咱们的。”

“咱们平日里乖乖听话,这日子还不是不好过?总有一天大伯娘会打死咱俩,就算不被打死,长大之后还指不定要被卖到哪里去的,总归不会有好下场。”

“你便听我的,先把窝头吃了,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做。”庄清宁说道。

语气轻松,却是十分坚定,让原本慌乱的庄清穗稍稍有些心安,接过庄清宁手中那混了白面的窝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原本就是饿的厉害,这会子有吃的,还是混了白面的,吃起来真的是喷香无比。

庄清穗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二和面的窝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真香。”庄清穗口中含糊不清道。

“待会儿你看我的眼神做事,姐姐往后让你顿顿都吃白面馒头。”庄清宁一边大口的吃着刚出锅的窝头,一边在灶房门口往外张望:“你快些吃,估摸着待会儿就该有人来了。”

“嗯。”庄清穗用地的点了点头,加快了速度。

小孩子到底年岁小,肚子也小,在吃了四个之后,庄清穗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

“姐姐,我吃饱了。”

“我也差不多了。”庄清宁扯了一个干净的笼布铺在案板上头,把刚刚蒸好的窝头捡了七八个放在上头,捆扎结实了,塞到怀里头。

这个时候是深秋,穿的衣裳已经有了厚度,且庄清宁人长得清瘦,身上的衣裳宽大,平塞了进去,拿腰带给扎实了,到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接着,庄清宁拿了旁边的烧火棍,往自己脸上还有衣裳上划了几道。

原本白净的脸颊顿时多了几道黑,而那衣裳,也越发的多了一些脏污。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庄清穗再次瞪大了眼睛。

“待会儿有用。”庄清宁在庄清穗的脸上和身上也是划了几道,随后看了看还没有动静的里屋,交代道:“你个子小,跑的慢,你先出门。”

“出了门往里正家里头跑,后面有啥动静也别回头,记得跑就行了,我待会儿就来追你,咱们一起去里正家里头。”

“我知道了。”庄清穗用力的点了点头,把身上的腰带紧了紧,接着轻手轻脚的开了院子门,出了院子,撒腿就跑。

往里正家的方向跑。

而庄清宁,在判定庄清穗跑的差不多了,收下一发狠劲儿,将那还是灶上的蒸笼,一把给掀倒在地。

“哐当!”

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