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的潜力能提现 > 第二十三章 打死不加班

我的潜力能提现

第二十三章 打死不加班

洗手间内,传出嘀嗒嘀嗒的水珠滴落的声音,一副书卷书生气息的吴烬照了照镜子,咧着嘴,悄无声息地笑了。

嘀嗒~

嘀嗒~

水龙头好像没关严,一直滴水,此时黄海走进来:“瞧你这样子,一个人偷乐呢?”

对此,黄海也十分理解,有机会加入修行机构是一件值得窃喜、感到骄傲的事儿。

更何况吴烬今年大三。

而进了基地,从此工作不用愁,收入不用担心,补贴多多,各种福利数不清。

“补贴?福利?”

吴烬对着镜子,手指或拨或挑,整理了一下发型:“我通过三轮审查和资质评估,才签了合同协议,规定第一年税后收入二十万,确实挺高,唯一的缺点就是没什么自由……每年假期好像只有半个月。”

说着说着,吴烬回头,笑容略显腼腆。

“呸。”

“这收入的高低,不重要。”黄海知道这份修行工作,有生命风险。而且绝大多数修行者根本无法成为炼气士,只能在基地度过五年时间,等到终生制义务修行开始实施,被调往全国各地,被任命引领修行之类的职务。

说白了。

近似于上世纪的分配工作,乃是铁饭碗。

“关键是补贴,福利……我们能获知进化的前沿成果,比如修行习武的研究新进展,新发现,新方式,对于普通人来讲的神功秘籍,奥秘法门,由我们首先使用。”

黄海开口道。

如同研究所上班,具体做什么:被人研究。

“听起来蛮有意思。”

吴烬眯着眼睛,跟在黄海后面,走出食堂,来到了主楼后方,那一片长宽约有四百米的橡胶场地,足有上百人正在进行体能方面的特训。

阳光之下。

寒风吹过。

他目光微微闪烁。

一个个身影从四面八方而来,在此汇合,整齐有序的排队。

……

少顷。

各修行小组都开始清点人数。

黄海走过去,嘱咐了一声:“刚好我们十九小组缺人,我去问一问,等会给你发邀请。”

“好啊,没问题。”

吴烬乐呵呵答应,低声呢喃:“白骨高于太行雪,血飞迸作汾流紫……不对不对不应景,应该是鼓角揭天嘉气冷,风涛动地海山。”

——

主楼西侧会议室。

中央空调徐徐输送二十五度的柔和暖风,窗帘拉开,一片明亮。

炼气士曲天恩负手而立,眸子流转玄妙莫测的光晕,一言不发,似在沉思,又似在端详秦铭。

镇国之柱炼气士的凝视!

无形的压力,威慑,令秦铭不敢随便落座。

曲天恩挑眉,暗忖:“高级大武者境界,修行处于观想期,这秦铭还算可以。”

同时。

秦铭也心念电转。

‘唔。’

‘这位炼气士跟《修行聚焦》上面的形象性格不同,差太多……俨然两个人。’

网络上,电视直播的时候,曲天恩很有亲和力。

现实中,曲天恩气质冷漠酷烈,铁血强硬,宛如行刑刽子手,使人望而生畏。

想到这儿。

秦铭暗暗瞄了眼导师王德,小声嘀咕道:“要不我先撤?”

忽然!

电话铃声响起。

只见曲天恩接起了视频通讯,言简意赅道:“讲。”

电话那头,有人笑道:“南部沿海有灵气生物踪迹,大概两尊,你要不要去一趟。”

曲天恩怒道:“武贰世,别把你自己的任务推给我!”

视频通讯另一侧,是当今七位炼气士之一,修行顾问武贰世:“朝九晚五才是硬道理嘛,反正我不出差,问了别人也都抽不开身。”

“懒惰不作为,毫无责任感,你也配成炼气士!”曲天恩不悦,皱眉冷哼了一声:“现阶段,是把各地污染源统统拔除的大好时机,等它们学会隐藏,伪装,收敛气息,那就糟了,除非直面炼气士才会暴露……它们有较高智慧,便是原罪,地球这么小,容不下两个智慧物种,更何况它们已经进行过袭击,是敌非友,必须得尽快灭了。”

电话那边。

炼气士武贰世不以为意:“我就是个打工的……每天上班喝喝茶,听听小曲,看几部电影,下班再去散散步,这么悠闲惬意的日子不香么。”

“拼什么命啊。”

“我最烦打打杀杀的事情。”

武贰世的声音忽高忽低,仿佛隐匿云雾中,超然出尘。

闻言。

握紧了手机,曲天恩一字一顿的质问道:“你上次说过,只要工资奖金都到位,灵气生物也干废。”

“哈,哈,哈哈……有这回事嘛,我想不起来,肯定是你记错了。”武贰世讪讪一笑,他当时上网看段子,随口说了句,没想到曲天恩旧事重提,好像当真了。

这就尴尬了。

武贰世很有自知之明。

若想击毙一尊灵气生物,至少出动一位炼气士,配合四名武圣,而且捕杀过程中,不能有任何失误,否则会被它们抓住破绽,突围逃离。

至于生擒……

要么钟大先生出手,要么需要两位以上炼气士,要么调动战机导弹锁定它狂轰滥炸。

“这样吧。”

“污染源任务交给我,灵气生物的任务全都给你。”武贰世诚恳真挚的提议。

武贰世不愿冲锋陷阵——灵气生物污染源有一定威胁,但没到毁灭世界的浩劫程度。

“好。”

曲天恩挂断通讯。

他没避开秦铭、王德,平静开口:“炼气士宋闻性子温润不够硬,即使碰到被污染的武圣,也不忍心杀……武贰世一直强调打死不加班,不出差,其实是胆小,偷懒,得过且过……如果有一天,秦铭你也成了炼气士,记得要引以为戒。”

语毕。

曲天恩瞥了眼导师王德,又侧头注视秦铭,转身离开。

室内气温,渐渐回升,氛围也恢复如常,秦铭坐在主位上,如释重负地感慨:“这位炼气士给人压力太大了,我都不敢说话了。”

“很正常。”

导师王德喝了口矿泉水:“曲天恩快要突破先驱武师,气血磅礴厚重,气魄又强势冷峻,你要不紧张,那才是怪事。”

接着。

王德又问道:“最近这几天,观想进展怎么样。”

“快了。”

秦铭轻敲眉心,脑海之中,那一座思维宫殿稍稍摇曳。

宫殿内部,过往记忆组成的碎片正在飞速整合,如同一粒粒砂砾下沉到河底,堆积在河床之上,初步形成清澈通透的状态。

他念头一动。

注意力高度集中。

仿佛钻进了一块由大量片段构成的记忆节点之内部。

轰!

秦铭只觉得天旋地转,上下左右涌过来无数画面,四周景象好似万花筒一般的频繁变幻。

下一刻。

他进入记忆之中。

那是几年前,参加高考时……几近于身临其境,既真实,又虚幻,秦铭差点以为回到过去,以旁观角度,看到轻手轻脚的监考老师,白纸黑字的高考数学试卷,以及侧前方,一个女生斜着眼,试图偷瞄,好像还戴着褐色的美瞳。

“我的天。”

秦铭退出去,想了想,又进入另一段记忆之中。

……

五年前,老家动物园,一头雄狮盘踞在假山之上。

……

十年前,公交站,上了公交车才发现忘带零钱,他手足无措,尴尬地跑了下去。

……

十五年前,儿童乐园,有小女孩儿拉着他到处乱跑,一起滑滑梯,积木搭建小房子,远处几个小女孩也很感兴趣,眼巴巴望着。

……

二十年前,记忆画面变模糊,只看到一个奶瓶,温度适宜,被他狠狠地咬着。

景象流转。

反反复复好几次。

秦铭颇有些乐在其中,像是找到新玩具。

实际上,这是观想期即将突破的标志性象征——人的记忆能回忆,重新想起,也可以重新经历!

“这样的话。”

“再看看潜能系统出现的那天。”

秦铭闭目观想,思维宫殿静止,瞬间进入那一段记忆景象。

他试着回溯观察。

他调节记忆,如同拖动4D电影的进度条,重新经历潜能系统突然出现的那个节点。

“那是!?”

秦铭脸色凝固了,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