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改命国术师 > 第277章 圣旨

改命国术师

第277章 圣旨

阿吉穆长叹一口气,目光中染上些哀伤,“不像也好,她,红颜薄命。”

倪小叶:这不是一个正确答案!

大脑飞速旋转,两年前阿吉穆已经是鞑野的天可汗,以这般身份还能让他露出卑微之色的,这个女人肯定身份不一般。皇帝的女儿?不对,公主们她都见过,没有相像的。哪个大臣的闺女?这身份也不至于让他卑微啊,莫不是相识于微?这种没有选项的开放性试题太难了!脑中灵光一闪,道:

“大尹国新封了一位小叶国师,道行很是高深,此次恰好陪同公主来了王庭。阿吉穆若是追思故人,可写下名讳与八字,请小叶国师诵经超度聊以慰藉。”

阿吉穆摆摆手:“罢了,既然人已经去了就让她安歇吧,这么多年了怎么都应该转世了才是。”

你妹!

“况且,也不足为外人道。”

身份贵重,还不可告人!擦,这是人妻啊,还是死了多年的人妻啊。难不成是太安帝某个死了的妃子?回去得好好查查。

既然是这种身份,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究竟了。倪小叶刚想转移话题办正事,阿吉穆又开口道:“上次围攻大尹国的事情,你家大人本是说好了里应外合,结果突然杀出来个江明功败垂成。他真是你爹?”说到此处,阿吉穆满脸的遗憾,人都走到皇城根脚下了,硬是没能进去。

“不是,只是大人给我安排的身份而已。”倪小叶否认。

“嗯,此次来和亲,你随军送嫁可也是南夏国那边的意思?有何事?之前那边没有传信给本可汗啊。”

南夏国!原来我是南夏国的探子!虽是此前有所猜测,这会儿总算从别人口中得到了印证。倪小叶竟是有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终于,知道了一点自己身份的信息,身上的九转莲花印来自南夏国皇室,自己又是南夏国的探子,看来必须尽快去一趟了。

“不是南夏那边的意思,我与公主关系不错她远嫁鞑野,路上寂寞找个伴而已。”

阿吉穆看着江蓠一笑:“你这个探子,倒是混得很不错。能与金枝玉叶成为闺中密友,又能嫁给魏酌抗这样的戍边将军。”本想提点一下魏酌抗的喜好,但又觉得这不符合他的身份,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为主上做事,自当尽心竭力。”江蓠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表情。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卷明黄色的卷轴,双手摆放在阿吉穆的案前。

“天可汗是主上的至交好友,南夏和鞑野亲如一家。所以此番属下拼着小命打探到一些消息,特地来向天可汗禀报。”

阿吉穆闻言神色一凝,立刻严肃起来,看着江蓠目光赞许,“有心了!”伸手作请。

倪小叶缓缓摊开圣旨:“这是属下好不容易偷来的圣旨,这是给恒答的。”

阿吉穆低头一看,只见明黄的圣旨上写着两个大字“未王”。

眉心一跳:“太安帝这是何意!”

倪小叶叹了一口气道:

“我打探来的消息,魏酌抗此次送嫁收到了太安帝的密旨,送嫁是假,来刺杀天可汗您是真。太安帝许了他兵部尚书之位,要您的项上人头。”

阿吉穆用力一拍桌子:“他敢!魏酌抗此次不过两万兵马,本天可汗王庭十四万大军剿灭他不过旦夕之间。”

倪小叶指着圣旨上的“未王”二字:“天可汗您息怒,若是此事只有魏酌抗倒不足为虑。但眼下他已经拉拢了恒答,也就是说,加上恒答的兵马,现下已经有六万大军。

这封圣旨是给恒答的,太安帝许了恒答未王之位,未,就是未来的意思,大尹国认为恒答才会是草原的未来。”

阿吉穆眯了眯眼:“一个大尹国的未王,终究不过是大尹国的附属,恒答不一定会答应的。”

“天可汗,未王不过是大尹国的封号,若只是这个恒答确实会犹豫。但魏酌抗会与他联手,他真正看中的还是天可汗您的位置。

魏酌抗刚到巴托就差人给恒答送了大批礼物,这里面可是有不少来自大尹国的精甲良器。而这帮忙打掩护送礼的人叫恒多余,是卡古尔部落的首领,这是恒多河的旁支部落。而在此之前,肃河军在北疆边境的汉达,灭杀了吉吉拉部落,这可是您阿吉穆的麾下。

两人具体达成了什么协议,属下无能暂时还未能探知。但肃河大军近日一直有兵将调动,恒答那边,据我所知,天可汗派去围剿赫连诀的部队并未径直去往北线,而是驻扎在了离巴托很近的采勒。”

阿吉穆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两只拳头狠狠握紧。抬头对倪小叶道:“大尹国一手遮天的不是白擎么?你可知,此事他怎么说?上一次围京之时,他还特地传信于我,暗示大尹不会派兵出城,提前告知了勤王军队进京的时间,让本可汗差不多了就撤军。”

好个白擎,果然跟鞑野人勾结了。用不出兵迎敌和援兵勤王的时间,换取阿吉穆不硬攻夺门,将京城外的百姓放在了赌桌上任人宰割。偏偏这种伎俩虽是留了话柄,但却仍有余地。政治家的手段,当真不是普通人能够想到的下限。

“白首辅,此次与太安帝是一条心的。天可汗您也说了,当日围京之时与白擎私下有联络,这事要是被有心人捅到太安帝跟前,往大了说那可是叛国之罪。”

“这么说,最想要天可汗脑袋的是白擎!”阿吉穆目光露出凶狠之色。

“嗯,此次为了麻痹天可汗,白擎还特地派了他唯一的女儿来做说客。当日接风宴上,天可汗可曾见到魏酌抗身边的青衣小厮?那便是首辅千金白依依了。

若是我没有猜错,就这两日白依依就会设法与您私下会面。叮嘱您不要向魏酌抗泄露他父亲当初与您联络之事,让您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从而放松警惕。

可那个魏酌抗一门心思要与我退婚,京城人尽皆知他想疯了要当白擎的女婿,即便是知道了您与他未来岳丈之事,他哪会泄露半句,忙着讨好还来不及。又何必让首辅的宝贝女儿千里迢迢来王庭多此一举呢?”

阿吉穆缓缓点头:“所以,这是一个障眼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