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我真不是关系户 > 第五十二章 小心恶犬!(求推荐票!)

我真不是关系户

第五十二章 小心恶犬!(求推荐票!)

只要你们多输个几次就会肉疼了...

回到家族驻地的宇智波镜,一脸的惆怅。

肉不肉疼他不知道,他只感觉蛋疼!

这话也太扎心了!

镜严重怀疑这家伙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再大捞一笔,把油水榨足了。

可是仔细想想,这倒是不失为一个终结此事的好办法。

毕竟前几次输了还好说,可要是一直输下去,就算他们宇智波一族家大业大,也禁不起这么消耗啊!

每次输了都要翻倍的‘出场费’,只要多翻个几倍,就能让族长气的干瞪眼却无可奈何。

想来到时候族长想不放弃也得放弃了。

谁让人家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身份背景还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呢。

但镜还是总觉得自己被当枪使了,唉!

六道在上,让我们一族少出点头铁娃吧,哈利路亚。

。。。。。。。。。。

翌日,因为忍校放假且昨天大胜了宇智波的真阳等人决定出来团建。

一见面,日向德川就忍不住问道:“老大,你这是...又挨揍了?”

真阳呵呵一笑,“是啊是啊,要不你替我去报仇?”

日向德川的脑袋立刻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连后退。

上次不开眼的骂了扉间大人一句差点把他吓死!

得亏当时没有外人,不然他就惨了。

“你们呢?”真阳用略带期待的目光看向了鹿吉他们,用非常蛊惑的语气道:“我出一万两作为奖金,然后医药费另算。”

鹿吉几个小家伙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瞬间跑出去十米远,跟宇智波微风他们干架的时候都没见他们有过这种爆发力。

“老大,你就饶了我们吧,要是让族里知道我们敢对扉间大人不敬,挨顿男女混合双打都是轻的,搞不好立刻就会被驱逐出去。”

真阳见状,立刻恨恨不已道:“我怎么就收了你们这几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当小弟。”

“大姐头,你快劝劝老大吧,老大可能是...可能是疯了!”

找他们几个连下忍都不是的小东西去碰瓷扉间大人,那不是疯了是什么啊!

然后就见还是飞机场萝莉的小纲手大眼睛古灵精怪一转,道:“要不你把钱给我,我去请水户祖母出山~”

扎心了,毒棉袄!

虽说家里只有水户能让扉间害怕,但问题是,他不可能只活这一天吧?

就扉间那个小气性格,指不定会怎么报复他呢!

看看他这张英俊帅气的脸蛋就知道了,挨一顿打不够,昨天晚上回去后又被扉间以‘指导’的名义狠狠修理了一通。

而且他估计接下来这一个月都是这样的水深火热的生活,除非等扉间气消了,不然的话,等死吧!

不就是中了一招千年杀吗,至于嘛!

真阳不爽的嘀咕了两声,摸了摸自己头上还没消肿的大包...

心想,不就是互相伤害嘛,谁怕谁啊。

于是他拉过来犬冢孝,侧耳吩咐了两句。

犬冢孝一脸的为难,然后在真阳‘七酱的凝视’下,妥协了。

几分钟后...

“让让,都让开!”

“真阳大人出行,闲人避让!”

日向德川等人分列真阳和纲手两侧,红着脸操着大嗓门喊道。

而居中的真阳则是一手牵着平胸小萝莉,一手牵着极其‘凶恶’的...杀生丸走在中间。

“呜~呜~呜...”

还是只小奶狗的杀生丸为了让自己显得更为凶恶一点,不停的朝周围呲着小狗牙。

然而也不知道是品种的原因,还是这会儿的杀生丸还太小了,总之威慑力几乎为零。

就连路过的5、6岁小女孩都不怕她,反而一脸兴奋的拉着妈妈道:“妈妈,看!小狗狗,好可爱~”

正自我感觉良好的杀生丸立刻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努力做出更加凶恶的模样,并且露出了脖子下面挂着的小牌牌。

上面写道:“小心恶犬!”

“噗!”

周围一边大人把这四个字读出来后,憋笑憋的十分辛苦。

“妈妈,小狗狗是饿了吗?我能喂它点吃的吗?”一点都不害怕的小女孩天真烂漫的抬起头问道。

这时旁边憋笑的大人终于忍不住道:“小朋友,这可是‘恶犬’,会咬人的,噗...哈哈哈哈...”

周围立刻传来一阵哄笑。

主要是杀生丸现在的样子真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反而凶萌凶萌的,让人忍不住抱在怀里一顿揉搓。

小女孩特别认真的道:“不会的,小白是好狗狗,不会咬我的,对不对?”

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就想去摸杀生丸。

虽然杀生丸此刻的模样很有迷惑性,但真阳他们都知道,杀生丸是具备攻击性的。

所以为了出现意外,真阳已经准备把杀生丸给拽回来了。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色厉内荏的杀生丸,面对步步紧逼的小女孩居然先一步露出了无助慌乱的眼神,然后呜咽一声,直接夹着尾巴跑了,令小女孩扑了个空。

“噗...哈哈哈!”

“好一头‘恶犬’!”

“这是什么品种的狗啊,好想也养一只当宠物,太可爱了~”

低头看着脚下垂头丧气的杀生丸,这会儿真阳也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他知道,杀生丸是因为感知到小女孩没有任何的恶意,再加上没有主人的命令,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选择跑回来。

要是感受到敌意,或者是接到了犬冢孝的命令,就算是死,杀生丸也会狠狠咬向敌人,绝不会松口。

当初与纲手那一战中,真阳就已经看的很明确了。

所以他只能搓了搓杀生丸的狗头,好好安慰安慰它。

唉,他以前看影视剧的时候,明明那些个纨绔子弟都当的乐不思蜀,逍遥的狠。

怎么到他这,就总能发生各种意外呢。

“难道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真阳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纨绔的资质了。

可杀生丸已经是他能牵出来的最‘凶狠’的狗子了,就很心酸,好想哭。

可看着杀生丸可怜兮兮的样子,真阳也不忍心责怪它。

算了,终究还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杀生丸,开路!”

“汪!”